浙商频道 mba.zj.com

全球数字音乐销量超实体音乐 交易型音乐市场的春天来了?

来源:杭州网-杭州日报  发布日期:2016-04-20
打印 字号: T|T
“最严版权令”之下,互联网音乐行业出现一波合纵连横、纵横捭阖的版权交易运作。艺恩咨询2015年10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从数字音乐曲库储备来看,“一超多强”的局面已经形成,QQ音乐曲库规模达1500万首,其后是网易云音乐500万首,虾米音乐400万首,酷狗音乐300万首,百度音乐210万首。

  在各种通过互联网传播的创意产品中,音乐从来都是刚需,却常常离钱很远。因为盗版侵权猖獗的过往,因为用户付费习惯难以形成,也因为音乐产业链扭曲的利益分配机制。

  但是IFPI(国际唱片业协会)最新发布的《2016全球音乐报告》,却披露了一个暌违多年的好消息:2015年音乐产业全球总收入增长3.2%,达150亿美元,实现了产业收入20年来的首次年度同比增长,数字音乐销量首次超越实体音乐,成为录制音乐收入的主要来源。

  而在中国,版权一直是音乐产业之痛。但伴随主管部门加大对侵权内容、网络盗版的打击力度,以及几大音乐平台的建立和扩张,《报告》认为中国正走向“真正的交易型音乐市场”。

  中国“交易型音乐市场”的春天,真的来了吗?

  A

  中国数字音乐收入一年上涨68.6%

  《2016全球音乐报告》指出,流媒体已成为音乐产业增长最快的收入来源。2015年流媒体收入增长45.2%,达29亿美元,已经占到了全球行业收入的19%。截至2015年,流媒体音乐收入过去5年中收入增长了4倍。这种快速增长得益于智能手机的普及、高质量订阅服务的增加以及互联网乐迷向正版音乐的迁移。

  在此背景下,中国音乐市场也告别低迷,迎来高速增长。2015年中国音乐销量上涨63.8%,达到1.7亿美元。手机端、移动端的音乐下载和流媒体服务极大抵消了彩铃和移动产品市场的持续下滑。数字收入整体上升了68.6%,成为近年来中国音乐市场增长最快的一年。

  “版权环境对音乐市场的健康发展至关重要。盗版下架,正版入场,音乐版权的所有者、音乐唱作人才能分享合理收益,形成足够的经济激励,从而不断创作好的音乐作品,真正实现内容为王、原创为王。”杭州版权保护管理中心主任施娟认为。

  而2015年正是中国音乐版权格局市场震动最大的一年。2015年7月8日,国家版权局下发《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要求各网络音乐服务商在7月31日前将未经授权传播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业内称为“最严版权令”。

  B

  “为音乐付费”仍然是行业最大痛点

  “最严版权令”之下,互联网音乐行业出现一波合纵连横、纵横捭阖的版权交易运作。艺恩咨询2015年10月发布的数据显示,从数字音乐曲库储备来看,“一超多强”的局面已经形成,QQ音乐曲库规模达1500万首,其后是网易云音乐500万首,虾米音乐400万首,酷狗音乐300万首,百度音乐210万首。

  施娟认为,整肃过后的互联网音乐版权环境有了明显改观,特别是几个大的互联网音乐平台已基本确立“为音乐付费”的规则。但“为音乐付费”之难,主要是囿于那些分散的、隐蔽的传播渠道,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都是如此。当音乐版权所有者特别是那些独立的音乐人遭遇侵权,他们甚至都未必知情,即使要维权,维权成本与诉讼赔偿可能也不成比例。“打场官司赢了,一首歌也不过获赔几百到几千元,可能都不够付律师费。”

  杭州版权管理服务中心作为一个半公益机构,可以为版权被侵犯的音乐人提供低成本的诉讼服务,帮助维权。常见的音乐版权侵权行为主要有两类:一类是线上或线下商家传播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一类是未经许可的线下演出,传播一些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关键还是侵权成本太低,而维权成本太高。”

  C

  音乐版权变现需要改变利益分配格局

  在音乐行业之中有一句戏言:“十五的月亮十六元。”虽然只是戏谑,却直指音乐版权价值难变现、被低估的痼疾。

  这就直指利益分配格局的调整。扭曲的利益分配格局一直是中国音乐产业挥之不去的阴影。阿里音乐董事长宋柯此前接受财新传媒采访时就曾直言,1996年一盘卡带10元,内容方分到1.2元,也就是12%,但发行渠道没有形成垄断,好的内容会有一定议价能力。互联网时代则加速了唱片业的死亡,播放平台成为非常强势的一方,内容方利益分成从12%压榨到2%。

  在被版权风暴重塑的互联网音乐行业之中,版权最终所有方的议价能力有所提高,但互联网音乐平台的运营能力也面临更大考验。因为正版的音乐作品如果无法找到最终买家,版权所有方的收益也不具有可持续性。

  虾米网前CEO王皓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言,如果能把付费用户的比例提高到5%,数字音乐行业将从一个几亿元的市场发展到上百亿元。但要让用户形成付费习惯却殊为不易,虾米网在2014年年底时付费用户比例也只有0.8%。而为了刺激用户付费,虾米网此前推出了多项创新服务,比如举办歌手私人订制的演唱会,乐迷在网上付费收看演唱会;又比如推出虾米音乐人平台,音乐人对作品自行定价,用户在试听音乐时免费,下载需付费,音乐下载产生的所有收益归音乐人所有。

  预期中的“交易型音乐市场”,仍在经历从“免费时代”到“付费时代”的艰难转型。

责任编辑:蔡崇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