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沙龙论坛

李如一:CONTENT IS UNSCALABLE

2013-10-21

分享至:

  今天讲的这个内容叫人肉内容,这个人肉不是动词,一般我们在网上讲到人肉说去人肉一个人,因为我本身这个标题是用英文起的,CONTENT IS UNSCALABLE,这个具体会讲的,IS UNSCALABLE必须要人肉去做的事情。

  介绍一下我们做的事情,我是去做字节社,卖电子书的这么一个RP,这是我们的网唐茶.TC,TC是唐茶的首字母。我们最近开了一个新的项目叫字节志,志就是杂志的意思,字节志我们有一个口号叫Fine writings for smart readers,我觉得这个比较能够概括我们想做的事情,其实从一开始做字节社的时候我们也是有这样的一个大致的一个方向,很多人说问我选书的方向是什么?我其实并不在户他讲的是什么东西。可能有人看到我们出《失控》,出《乔布斯传》,有可能我们出跟技术相关的书比较多,其实我们也出很多其他的书,沈从文的几乎是全集,只要是好的优质的写作我们都会去关注。

  另外对于我们的市场定位来讲呢,我们的读者是聪明的,这个聪明可能不是智商这个意义上,他愿意去想事情,他会觉得阅读这件事情可以给他带来一些东西,就是好玩的东西,他愿意花时间在上面,可能这个意思。字节志目前为止我们出了第一本,是一本电影双周刊,两个星期出一期,这本叫杂志,叫虹膜。这个是虹膜的第二期的一个封面。大家可以看到我们把目录放等的封面上,而这一期只有四篇文章。这一件事情其实就让我想到了一开始罗振宇老师说的那件事,他说他以前在电视台,后来他开始做新媒体的时候电视台那些同事可能就笑话他,你单机位,就一个人对着镜头说45分钟,也不怎么剪就出来了。但是其实这恰恰是新媒体的特点,因为很多人说新媒体是破坏性的。如果说一个东西是破坏性的,首要的条件是比以前的东西更差,而不是更好。我想这件事情可能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破坏性的东西一定在很多意义上是更差的,但是他又在其他一些方面,比以前做得好的多得多,使得那些人愿意忍受他的差。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我们这个杂志一本杂志可能就四五篇文章,这个在传统的杂志业者看来也是很儿戏很幼稚的事情,但是其实这完全不是任何问题,这是我们的目录页,包括在上面你可以看到过去几期的杂志的搜掠图。之前那个美剧(英文)在上个月底刚刚播了大结局,然后我们在10月5日的那期做了他的一个解密,欢迎大家去这个网址下载。

  今天讲的事情,其实还是务虚的,不会讲很多我们的东西,有一个叫Piborard的一个服务,他是做线上书签服务,事实上这个人,他创始Piborard的时候,他的想法就是认为Del icio us不够好,当然Piborard是相对一个做效效果众的线上书签服务,他的优点可能是真正的宅男、程序,这些群体的人会比较在乎的优点。但是今天讲的不是他,而是这个创始人Macieg Ceglowski,他是一个波兰人,但他6岁去了美国,所以基本上可以视之为美国人。他之前再一个XOXO的一个技术会议上做了一个演讲,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他演讲的一个照片,我不不知道大家看了这幅截图有什么想法。这个里面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东西,他讲的是桫椤,再一个技术会议上讲梭罗,十九世纪那个梭罗,写《瓦尔登湖》的那个梭罗。这本身也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了,但是这个哥们很幽默,梭罗我们都知道他文豪或者说作者,但是他管这个人叫内容生产者。我觉得在真正的内容生产者看来,内容生产者是非常可笑的词。如果是村上村树在这里我好好的写了几十年的小说,我明明就是一个作家,为什么现在大家要把所有做内容的人,揽在这么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叫内容生产者这样一个光环下。听了前几位嘉宾的演讲,我觉得今天好象大家想的事情都比较像,我今天讲的主题可能也是跟人有关,刚才大家看到我的题目叫人肉内容,首先这个人为什么要讲梭罗,他意识到梭罗做得很多事情,对于今天的关于新媒体的各种探讨,如果放在这种个语境下来看的话,梭罗做的很多事情其实是非常前卫的,刚才虞萍讲到“乐活”,事实上梭罗他在19世纪的时候已经是很“乐活”的人,他是一个非常绿色的人,你看《瓦尔登湖》说,我要回归大自然嘛,我不喜欢现在机械文明,这个其实跟现在我们大家很多人觉得说,每天刷微博,每天更新微信,这种生活已经让很多人觉得没有意思了,他希望能够返璞归真,虽然是很庸俗的一个词。

