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产经新闻

共享健身房“新考试” 政府和企业如何答题

2018-08-09 来源:浙江在线

分享至:

W020180809261319550834.png

市民在共享健身房里健身。

W020180809261319657437.png

共享健身房里的器械。

不用办卡、没有推销、24小时营业、几分钟就到……共享健身房的概念,听起来像是一个不容错过的“新风口”,但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曾经红火一时的共享单车。

  

短时间内野蛮生长的共享单车们,不久成了新的城市病。看起来很美的共享健身房,它是否会是下一个我们要面对的“共享单车”?

  

有粉丝青睐,也有居民嫌弃

  

杭州人孙先生今年34岁,他是“公园盒子”共享健身房的忠实粉丝。“我每天白天都来,就喜欢人少安静的氛围,没有私教来吵你。”比如8点到12点这个时段,人比较少,孙先生喜欢在这个时段去共享健身房,“这里是一个过渡,年轻人可以先尝试锻炼,感觉自己需要更专业的指导,再去健身房。”

  

但铁杆粉丝也有烦恼,比如跳绳这种运动,共享健身房地方太小,施展不开。“以前传统健身房是在室内跳绳,但在共享健身房这里,我每次要去外面跳,热是热了点。”

  

段小姐平时不怎么去健身房,但有每天围着小区跑步的习惯。“如果健身房有设施可以净化空气,我想我会考虑长期使用。”她指着健身舱里的空气装置说,“现在我不确定它会不会闷。”

  

对于共享健身房,也不都是一片欢迎声。

  

钱报记者在公园附近采访了景芳五区的居民,很多居民还没有听说过共享健身房。59岁的徐大伯对这个大家伙就没什么好感,“这个地方太小,而且没有窗户,感觉闷,万一有小孩子淘气溜进去被锁住怎么办?我宁愿让年轻人多花一点钱去传统的健身房。”

  

50多岁的赵阿姨天天在共享健身房门口的空地上跳广场舞,“我们这片属于老小区,很多人都要带孩子出来散步的,现在多了这么个大家伙,白白占了那么多绿地。还不全是免费进出的,对于我们来说,全无用处。”

  

据记者了解,7月份开业时,一些爱跳广场舞的大姐们曾投诉共享健身房占了地方,影响跳舞。运营方还特意把这个共享健身房向后挪了2.5米。

  

已投放13个项目,今年总量计划达到50个

  

“公园盒子”的项目运营方——移盒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杭州地区的负责人杨轩告诉钱报记者,景芳公园内的这个“公园盒子”每天大约有30~50人次使用。每一个“公园盒子”共享健身房里都安装有3个监控探头进行实时监控,同时每天晚上6点至9点高频使用时间段内,现场还会安排值班人员。此外,健身房内也配备了消防栓和急救包。

  

钱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已经有13个“公园盒子”集装箱式共享健身房在杭州投入使用。而景芳公园这个是目前唯一投放在公园内的,其他健身房都位于拱墅、滨江的一些科技园区内。“我们和园区签订了入驻协议,在科技园区里使用共享健身房的都是年轻人为主。”

  

杨轩对共享健身房的未来充满期待,“在上海,我们已经落地了近60个共享健身房。杭州的投资环境好,公司打算深耕,计划今年总量要达到50个。”

  

盯上这块蛋糕的人不在少数。在北京和上海,从去年底开始就涌现了多个品牌的共享健身房。有媒体报道,在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内,各共享健身房项目总计已获得超过1.5亿元的投资。

  

绿化处不赞成入驻公园,体育局支持

  

景芳公园共享健身房的试点,是否可以视为进入合法程序?相关部门的说法却不尽相同。

  

杭州市园文局绿化处工作人员王永根告诉记者,占用公园绿地一般有两种方式:一是市政建设需要;二是房地产建设,临时改道需要占用公共绿地几个月,这种方式需要支付高额的占绿费。除此之外,原则上不允许经营企业入驻,占用公共资源。不赞成经营企业入驻公园,这在绿化审批上同样很难通过。

  

那么,这类集装箱式共享健身房,开业前是否需要经过全民健身工作的主管部门——杭州市体育局的审批呢?

  

采访中,杭州市体育局法规产业处陆处长告诉钱报记者,作为体育部门对其经营行为并没有限制,只有一些指导性的要求,如从业人员要具备一定的专业水平,带有一定危险性的项目要张贴警示标志等。

  

陆处长告诉钱报记者,相对于群众的健身需求,杭州的健身场所和设施是短缺的。“如果社会力量愿意进入这个阵地,在经土地产权单位同意后利用旧房拆迁、公园绿地等开展全民健身活动,无论盈利或非盈利,只要不违法违规,我们一般还是支持的。”

  

陆处长觉得,应该更多地看到共享经济积极的一面。不能担心出问题就一刀切,不让它们进入市场,而应该在问题产生时,完善相应的法规去管理和完善。

  

摆在杭州城市管理前的

  

“互联网+”新课题

  

以“精致、和谐、大气、开放”为城市精神的杭州,一直对城市发展中的新事物抱持一种开放共融的姿态。共享健身房,就是摆在杭州面前的又一次“互联网+”模式的新课题。

  

和共享单车一样,共享健身房本质还是短时租赁经济。它们既是商业行为,也具备公共服务的属性。但尴尬的是,据城管部门介绍,由于共享健身房未能提供相关行政主管部门核发的规划许可手续,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条第一款,涉嫌擅自搭建构筑物。这个“庞然大物”何处容身、怎么安置,才合法合理,也成为城市管理中的一道新题。

  

如何加强宏观指导和调控,确保新兴行业的有序发展?如何提前介入,设置合理门槛,加强对企业资质的审核把关,避免鱼目混珠?如何加强对企业的日常监管,规范其经营行为,最大限度地减少对城市管理带来的负面影响?诸如此类的问题考验着城市管理者的智慧。

  

对从事共享经济的企业来说,在追逐商业利益的同时,也不能忽视社会责任的重要性。相信,最后能活下来、活得好的,一定是既兼顾市场效益又兼顾社会责任、公民伦理的公司。(浙江在线记者 何晟 王丽 章然)

责任编辑:谭侠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