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频道 mba.zj.com

在古典与现代之间不停摇摆 读王向阳《戏剧的钟摆》有感

来源:市场导读  发布日期:2015-05-06
打印 字号: T|T

有一个人,在孩童时,观赏到了一种乡间戏剧。之后,离家求学到杭州,再就是奔波在职场,但一直牵挂着,追逐着,享受着,并思考着这个叫作婺剧的戏剧。由此,三十年后,他写就了一本书,由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

这个人叫王向阳,这本书叫《戏剧的钟摆》。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四人帮”被打倒,文革结束,文艺也迎来了春天。也许被禁锢得太久,太沉,人民群众犹如久旱的大地,渴求甘霖的普降。在浙中山乡,一个历经二百多年的婺剧,也从“封资修”中解放出来,受到大众热捧,剧团如春笋般出现,演出更是处处可见。这个时候,十来岁的王向阳享受到了戏剧的滋润,锣鼓响,脚底痒,台前人头攒动,台上上演着恩爱情仇、生离死别……

记得有人说过,一个人无论走多远,故乡永远是割舍不掉的牵挂,一个人无论多么年长,经历再多,影响最深的还是家乡特有文化的熏陶。

王向阳记叙了曾经岁月的看戏往事,点点滴滴,桩桩件件,真实又亲切;即使如我没有观赏过婺剧的读者,一台台戏犹如在眼前上演,一个个角色犹如在眼前闪动。我们沉浸在婺剧的氤氲里,有着许多的收益,和有说不出的愉悦。

但是,王向阳并没有停留在仅仅对婺剧往事的追忆中。《戏剧的钟摆》自序的第一段写得明白,也是点题:以前,客厅里挂着一个自鸣钟,下部有一个钟摆,在左右两端不停摆动。其实,戏剧也有“钟摆效应”,一端是古典,一端是现代,在古典与现代之间不停摇摆。

西风猛进,娱乐的多样化,生活的快节奏,通讯传播的现代化,婺剧在短暂的辉煌之后,如何找到自己的位置,有着自己的市场(观众),让这传统艺术生命延续下去?尽管身处都市,王向阳探究婺剧的源头、发展和艺术特色,面对严峻的现实,提出了独到的见解,和富有建设性的建议。婺剧何去何从,传承和创新,摆在什么样的位置上,读着《戏剧的钟摆》,有着豁然开朗之感。

书中对目前婺剧存在的一些问题,有着追问和直率的批评,真可谓振聋发聩。这只有对一种文化的热爱,对一种事业的执着,只有无底无私的,才会有这样举动。

这是一本有关婺剧的散文随笔集,但读着读着,我从心底里升腾起一个呼号:这哪是散文集,这就是一本厚实的论文集;这何止只是婺剧的论述和探讨,简直是对戏剧,甚至是传统文化都有一种借鉴意义。

同时,王向阳在撰写这本书时,其实又是在诠释和追寻着人生的意义。

王向阳供职于一家财经报社,据说是一名资深记者。我想,干记者这活,一定很累,奔波于尘嚣中,奔波于斑驳陆离的世界中,也在所难免置身在觥筹交错中,埋头于GDP间,讲究的是经济效益。这是他的本职工作,安身立命之本,从低处言,为稻菽谋,从高处讲,建功立业。

而戏剧,作为地方戏的婺剧,似乎是那么不经意间与他相逢,于是,有了以后相当长时间的相恋,也许是终生的。这既有特定的时间点,特定的环境,也包括特定的人物了。真如书中所言,家乡是个婺剧之乡,爹妈都喜欢哼几句,我的兄弟姐妹中怎么单单我成为戏迷呢?就是跟性格有关了。我当时属于特别沉静、内向和早熟的孩子。

有话道,性格决定命运。这不仅仅是王向阳,也包括这个戏迷群体,外人看来不可思议,在职业之外,有了自己那么一份爱好,那么一份痴迷,那么一份专注,这其实也是一种人生美丽和幸福。

人生也是钟摆,一头是家庭,一头是事业;一头是职业,一头是爱好;一头是物质,一头是精神……这看似矛盾,其实是迷人之处。

 

责任编辑:谭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