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创业案例

Uber中国战略负责人柳甄:已成立独立公司 计划A股上市

2015-08-14 来源:网易科技

分享至:

 

Uber中国区战略负责人 柳甄

  8月12日下午,有闻咖啡馆。记者们正在闲谈,柳甄推开门走了进来,她和在场的每一位都热情地打了招呼,然后递上自己没有写手机号码的名片。柳甄是Uber中国的战略负责人,这是她首次公开面对中国媒体,在她之前,还没有哪个Uber中国的高管做过类似的事情。在进入中国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Uber——这家受到全球关注的科技公司,似乎想保持低调,但最近有关政策和融资的一系列传闻让它无法继续沉默。“融资顺利,一切都好”,从幕后走到台前,这是柳甄想要传达给外界的首要信息。

  柳甄在北京长大,毕业于人民大学法律专业,后来去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继续深造,学成之后服务于硅谷的一家律师事务所。Uber一直是柳甄的客户,柳甄因此认识了Uber的创始人克拉尼克(Travis Kalanick)。2015年4月,柳甄加盟Uber,任中国区战略负责人,因为Uber中国尚且没有CEO,所以这一位置责任重大。

  巧合的是,柳甄是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的侄女,而柳传志的女儿柳青是滴滴快的的总裁。在接受网易科技采访时,柳甄说话语速很快、表达十分果断,无论是形态还是气质都与柳青颇有几分相似。不同的是,在柳青身上能看到滴滴快的激进勇猛的作风,而在柳甄脸上写着的是Uber灵动谦逊的一面。

  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柳甄从融资谈到战略,从业务谈到政策,从竞争谈到本土化。“外界太不了解Uber了,而且还存在着不少错误的认知。”一位Uber中国的工作人员这样表示,而柳甄露面的任务便是:告诉大家一个真正的Uber中国。

  要做“中国公司”,计划A股上市

  中国对于Uber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克拉尼克曾表示,对于Uber来说,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市场,并且未来中国市场的前景还可能远远超过美国。佐证这一说法的数据是,在不久前Uber业务量最大的10个城市里,有4个位于中国。

  网易科技之前了解到的Uber融资材料显示,Uber计划面向中国的投资者筹资,并承诺未来会考虑在A股上市。柳甄证实了这一说法,她表示,不同于全球其他市场,Uber在中国采用的是完全独立的互联网公司架构,服务器、数据都在中国境内,经营管理方面也一直在尝试本土化。

  “Uber中国的目标是想成为一家由本土团队运营的、有本土资本参与的、配合政府管理的、为中国老百姓提供服务的企业。对于所有优步中国的员工和很多城市经理来说,我们是带着一颗创业的心、带着主人翁的感情加入到这个公司的。”柳甄介绍,Uber已经进入中国的17个城市,而在这些城市,“80%的经营决定全部是由当地总经理来完成”。

  众所周知的是,Uber中国正在进行融资,此前有传言称这一进程并不顺利。不过,柳甄明确表态“融资非常顺利”,“合适的时候会进行公布”,但对于具体细节,并未给与过多披露。

  即将推出“UberPool”,不会盲目多元化

  滴滴快的和Uber中国的竞争备受瞩目,在产品层面,前者业务线越铺越广,已经涉足打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巴士等业务,但Uber中国始终以人民优步(类似滴滴快车)为核心,这样的战略安排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柳甄介绍,Uber在产品上的一大原则是“化繁为简”,希望做减法,而不是做加法。比如在人民优步这一产品上,Uber有几个不做:1,不做抢单。柳甄认为,抢到单的未必离乘客最近,不利于减少等待时间;2,不做预定。预定会提高空驶率,完成一个预定订单的时间可以用来完成三四个实时订单;3,不设目的地。避免因为特殊的目的地而打不到车;4,不做现金交易。为了高效。

  柳甄认为,Uber做的事情是帮助用户从A点到B点,首先考虑的便是“有一辆车能够在三五分钟之内到达你的面前”。为了更经济、更有效率地实现这一目的,Uber推出了多人拼车产品UberPool,在Uber的首座城市旧金山,UberPool的订单量已经占到了总体的50%。目前,UberPool已在中国的一些城市试运行,9月份会在多个主要城市正式推出。

