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产经新闻

地下租车公司:租牌照买车子一年收入近百万元

2016-08-12 来源:杭州网

分享至:

  前几天凌晨,记者用打车软件叫了一辆车。来的是一辆国产品牌的低端车,但司机是个开心大叔,他说自己刚搓完麻将,准备回家,顺便跑两单。他有些抱歉地说这辆车不够高级,然后告诉记者,他一共有将近20辆车,都租给别人当网约车。而这辆车,是因为正好要修理,才由他自己开着。

  这位司机是杭州周边近郊村镇上的人,每天除了打理这些车的相关事务,主要就是搓搓麻将。

  他怎么有那么多车牌?

  如果不考虑法律法规,记者碰到的这位李师傅(化名)算是个头脑很活络的人。

  从杭州市机动车限牌开始,他就琢磨出了一套生意经:“其实现在闲置的杭州私家车牌是不少的,有的人是摇到号,但其实并不准备买车;有的人呢,离开了杭州,车牌也就没用了。”他说,他会和这些车牌的主人商量,由他出资,用车牌主人的名字和车牌,去购置车辆,然后双方签订一份类似车辆使用协议的文书,这辆车就算是进入李师傅的“车队”了。

  为此,李师傅每年要付给车牌主人4000元到5000元的“租金”。至于买的车,基本上都是价格在十二三万元的二手轿车。“我最近买了一辆二手的丰田,只要4万多元,差不多一年时间就可以回本了。”

  当然,整个“牌照租赁”的协议,据李师傅说,是非常详细的,“毕竟里面有风险,对他(车牌主人)对我都是。”

  年入百万的生意经

  有了车,下一步,就是把它们租给司机。

  “我原先没开过出租车,更没开过黄鱼车。”李师傅说,“所以在打车软件出来之前,我估计是做不了这行的。因为无论开出租车还是开黄鱼车,都有圈子的,我进不去。”但打车软件大大扩展了营运车辆司机的范围,“很多人开始接触这行,也有一部分原来的出租车和黄鱼车司机,都变成网约车司机了。”

  这些司机,每人每月要交给李师傅4000元租金,此外还要一次性给他1万元押金,用以处理各种意外状况。这样算下来,李师傅每年的租金收益大概在90万元。

  当然,他也要承担很多开支,除了购车和租车牌的成本,还有保险费用,以及一部分修理费用。“这个要协商的,如果是交通事故,该司机负责的就由司机自己出,如果是车辆本身的问题,修理费肯定是我出的。”他说,这些内容在他和司机签署的协议里,也都有很详细的约定。

  李师傅说,虽然现在打车软件补贴减少,导致司机热情下降,但“基本盘”还是在的。“补贴少了,很多真正的私家车确实是不开了,没意思了。但靠这个吃饭的人,还是会继续做的。”他说,“先干着呗,走一步看一步。我觉得这个市场还是很大的,反正如果有便宜合适的二手车,我还是会考虑扩大规模的。”

#--#

 

  有司机被抓后直接跑路

  整个链条看起来非常完美,最重要的问题是法律风险。

  总体来讲,李师傅的风险意识已经比较强,比如保险都买赔付额度百万元级别的。“这个钱不能省,否则一旦有问题,你就完了。我们总想安安心心做生意,做长久一点。”可即便如此,其中的纠纷还是很难避免,在法律的灰色地带里,李师傅和上下游签署的一纸个人协议,有时候也显得非常脆弱。

  他曾经不止一次遭遇旗下司机被相关部门查处的情况。“现在抓住基本是罚款2万元。”李师傅说,有些司机就直接“跑路”了。“他押了1万元在我这里,罚2万,随便算算账,换你你也跑路了。然后我去填这个坑。”

  因此他现在要求司机,每个月除了4000元的租金和1万元押金,还要额外再交1000元给他抵押。“这样万一出事,我损失会小一点。”

  律师提醒:

  链条上的每个人都有风险

  对于这种经营模式,记者咨询了本报“律师来了”栏目律师、北京炜衡律师事务所杭州分所高级合伙人底世清。底律师表示,即便不考虑其中与行政法规可能存在的冲突,这门生意也隐藏着不少法律风险。

  其中李师傅承担的风险是最大的。由于车辆仍归牌照所有人名下,因此不排除所有人拿这辆车去进行抵押等活动,一旦偿付能力出现问题,车辆就要抵债,这时候李师傅和牌照所有人之间的协议,是无法把他的责任剥离的。

  此外,一旦出现交通事故或者违章驾驶,从司机到李师傅到车牌所有人,都有可能被牵连。

  而对于三方之外的其他人,比如网约车的乘客,或者相关交通事故的受害者,碰到这类车辆,则会面临追责困难的风险。因为车辆经营关系相对复杂,在履行赔偿的时候,很可能遭遇“扯皮”。

责任编辑:桂信怡

责任编辑:记者 吴轶凡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