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产经新闻

个税免征额会提高吗?财政部部长回应了!

2017-03-08 来源:都市快报

分享至:

今年两会上,一些代表委员表示,考虑通货膨胀等因素导致的生活成本上升,当前应考虑对免征额进行调整。关于个税的话题,昨天在两会的多个场合被拿出来讨论。

  财政部部长肖捷

  根据消费水平综合测算该提高就提高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黄奇帆

  建议工薪所得最高税率由45%下调至25%

  根据目前个人所得税法规定,工资薪金所得中,以每月收入额减除费用3500元后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

  今年两会上,一些代表委员表示,考虑通货膨胀等因素导致的生活成本上升,当前应考虑对免征额进行调整。关于个税的话题,昨天在两会的多个场合被拿出来讨论。

  “财长”肖捷“接招”的第一个记者提问就是个税

  他表示:该提高就提高

  昨天,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记者会,邀请财政部部长肖捷等就“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履新仅4个月的新任“财长”肖捷,“接招”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备受关注的个税问题。

  他透露,个税改革总体方案目前正在研究设计和论证中,社会上普遍关心的是否提高个税免征额问题,将根据居民消费水平等因素综合测算,该提高就提高。

  他介绍,目前个人所得税的改革方案,总的思路是个人所得税改革要从中国实际出发,实行综合与分类相结合,逐步建立起适合我国国情的个人所得税制。

  方案的基本考虑是,将部分收入项目,比如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等,实行按年汇总纳税。

  还将考虑制定另一项新的政策,就是适当增加与家庭生计相关的专项开支扣除项目,如有关“二孩”家庭的教育等支出会考虑在内。除此之外,可能还有其他的专项扣除项目也要予以考虑,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减轻纳税人的负担。

  对于纳税人普遍关心的提高免征额问题,肖捷说,在研究制定改革方案时将根据居民消费水平等因素进行综合测算,确定是否提高免征额,该提高就提高。对于其他方面的收入项目、所得项目如财产转让等,会考虑继续实行分类征收。

  他说,从国际经验来看,实行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增加税前扣除的一些专项项目,都需要相对成熟的社会配套条件。

  如对税收征管部门来说,需要掌握与纳税人收入相关的涉税信息,以保证新的个人所得税制度改革能够顺利实施。另外,按照税收法定的原则,个人所得税改革方案研究制定之后,还需要相应地修改税法,并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黄奇帆建议

  工薪所得最高税率由45%下调至25%

  一样是个税的话题,昨天上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黄奇帆,在审议财政预算报告时建议,工薪所得最高税率由45%下调至25%。

  黄奇帆说,深化改革要坚持问题导向、目标导向。当前,个人所得税最为突出的问题是工薪所得实行45%的最高边际税率。跟周边比,新加坡为22%;跟发展中国家比,俄罗斯只有13%,巴西为27.5%;跟发达国家比,加拿大为33%,美国为39.6%。

  这些国家或地区不仅都低于我国,而且税前抵扣项目多,投资买房、按揭利息、子女学费、看病就医、抚养赡养等大项就能抵扣掉一半左右。比如,数据显示,美国39.6%的税率在税前抵扣后,最终负担的实际税率在25%左右。

  我国个人所得税这种高税率,至少带来四方面不利,黄奇帆分析:

  一是工薪阶层尤其专业技术人才,由于收入来源单一、税收由单位代扣代缴而成为个人所得税收入的主力,这个占比已升至70%左右,而美国个人所得税的70%左右来自10%的高收入者。

  相比之下,我国高收入群体避税动机很强、方式很多,比如采取“工作在大陆、工资在海外”或者“钱在企业、不拿工资”等方式避税。因此,高税率并没有给我们带来相应高税收。去年,我国个人所得税占总税收的7.7%,远低于发达国家30%、发展中国家15%左右的水平。

  二是不利于吸引和集聚高素质人才。当前,我国人才供求结构失衡,高技能、高层次人才短缺。吸引高端人才,加快人口红利向人才红利转变,需要好的税收环境。许多跨国公司在亚太区的收入一半以上来自我国,但其亚太总部大部分设在香港、新加坡,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我国个人所得税的税率过高,达到邻近国家或地区的两倍多,同时也没有合理的退免税政策,使得不少企业和专业人才望而却步。

  三是抑制居民消费。工薪阶层边际消费倾向高,消费大多在国内、以自主品牌为主,是拉动内需的主体力量。过高的个人所得税率,微观上不利于扩大居民消费支出、制约消费升级,宏观上不利于中等收入群体壮大。

  四是不利于缩小贫富差距。个人所得税有调节收入分配功能,我国这一制度设立之初,全国职工每月平均工资只有63.5块,一般人达不到800块纳税门槛,能按45%税率缴的屈指可数,政策聚焦作用非常明显。现在,“调高调不到、扩中扩不了”,等于让穷人为富人“掏腰包”。

  黄奇帆建议,降低个人所得税中工薪所得最高税率,由45%下调至25%,作为推进个人所得税综合与分类相结合改革的突破口。

责任编辑:桂信怡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