  而对于诸如代驾、顺风车、巴士等其他业务,Uber中国目前不想染指。“从A点到B点,这是一个最基本的需求。目前优步对于中国市场的专注点,就是怎样在5分钟之内有一辆车到达你面前,实现经济、可靠的出行目的。”柳甄表示,“不了解需求的多元化是一种盲目的多元化。”

  城市化管理,孵化器文化

  对于一个O2O公司来说,执行力和战略同等重要。为了保证执行力,Uber在全球采用城市化管理方式。

  “我们经常说,Uber在全球进入了340多个城市,但不说进了多少个国家,因为每个城市和每个城市的需求、想法都是不一样的。”柳甄介绍,这种以城市为单位的去中心化管理方式似乎在Uber从旧金山走向洛杉矶时就已埋下了种子。虽然旧金山和洛杉矶同属美国西海岸,但两座城市的巨大差异让克拉尼克选择了区别对待。

  Uber中国已在17座城市有业务,柳甄认为,这其中有很多城市,Uber的市场份额都是第一,比如成都、杭州、广州、深圳。之前易观智库的一份报告显示,2015Q1中国专车市场份额滴滴和Uber分别为80.9%、8.1%。很显然,柳甄认为这份报告并不客观。

  为了满足城市差异、快速响应各地的个性化需求,Uber中国在每座城市,几乎都是雇用当地人做管理,80%的经营决定全部由城市总经理来完成,包括补贴设置、价格设置、司机拓展、乘客获取、市场活动等。“Uber美国更像战略投资人,负责提供基础设施、工具、边界条件,让他们在这里更好的为他们的城市服务。”柳甄把这种模式称为“孵化器”模式。

  这一管理架构为Uber中国的市场活动和营销加分不少。一键叫摇橹船(杭州)、一键叫帆船(青岛)、一键叫冰淇淋、一键叫直升机等等Uber的市场活动都一度引起了很大反响,Uber模式甚至被各路创业者推往各行各业。柳甄介绍,Uber会在全球积累市场营销经验,形成可以借鉴的模式,然后去帮助和启发各个城市的市场经理挖掘最适合自己城市的idea。

  “对于我们来讲,一个可复制性的打法是非常重要的。”柳甄说,比如每开一个新城市,会有一套固定的打法进行指导,这个打法又会随着时间不短补充和完善,犹如一个持续更新的手册一样。“应该以城市为主体,来看待产品。”“这样才有灵活性、生命力和穿透力。”

  期待新规定方向,竞争是长跑

  正如网易科技此前的报道,以Uber和滴滴为代表的出行新业态,在经历过短暂的草莽生长阶段之后,即将迎来法律法规的规范和约束。

  此前网上盛传的《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的一些细节,为Uber中国带来了不少质疑,比如专车平台的互联网业务资质、公司资本性质、服务器是否在国内等等。

  柳甄表示,这些细节仍在讨论之中,“我们对新规的出台非常期待,甚至把它认为是Uber本土化的一个里程碑。”她称,之前Uber是“摸着石头过河”,有了准则之后,就有了方向和框架,这是好事。另外,“其他互联网公司怎么做,我们也可以怎么做,我们也一定会做到,比如我们已经取得了ICP许可。”

  据介绍,克拉尼克前一段时间访华时,Uber已经和贵阳政府达成了一个全面战略合作协议。“我们感觉到,各个地方政府对于从硅谷引入高科技的本土化企业是持一个支持的态度的。”柳甄说。

  除了政策之外,Uber中国还必须面对本土竞争对手滴滴快的的挑战。不久前,滴滴快的宣布完成新一轮20亿美元的融资,柳青在接受网易科技专访时表示滴滴快的账上已有35亿美元,而这笔资金将全部用来布局出行市场。

  柳甄表示,Uber在全世界各地都面临竞争,中国的互联网竞争最为激烈,但还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蛋糕足够大,并且是长跑,后发力和持续发力很重要。在她看来,Uber的优势在于专注、效率和执行力,挑战在于本地化。

  “我们是一个本土化的公司,我们没有太大的约束,只要明白想做什么。”柳甄称,自己的十年律师生涯中,一有时间就想着什么时候去休假,而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去想这个问题,“我是带着一个创业者的热情和感情加入到Uber的。”

  全心投入Uber中国事业的柳甄把自己称为“创业者”,而记者在不久前专访柳青时也听到了同样的话。

责任编辑:谭秋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