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产经新闻

多项“禁区”解禁 报废汽车产业链“激活”

2019-06-03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

分享至:

在业内期盼声中,报废汽车行业“紧箍咒”靴子落地。

为规范报废汽车拆解行业,近日,国务院正式下发了《报废机动车回收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并于6月1日起正式实施。

《办法》指出,取消报废机动车“五大总成”强制回炉销毁的规定,拆解的“五大总成”具备再制造条件的,可以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出售给具有再制造能力的企业。取消报废机动车收购价格参照旧金属市场价格计价的规定,由市场主体自主协商定价;加强环境保护,要求企业在存储拆解场地、设备设施、拆解操作规范等方面符合环境保护相关要求;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建立和完善以“双随机、一公开”为重点的日常监督检查制度,加强部门协同合作监管,加大对有关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

纵观《办法》,其内容共有二十八条,意在完善报废汽车回收拆解行业准入退出机制。

武汉大学广东研究院产业发展中心汽车行业研究员冯颖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办法》的出台,一方面,报废汽车行业将获得消费者更多关注和支持,宽松的政策使消费者更愿意主动参与汽车报废,行业有望持续保持13%以上的年增长率;另一方面,报废汽车回收量将大幅增加,报废汽车在整个汽车产业中的地位日益突出、在循环经济中的独特优势将通过产业价值链体现出来。

非法拆解屡禁不止

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我国汽车保有量持续增长。根据公安部交通管理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汽车保有量达到了2.4亿辆,比2017年增加到了2285万辆,增长了10.51%。

相应的,报废汽车的数量也不断攀升。2018年,我国报废汽车数量预计达到907万辆。

根据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报废车分会的数据统计,全国只有约30%的报废车进入正规报废流程。

另据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报废回收机动车200万辆,同比增长14.3%。

“虽然我国报废汽车数量近两年保持增长,但报废率平均仅为保有量的3%~4%左右,明显低于发达国家的6%~7%;回收拆解率更是只有保有量的1%~1.5%,远低于发达国家的5%~6%。”业内观察者认为,一个汽车大国,报废汽车的回收率也应该达到较高水平,才能更好地推进产业发展。

据了解,欧美、日本等国家的汽车报废拆解率却高达100%。那么,除了流向正规拆解企业,剩下的报废车辆流向哪里去了呢?据行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很多报废汽车都被“套牌”转卖到了农村、山区,或者其零件被各种小的汽车修理厂回收,和原厂件混在一起,最终被卖给了不知情的消费者。

曾有业内人士表示,回收报废车辆的价格低廉是主要原因。因为,车主对报废机动车拆解这个领域比较陌生,所以会导致他们在选择报废的处理方式上有很多市场方面的因素,例如价格因素,谁出价高就会卖给谁,这样一来,就会涉及大量的二手车市场,或者一些不太正规的途径。

也有调查显示,如果将报废的小客车卖给“黄牛”,最高可卖到2万多元,因此,不少车主也铤而走险,冒着被改装、套牌的风险,将报废车辆卖给“黄牛”,而那些在报废厂门口寻找业务的“黄牛”们,因为掌握着关系和资源,能够快速办理报废手续。因此,在车辆报废这一半开放的领域,劣币驱逐良币,正规拆解企业因缺少竞争力经常面临“吃不饱”,而大量的报废汽车在经过“黄牛”环节也流入了黑市,改头换面重新上路。

而事实上,经过非法拼装的汽车其技术标准并未达标,这也给公共安全造成了巨大的隐患。

那么,随着《办法》的出台,对整个行业能起到怎样的促进呢?华南智慧创新研究院院长曾海伟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规出台后,会对整个行业起到一个健康良性发展空间的作用。同时,也将明显地提升报废机动车回收利用价值,加快淘汰老旧机动车,从而有助于报废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

产业链“激活”

按照2001年6月16日发布的《报废汽车回收管理办法》的规定,拆解的报废机动发动机、方向机、变速器、前后桥、车架等“五大总成”只能作为废铁回炉冶炼。

而此次新公布的《办法》,最大的亮点之一就是将“五大总成”具备再制造条件的,可以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出售给具备再制造能力的企业予以循环利用,消除了报废机动车零部件再制造的法律障碍。

曾海伟认为,这一规定,既解决了机动车零部件再制造的法律障碍,又确保了拆解的零部件流向可查、风险可控,这会使汽车报废行业更加绿色,更加环保。

也有观察者认为,报废车辆不再按照报废金属价格回收,可以按照市场价格进行交易,有利于充分发挥市场调节资源配置的作用。

尤为一提的是,除了“五大总成”有了新变化外,《办法》的另外一大亮点就是不再设立总量控制。其意义就是符合条件的企业都可以申请成为报废机动车回收企业。

毫无疑问,这一硬性规定也体现了我国推进市场经济的理念和原则。诚如商务部市场体系建设司处长肖荣臣所说的那样:“五大总成“再制造后,产业价值明显提升。如果还是按照以往的废旧金属处理“五大总成”再制造,回收企业的积极性将受到极大挫折。“五大总成”再制造解禁后,回收企业的收入将大幅增加,其回收车辆的积极性也将比以往高涨。另外,《办法》打破了垄断属性,充分发挥了市场竞争的优势,有竞争才会有良好的服务。”

冯颖告诉记者,拆解行业一直被视为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办法》的两大亮点会为拆解行业高速发展奠定良好基础,再制造解禁意味着循环经济将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拆解行业的利润率会有所提升,企业经营效率从2019年或有明显改善。同时,拆解对冶金、汽车制造、装备制造等领域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此次《办法》相较于2011年的规定其政策相对宽松,那么,会不会造成拆解行业乱象频生呢?在冯颖看来,监管政策的相对宽松并不会导致拆解行业乱象出现,因为当前整个汽车行业处于调整周期,随着拆解行业兼并重组的深入,小、散、乱等现象会日益减少,行业门槛逐渐提升,宽松的监管政策将最大限度地发挥市场调控的基础性作用,行业巨头将最先受益。(记者 梁文艳报道)

责任编辑:冯佳圆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