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产经新闻

宁波如何发力多式联运 构筑国际物流大通道?

2016-12-05 来源:中国宁波网

分享至:

  作为“一带一路”的战略支点城市和长江经济带的龙头龙眼,宁波如何充分发挥深水良港的优势,借力多式联运,构筑起连接中西部的通江达海、集约高效的综合交通物流走廊?

  多式联运是一种国际通行的运输组织形态。宁波是国内最早启动多式联运体系建设的城市,具有公铁水空管的多种运输方式,特别是海铁联运,增幅列全国6个集装箱海铁联运通道之首。

  目前,宁波市水运主要承担长江和沿海地区的矿石、原油、煤炭、液化气、集装箱、液体化工等中转运输业务;公路承担直接腹地的集装箱和部分散杂货的集疏运任务;铁路承担浙赣、宣杭铁路沿线的金属矿石、煤炭、集装箱、化肥、粮食等货物运输;管道主要为镇海、协和石化的原油及成品油和液化气,以及长江沿线石化企业提供运输服务;而杭甬运河宁波段航道一、二期改造工程的竣工,将为下一步拓展河海联运提供更好的服务。

  此次“点亮长江经济带龙眼”全媒体采访调研活动中,我们立足于宁波港口经济圈,问计于沿线12座城市,努力探寻海铁联运如何破解基础设施瓶颈、江海联运服务中心框架下的水水中转如何创新突破、港口兼并重组后如何构筑更加通达顺畅的国际物流大通道等问题的答案。

  海铁联运:补齐短板蓄势待发

  当前全球多式联运重心正向中国转移。不过,中国多式联运即将开启的“黄金十年”,也面临着交通基础设施衔接不畅“最后一公里”和规则相互割裂“最后一厘米”的双重难题,而铁路是“多式联运发展最大难点”。

  2009年,宁波舟山港首次涉足海铁联运业务,当年完成1690标箱。经过多年发展,宁波海铁联运已具备相当规模,铁路直通码头,可以将陆运到港货物集运到码头前沿,把水运到港货物疏运到内陆地区。目前,宁波舟山港海铁联运业务最远已拓展到了新疆,其中班列线路10条,其他线路10余条。今年前10个月,宁波舟山港共完成海铁联运量19.46万标箱,同比增长近40%。

  从班列与大海的“接触点”宁波舟山港二期集装箱码头出发,我们一路西行,经省内义乌,沿浙赣线铁路到江西上饶、新余等腹地,再到长江“龙尾”重庆,每到一处,我们深深地感受到,这种运输方式具有极强的生命力,将会是整个多式联运未来最大的发力点。

  不过,这个发力点是建立在补齐基础设施短板的前提下,这也是采访中各地物流企业、货代企业、货主企业的强烈呼声。义乌国联物流公司总经理薛国联说,目前公司货物通过铁路到宁波港口还不到一成,如果甬金铁路开通,六七成货物走铁路“肯定是有的”。

  宁波舟山港穿山港区铁路支线已于2015年底开工建设,预计2019年完工,届时穿山港区一期铁路集装箱场站办理能力将达到60万标箱。而甬金铁路的建设,将使宁波港口连接沪昆铁路,接轨西南大通道。

  此外,在宁波现行开通的十条海铁联运班列中,只有宁波至上饶线为五定(定价、定点、定线、定车次和定时)班列,其他的只是特需班列,虽然有专线开通,但开行时间、车次、耗时等都不稳定,给组货带来了难度。

  “五定”班列的优势显而易见。在“五定”班列的支持下,晶科能源,这个全球为数不多的拥有垂直一体化产业链的光伏制造商自2011年尝试通过海铁联运从宁波舟山港出口产品,每个高柜的铁路运输价格比公路运输下降了30%。

  “我们将积极对接铁总,通过增加开行密度,打造精品班列等措施,稳固现有宁波至鹰潭(上饶)‘五定’班列,积极推进台州、金华等地开通新的‘五定’班列,省外重点拓展宁波至襄阳、西安、成都等地。”宁波舟山港集团公司业务部有关负责人说。

  更大的利好是,目前宁波市正在努力争创海铁联运综合试验区,获批后将在体制上有更大的突破,实现铁路、港口、海关等无缝衔接、高效运作、互利共赢,这对于促进长江经济带物流综合运输水平,将起到积极作用。