  所以你可以看到,其实这个人想跟我们说的一件事情恰恰是人的重要,而且这个人可能不是抽象意义上的人,不是说你一本小说非得活人来写,或者说推荐算法目前为止还是比不上活人推荐,而且不是这种意义上的。而是要你跟人,你要跟人的肉体,在身体这个层面上跟人产生非常直接的联系。举个例子我们知道三岛由纪夫,他体弱多病,30岁之后他开始健身,后来他练各种东西,器械、剑道,后来你看30岁以后他的身材就是健美运动员式的身材。那个时候他写了一本书叫《太阳与铁》这本书前段时间刚刚出了简体中文译本,他开始意识到这种文字和语词的无力,他觉得一个人要跟自己的肉体发生关系,你要真正明确得感知到自己的肉体,你可能才是一个更完整的人。

  Macieg Ceglowski最后给了这么一张图,今天在座的各位程序员我给大家的建议是,请大家到外面去。但是大体的意思就是说,这件事情说起来简单也很简单,就不要老是在家里面闷头写代码,经常往外走,让你的人体跟这个世界有一个更直接的关系。这里就牵涉到一个概念,我们老说媒体和媒体,我们首先为什么说内容是要人肉来做,“弹性”在座的可能知道这个概念,比如说你做QQ,一开始你可能意识不到做这么大,所以一开始的代码是为一百万用户准备的,但是最后他突然有了1亿用户,那这个时候你的代码撑不撑得住,“弹性”简单来说就是这回事情,就是说当你一个系统建成了之后,你能不能够承受用户以及用量的爆炸性的增长。但是我们知道内容就是承受不了的,你做工具可能要考虑这种东西,但是当我们发现有很多人把做互联网导向的思路转移到内容的时候,他就会期待说我做内容也能够有弹性。我举一个例子,很有名的设计师麦克马特斯(音译)他做了一个(英文)的电子书公司,他做了一个叫(英文)的电子书可能很多人都看过,那我们都觉得很精美,无论从设计还是技术上都是一个巅峰,到现在为止都算。但是我不禁要问,你现在是做一本,如果说我让做50本你怎么办?你其实是没有办法的。这个恰恰就说明了好的内容是没有办法有弹性的,因为你可以看到电子书最后的主创人员有多少名字,你想每次做一个RP都需要耗这么多资源和人的话,这种从商业上是运转不起来的事情。所以换而言之,内容他不是一个有弹性的东西。

  然后互联网人会期待内容可以低成本快速复制,但是我们知道内容是不可以快速低成本复制的。我们知道有一句活好、速度快和便宜三者之间你只能选两个,其实这句话应用到内容生产上是完全正确的,所以也是这个原理决定了内容你是没有办法有弹性的。

  我们说媒体媒体,我们把这个媒体词把他动词化的,他这个词在英文里意味着当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沟通中间隔了一层的时候,你可以说这个东西就是媒体。这个时候同时你可以说,我们俩的这种联系这种交往是mediated。我刚才讲了这么多,关于身体性、肉体这个事情,他告诉我么就是要让自己的生活不要那么unmediated。这个跟我们做数字出版有什么关系呢?其实unmediated是什么意思?但是其实这是不对的。你知道包括我前面说的kendow(音译)一开始就开始做自主出版的时候,很多人把他想象成是一种以后可以让读者合作者直接联系的这么一种未来,但其实这是不对的,因为unmediated他并不以为着取消技术中介,技术中介永远会存在,以前可能有出版社和印刷厂的中坚,但是现在同样需要这样的角色,同样需要把关人,我觉得这一点在微博在中国流行了这么久之后,大家应该意识到的。也就是说让一个没有经验的一个传统的个体,包括刚才罗老师讲到他的背后也是有团队的。所以unmediated真正的意思我觉得是应该让技术中介隐形。比如说我们想一下,当我们那一纸书在看的时候,并不是没有技术中介的,印刷装订所有行为都是中介。但是你不会意识到他的存在,你不会意识到它的装订技术是什么,你不会意识到他的用纸是什么?你甚至也不会意识到什么排版、字体这些事情。所以技术中介首先他从事实上来说不可能消失,但是你要做到他隐形了之后,这种人之间的隔阂会慢慢的消失,这个是跟梭罗的理想是近了一步的。

