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频道 mba.zj.com

“莫干之谜”:全镇436家民宿上半年旅游收入10.8亿元

来源: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发布日期:2016-08-15
打印 字号: T|T

外国游客在裸心谷练瑜伽。

游子山居夜景。

 

  浙江北部,德清以西,有山名为莫干。相传春秋时期,吴王遣莫邪、干将夫妇在此铸就一对绝世宝剑,莫干山因此得名。

  千百年后,这片秀美山川再次上演传奇:以它为核心的整个莫干山镇,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发展了436家民宿,仅今年上半年就接待游客106.7万人次,旅游收入达10.8亿元;在《纽约时报》2012年评选出的全球最值得一去的45个地方中,莫干山排名第18位;CNN则将这里称为“除了长城之外,15个你必须要去的中国特色地方之一”。

  谜一般的莫干山,正吸引着海内外游客争相前来,一睹风采。它更是一个鲜活的样本,以其与日俱增的发展活力,印证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也是许许多多美丽乡村的缩影。

  被唤醒的山村

  大约10年前,当南非人高天成从上海出发,一路过南浔、入德清,无意间闯入这片绿意绵延的莫干山麓时,这里还只是一处远离尘嚣的落后山区。

  高天成不姓高,而是一位名叫Grant Horsfield的外国人,因为工作的缘故从南非来到上海居住。厌倦都市生活的他,一直在寻觅一处能够让身心得以安宁的地方,直至莫干山之行,让他倍感惊喜,最终决定租下这里的8幢老宅,将其改建成为民宿,如今大名鼎鼎的“祼心谷”便由此而来。

  彼时的莫干山,历经近百年历史沉浮,也正翘首期盼着这样一次被唤醒的机遇。

  早在清末民初之时,莫干山便以“中国的富士山”“东方的托斯卡纳”等美名蜚声海外,吸引着来自英、美、法、德等国人士以及中国各大政商名流,并在此建造起别墅和网球场、舞场等休闲娱乐设施。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后,地处德清乡村的整个莫干山地区,在时代的发展中走向没落。年轻人离开了,老房子破败了,村庄空心了,昔日人来人往的盛景不复存在。高天成的到来,终于为沉寂许久的山乡打开了一扇新大门。

  随着乡村的人居环境、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建设不断改善,莫干山下的2个居民区和14个行政村迎来华丽转身,法国山居、清境·原舍、大乐之野、西坡等一系列高端民宿遍地开花,这一片绿水青山从此渐渐苏醒。

  留得住的乡愁

  莫干山镇劳岭村岭坑里29号,这是德清人钱继良一手打造的精品民宿“西坡山乡度假酒店”所在地。

  “玉芳家”“海根家”“学民家”……在这片由6幢老旧民居改造而成的民宿群入口处,路标指示牌上那一个个充满浓郁乡土风情的名字,让人眼前一亮。

  “一开始,大家都笑话这些名字太土,现在反而都跟着学了起来。”钱继良说,这样的灵感,源于儿时的乡村生活体验。那时候,每当自己随父母到外村走亲戚时,根本无需记住那些复杂的道路名称和门牌号码,只要拉着同村的村民询问一句“阿根家在哪里”,定会有热心人一路指引,带他们找到目的地。

  这种独特的乡村记忆,以及后来到云南丽江的几次旅行经历,深深镌刻进钱继良的脑海中,不时提醒他要实现一个关于民宿的梦想。然而,2010年9日,当“西坡”的第一幢民宿改建完工,钱继良兴冲冲地邀请父母前来吃饭庆祝时,一句“这种地方的房子谁会来住”的质疑,给了他当头一棒。

  老人担心的是,这里山高水远,无人光顾,老宅的租金及改建费用很可能一去无回。但钱继良看到的,则是几十年前早已在西方发达国家涌现、如今也开始在中国悄然萌生的一股“逆城市化”浪潮。当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城市病日趋显露,当人们对于回归乡土、诗意栖居的渴望空前高涨,钱继良选择相信:这片坐落于绿水青山间的民宿,必将大有可为。

  走进“海根家”的一楼大厅,只见房门、厨柜、天花板及墙壁,仍旧延用了许多老宅中原有的建筑材料,而飘香的咖啡、悠扬的爵士乐以及时尚、现代的装修风格,则又营造出一种极为便利和舒适的居住环境。“‘西坡’90%的建材都来自莫干山,它们可能是山间的翠竹,也可能是一块陈旧的木板。”钱继良说,在改造老宅时,他们始终坚持就地取材的原则,就是为了让人们尽可能地贴近乡村,留住乡愁。

  如今,“西坡”一房难求,证明了钱继良的精准眼光。2014年11月,当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来到莫干山,得知“玉芳家”的一间客房是由猪圈改造而成时,评价这里是“中国最贵猪圈”,要他继续做“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践行者。这一句肯定,一声嘱托,令钱继良永难忘怀。

  回得去的老家

  与莫干山一起醒来的,还有山里人对于家乡的自信心与自豪感。

  2015年初,32岁的莫干山仙潭村人沈晓承正式告别在宁波的10年漂泊,和妻子一起回到了莫干山。吸引他回来的动因,就是家中正在开工建设、即将变成为一个可同时容纳6户家庭居住和就餐的精品民宿。

  沈晓承坦言,大学毕业时的他,也曾十分向往都市繁华。但一路打拼过来,异乡生活的压力和身为独子必须赡养父母的责任,让他渐渐产生了回乡创业的打算。莫干山近年来的崛起,无疑就是一个最好的时机。

  随后,他和家中亲戚共同出资,把原有的一家农家乐转型升级成现在这家名叫“清研·莫干山”的高端民宿。再过3个多月,他的第一个孩子也将出生在莫干山脚这片熟悉的土地之上。他说:“这里有清新的空气,也有如画的风光,更有至亲的家人和好友相伴,与我一起见证一份新的事业与一个新生命的成长,生活的幸福感前所未有。”

  除此以外,民宿的飞速发展为当地村民的增收致富提供了更多机会。据莫干山镇旅游办主任闵瑛介绍,眼下,仅农村空余旧房出租一项,一幢房屋的年租金已从最初的每年5000元到8000元,上涨到现在的3万元到7万元不等。原本赋闲在家的村民,通过在民宿打工,一个月还可获得3000元左右的劳动报酬。

责任编辑:桂信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