  水水中转:通江达海新愿景

  利用现有或新开发的水道泊位,宁波舟山港的水水中转已形成了大宗货物、集装箱外贸内支线、集装箱海河联运等格局,而在长江经济带沿线城市中,大宗货物、集装箱江海联运等也成为宁波舟山港水水中转的重要支撑。

  长江经济带分布着宝钢、武钢、马钢、沙钢等一批大型钢铁企业,是进口铁矿石的主要消费地。去年,宁波舟山港累计完成江海联运总量超2亿吨,“海进江”货物吞吐量达1.7亿吨。

  作为江海联运的重要节点,宁波舟山港提前布局,积极参与长江经济带建设,通过与长江沿线码头合资合作,不断拓宽“通江”渠道,带动港口与沿江腹地联动发展。

  早在2009年,原宁波港集团为主投资建设的太仓武港码头正式投产,与宁波舟山港形成了“接力服务”的态势。经过多年发展,如今的武港码头已成为长江沿线最大的进口铁矿石中转基地和长江沿线最主要的进口铁矿石贸易基地,货源腹地逐步扩展至江苏、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等省市。

  从上个世纪末开始的长江口深水航道疏浚工程,进一步发挥了长江黄金水道的效应,通过内河港与海港的联动,提高内河港的“喂给”能力,让长江水道“淌金流银”。

  目前,宁波舟山港集团已投资了南京明州、太仓万方、太仓武港等10个专业化泊位;建设了江苏太仓港江海联运基地,打造宁波—太仓铁矿石组合运作模式。同时加强与中国长江航运集团等航运企业、长江沿线钢厂等大型生产企业的合作,进一步扩大宁波港口铁矿石、煤炭、建材等大宗物资海进江运输规模。

  随着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规划建设方案获批,宁波舟山港迎来了拓展沿江内陆腹地市场、分享长江经济带发展红利的新机遇。未来5至10年,宁波舟山港将基本完成江海联运港口码头布局,全面改善装卸、仓储等基础配套设施,突破江海联运规模效益发挥的关键“瓶颈”,同时优化和完善干线、支线,并建成联网的货源和船舶、港航、运输、管理的公共信息平台,全力服务长江经济带发展。

  港口整合:海港集群通天下

  去年夏天,浙江沿海“五港合一”的核心———宁波舟山港实质性合并重组启动,这是我省“一体两翼”港口格局的主体。

  事实上,宁波舟山港早在本世纪初就开始走港口整合之路,。2008年,原宁波港集团就收购了乍浦港区一、二期码头,实现了宁波舟山港、嘉兴港的资源整合。

  乍浦码头通过内河向西直通钱塘江,抵达德清、建德、萧山等地;向北延伸至湖州、太湖南岸以及安徽南部地区;向东则辐射上海南部地区。它是长三角集装箱水水中转之要冲,是浙北杭嘉湖地区重要的出海口以及对外贸易的主通道。

  如果将拥有235条航线的宁波舟山港比作大型海上枢纽,那么乍浦集装箱码头就是一个重要的中转站,两者之间就好比“动脉血管”和“毛细血管”。乍浦港码头的集装箱吞吐量从2008年被原宁波港集团并购时的10万标箱增至去年的110万标箱;货物吞吐量从1201万吨增至4000万吨,其中海河联运占一半以上。

  在并购乍浦码头次年,宁波舟山港又瞄准挺进长江“桥头堡”江苏太仓港,其中太仓港武港码头也是宁波舟山港整合优质资源的又一个漂亮手笔。大型铁矿船到达宁波舟山港后,减载一半,便可直达武港码头,利用江苏独有的地理位置转运长江沿线各城市。

  随着海铁联运方兴未艾,金台铁路、甬金铁路以及义甬舟开放大通道的建设或规划,宁波舟山港国际物流公司与义乌陆港集团将携手建立公共开放平台,进一步发挥“无水港”的作用。

  “无水港就是把海港的部分功能延伸至陆地,在内陆地区建立具有报关、报验、签发提单等港口服务功能的物流中心,为货主、船公司等提供海铁联运及其配套的箱管、内陆最后一公里公路运输等服务。”义乌港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孙琪说。

  以义乌等腹地为前站,宁波舟山港通过独资、合资、合作等模式,已在腹地布局12个“无水港”,进一步延伸港口功能,提高物流运输效率。

  整合后的宁波舟山港,拥有19个港区5万吨级以上泊位93座;另外还有12个腹地无水港,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大港。充分发挥港口集群效应,进一步构筑国际物流大通道,这个世界大港将从点亮“龙眼”开始,开启新的征程。

责任编辑:冯佳圆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