  这件事情无论是投资人还是做内容的人都已经意识到了,可能都开始意识到的,现在就跟视频的版权方几年前开始做的一样,现在文字的版权方价码也抬得越来越高。所以很多人就说我得有自己的东西,这个东西永远得是我的,因为你跟出版社签一个合同可能是有年限的,有两三年,两三年之后怎么办?是不是还签给你,这是一个问题,所以现在大家都希望能够做自己的内容。但是我们看到去年在这个论坛上我提到过这个Mediun.com的网站,这是推特新做的东西威廉姆斯和另外几个人新做的东西,那这个这个网站是什么?其实当时很多人看不懂,但是到了今天之后的Meddium,我觉得还是有很多人看不懂。之前我跟一个朋友聊的时候,现在过了一年Meddium变成什么样子呢?那么他起了什么变化呢?我们看了一下其实没有什么变化。当然我们知道,他们也意识到了拥有自己内容内容的重要性,从沃尔德杂志(音译)挖了一个以前做内容的编辑过去,现在你去到Meddium的网站上,你可以看到也是这么一个列表式的文章,但是这些文章里有一些是所谓UJC,是用户写的,还有一些是还有是沃尔德(音译)的主编约稿约来的,但是从样式上并没有区分这两者,是看不到的。我觉得Meddium其实可以代表美国关于这种新媒体也好,新的内容生产机制也好,最前沿的一种实验吧。当然威廉姆斯他做推特,导致他在钱方面不用发愁,所以他们是一个非常有耐心的公司。所以做了一年到现在还是这个样子,他们并不急,我还是很愿意观察的。但是我就觉得,其实像这种人,像威廉姆这种完全也是从技术背景出身嘛,但是他也意识到这个内容的重要性。

  其实对于我们业者来说,现在有一件事情是还没有搞清楚的,就是工具的问题。我们今天用的工具是非常原始的,像我们自己在做一本书的时候,我们是手工排版,我觉得当一个业界发展到一个很纯熟的状态之后,手工排版可以作为一个卖点跟别人讲,当然今天没有到这个程度,今天用手工排版是很痛苦的。但我们看到苹果这样的公司做了Untitled这个软件,他觉得你不用这么麻烦,拖拖拽拽图片也可以排得很好,但是这个软件现在没有太多人用。我们知道以前我们在平面排版的时候用Adobe Creative Suite,但是在这个之后,下一代的排版与出版工具,面向现在各种各样的平板电脑、网站、包括智能手机的排版工具是什么呢?其实现在不知道。但是Adobe有他们的想法,也给出了他们的答案,他们的答案就是Adobe dps这套东西,那这套东西他们当然由于他们跟传统的出版社,各种杂志公司关系特别好,他们跟他们也签了这种一揽子的这样一种协议,现在我们看到有很多杂志在用这套东西,但是这套东西是不是真的特别好,我觉得是存疑的。因为事实上,我觉得如果他真的好的话,我们可以看到更多更精彩的数字杂志,但是现在没有看到。另一边像苹果做untited,包括inkeli(音译)这家公司做的类似ABOBE Creative Suite,只不过他是跑在web上面,他不是一个AP。我觉得也都没有做起来,所以对我们来说,现在工具是一个挺欠缺的东西,如果谁能够把这种东西做出来,或许也会是有商机了。但是无论怎么说,到了最终人还是比工具最重要的。换而言之虽然在平面排版时代,有非常强大的工具,但是我们知道你要雇一个好的平面设计师,或者艺术总监,其实这个价码是并不低的。换而言之就是有了这么成熟的工具的时候,操作这个工具的人,他背后的知识、品味、判断能力这些东西才是最值钱的。

责任编辑:江爱冬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