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频道 mba.zj.com

苍南“富二代” 穿越大半个中国去过“苦日子”原因竟然是……

--家产千万不守业,高薪邀约不向往

来源:温州网  发布日期:2015-03-17
打印 字号: T|T

80后小伙冯守益大学毕业后直奔广元

如今冯守益已经成为一名奶爸。

冯守益在看守所检查物品。

  如果你是名牌大学毕业,高薪工作有得挑,家里还有千万家业可接手,你会选择怎样的生活方式?这样一个看起来并不难选择,有人给出了出乎意料的答案。

  苍南80后小伙冯守益浙大毕业后,没有去高薪的通信公司任职,也没有接手令人羡慕的家族产业,而是来到了千里之外的四川广元,当起了一名普通的基层民警。

  昨天,正在四川广元剑阁县看守所任职的民警冯守益,向记者讲述自己不一样的人生选择。

  放弃高薪和家业的“富二代”

  冯守益出生在苍南灵溪的一个商人家庭,对于网络中盛传的家产超千万,冯守益没有反驳却也没有承认,他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毕竟是家里的事情,我并不太清楚”。

  但记者从其母亲口中得知,目前冯家在吉林经营一家板材公司,专门生产地板,发展不错。

  作为家中独子,冯守益备受长辈宠爱,他也十分懂事,从小学习成绩优异,在2001年高考时,他本可以去外地名校就读,但他听从爷爷的意愿,最终选择了离家更近的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就读,所选专业也是前景看好的通信工程。

  那会儿,摆在他面前的是多条坦途,毕业后有多家台湾通信单位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但他并未前去。另一个选择是接手家族产业。但他却选择自己创业,和好友一起投资二十多万进行农业养殖,养起了樱桃谷鸭。

  穿越大半个中国去过“苦日子”

  说起自己创业的原因,他说读了十多年的书,并不想被困住手脚,而是要自己闯一闯。家里支持的态度让他的生活并没有过多的波澜,不过就在2008年的5月12日那天,一场远在四川的大地震却“震动”了他平静的心灵,也使他的生活起了变化。

  “那时候看着电视上的场景,还有朋友在现场的描述,让我有了去那边当志愿者的想法。”不过,因担心震区危险,冯守益的家人强烈反对,“不管是怎么哀求,家人就是不同意。”回忆当时的场景,冯守益语气中满是无奈。就是这样的遗憾,让他此后一直未能忘怀。

  不过就在一年后,一位好友要去四川考警察,这让他又有了要去四川的念想。他告诉记者,之所以选择去这么偏远的地方考警察原因有两点:一个原因是自己从小就有当警察的梦想,“小时候热播的《便衣警察》让我爱上了警察这一职业,刘欢演唱的《少年壮志不言愁》真是经典。”冯守益高考时曾想报考特警,但无奈父亲和爷爷强烈反对,他才放弃了梦想;第二个原因是想完成当初未能前往四川震区当志愿者的遗憾。

  瞒着家人,他借口来四川旅游,但实际上是去参加公务员考试,没想到笔试幸运过关。不过后来,在接下来的面试以及体检时,因不知道是否能考上,他还是和家里先打了声招呼,没想到最后却幸运考上了。2010年春节前夕,他正式到四川广元武连派出所任职。

  遭遇突变他更珍惜现在的生活

  虽然他最后成功当上了警察,但只有他清楚自己背负了多大的压力,“那时候爷爷死活不同意我去这么远的地方当警察,任我怎么劝也不同意。”好在父亲最后站在了他这一边,他的母亲说,毕竟那是他从小到大从警的梦想,家人最终也默许了。

  如果不是四川当地人,许多人很可能连剑阁都未听过,当地条件艰辛,但冯守益从未和父母说过一句辛苦,在这里,他收获了自己的爱情,但正当工作和爱情渐渐步入正轨时,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差点毁掉他的生活。

  那是在2013年2月28日,他开车送材料去市局,在高速路上遭遇车祸,“医生后来和我打了个比喻,说我当时的头部就像西瓜砸到了地上,能救回来也是幸运。”病危通知下了三次,父母从吉林赶来时他却还在昏迷中。面骨粉碎性骨折、脑出血、脾脏破裂以及失忆,都让他的父母后悔当初放他前来从警的选择。

  不过,最后他还是挺了过来,父母劝他回来,但是康复后,他却重新回到了岗位。看到孩子是真心喜爱这份工作,父母不再劝说,而是让他继续坚守自己的工作。

  自从去年9月孩子出生后,幸福生活里也多了一些负担和责任,因妻子刚生产不久,还未恢复工作,两人父母又不在身边,冯守益只好请来保姆照料妻儿,每月工资基本上都得付给保姆。进川五年,他说自己的生活基本上就是工作家庭两点一线,现在有了孩子后更是如此,每天一下班就骑着那辆破自行车往家赶,为的就是多陪孩子一会。

  >>>对话冯守益

  现在的生活我觉得很好了

  希望能接父母来这边生活

  记:那次车祸让你的工作有什么变化?

  冯:虽然康复了,但是我的记忆力衰退了,腿脚也不利索了,以前在所里内勤弄台账,经手过的能背得出来,但现在有些事一转身就忘了,所以局里将我调到了看守所,不过这里在押人员犯很多,共有120名,每天的工作就是负责将在押人员带出来提审或者就医,工作依然不轻松,我必须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记:家里劝你回家为何最终还是坚守?

  冯:遭遇车祸后,局里很多同事来看我,有些领导和同事甚至熬夜至清晨陪我,我昏迷着都不知道,后来妻子告诉我,让我感动不已,后来我康复后大家还不让我干活,主动代我加班,我真的不能辜负他们。

  记:听说父亲给你钱买车你怎么不买?

  冯:当时确实有动过心思要买车,但是后来转念一想,现在家里距单位才三公里,下雨天就打车,平时天气好还能骑车当术后康复锻炼,没必要买车多一笔费用,所以后来就决定不买车了,现在每天依然骑车上下班。

  记:很多人说在这过苦日子你觉得呢?

  冯:家人好几次说要在这里给我买房,但都被我拒绝了,现在唯一的负担就是保姆的费用,现在我工资每月2100元,但是保姆的工资还比我贵200元,毕业后从未向父母要过一分钱的我,现在还是接受了家人的帮助,否则真有点喘不过气了,不过好在这里消费水平不高,除了孩子的奶粉尿包外,基本上我们两夫妻花费很少。

  记:将来的生活你有什么新的打算吗?

  冯:现在的生活我觉得很好,孩子刚出生,负担虽然加重了,但还是很幸福。我想以后最好还是能将父母从吉林接到这边来生活,如果他们愿意那是最好不过了,不过前提还是他们得同意。我和妻子都很喜欢这里,也希望能够一直在这里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