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沙龙论坛

魏武挥:整理者

2013-10-21

分享至:

  今天分享的是,关于整理者的这样一个观点。这个内容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我们先来看一下,这是一个古老的键面,这个页面大概是在2006年还是2007年,这个是互联网圈子里面非常有名的一个博客,叫洪波他的一个页面,我们看到他中间有两篇文章,很明显的看得出来。然后他的第一篇和第三篇看上去不像是一篇文章,更多的是超链接,我们把他放大来看,在2007年1月份的时候他发出了这样一篇帖子和博客,这里面是没有内容的,没有我们严格意义上说的文字,有的是超链接,这些都是他认为值得分享出来跟大家一起来阅读的文章,这里面大概有将近有10来个。当时洪波作为IT界头号博客,他的流量是非常大的。有时候我的一些文章也会被他采用到昨日新闻里面,他会给我带来上千个新闻的访问。这是当时做的一个服务叫365K,他的原形就是Del icio us,这是七年前的一个页面,我是去缓存页面的网站找出来的。我们看到这个页面非常简陋,你觉得哪一篇文章想把他收藏起来或者分享给别人,你就按一个按纽,就可以进入到这样一个键面里面。当时这个页面非常火,有大量的互联网公司跟进,也包括一些小的创业者可以使用这个方式来做自己的内容网站。这在中国当时被称为网灾。

  但是后来这个Del icio us已经慢慢慢慢淡出了,到今天为止这个网站还在,但是使用者已经不像当初那么火了,包括网站这个概念今天大家也不太去提起了,那么他为什么淡出?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他被雅虎收购了。我们互联网圈通常有一个说法叫雅虎是Wed2.0的杀手,他买一个东西那个东西就会完蛋。那么大概目前还撑的就是福瑞克.COM(音译),那么福瑞克(音译)在现在的移动应用应用当中看上去好象也不像当年那么威风了。那么这有一点点宿命的感觉,我们说当雅虎把你买的时候就有点完蛋了,还是有一点宿命论,我们还是要找找找他后来的原因。关于这个原因我和黄继新专门讨论过这件事情,他有没有社交基因,在Del icio us里面更多的是个人使用,我觉得这篇文章不错我把他收藏起来,或者我采用工具的方式把他分享到我的博客,然后用户可以点击博客到其他的地方,但是我博客的读者或者用户和浏览者和我之间是没有社交关系的,你们发现博客和微博,博客可以长篇大论,微博只有140个字,但是博客和博客之间是没有互相包罗的关系的。我在06年到09年在博客大巴上做运营官做了三年,但是我自认为没有社交基因。但是微博也好,推特也好,他们使用了一个非常简单的概念就是关注,一直到今天博客是没有社交关系的。

  在整个微博的常域里面我们看到的是互相访问的一个态势或者这样的一个逻辑,你每个人都可以形成自己的Daily me,当然也可以去阅读别人的Daily me。那么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我把他称为整理者,有人说微博上只有20%到30%的微博用户在生产内容,由此我们认为,微博好象有点衰落了。我觉得这个“由此认为”是不成立的,09年的时候我就知道,微博大概只有2—3成人在写东西,当时我们学院和新浪的数据库合作,我调看了他们全样的数据,09年的时候就是这样的。那么到了今天二八法则我觉得通常都是成立的,大部分人在看,少部分人在写。

  在微博当中有一批人,专门有一批人专门做整理者,包括在知乎当中也有一批人专门做整理者。刚才主持人提到了,她可能记错了,不是考清华的研究生是考北大的研究生。我确实只回答了一个字就是“会”,然后在这个问题当中我的排名是最高的。然后我去看了右边,在页面上看到右边有一个叫骆启明的用户,他建了一个文件夹叫一字答,他得到了,我在截这张图的时候,是一千人的关注。这个骆启明创建这个文件夹并没有生产内容,他只是整理内容。在这个一子答的文件夹里面都有一些什么问题呢?比方说如何记住某一个命令,然后得到最多的赞同的是一个叫“用”,然后前男友诸如此类的我很挂念你,有一点想恢复旧情,然后你该怎么回答他?你用一个“奥”一个字来回答他。那么这些都是每一个单独的个体忽然之间所产生的一些很有趣的答案。如果让一个人永远在知乎上保持用一个字的风格来回答问题,我相信谁都做不到。但是大家都在这么做,每个人偶尔做这么一次,最后有一个用户叫一个用户骆启明他把这些东西搜集起来,这就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收藏夹。在知乎上面我看到了大量的收藏夹,这些收藏夹的用户有时候会回答问题,但是有时候大部分情况下他们并不回答问题,他们只是把这些问题重新搜集起来。

  提到的内容生活者和消费者,这是一个非常传统的非常经典的传播学的理论,就是传播者和接受者,生产者和消费者。但是在其中我们看到了,第三类角色整理者。那么整理他可以改变传播路径,他改变了传播路径的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比如说微博上的转发,昨天我和一个律师讨论了司法解释的一个很矛盾的地方,或者说我不太想得明白的地方,这个律师叫陈有西,他的看法和我基本相同,为什么造谣的人他发微博的时候他里面是谣言,他需要承担主要责任,而不是转发的人。因为这个问题其实背后是这样的,可能我只有两百个粉丝,我写一条谣言,我本来计划的就是两百人看到,我没有想到姚晨看到了她转发了,然后造成了上面超过转发500次,那么这个是我造成的吗?应该是姚晨造成的。那么陈有西大律师基本认同我的观点,这里面确实是姚晨改变了传播路径。第二种改变的传播路径的方式就是,过去已经沉默的文本,比如说一年之前的文本,由于某一个好事者把他重新翻出来了,他得到了一次再被消费的机会。其实在微博上有些内容就是两三天之前被发出来的。

  我们整理者在过去的传统媒体时代里面有这样的报刊文摘这样的东西,但是这种媒体是比较少的,在中国专门做转载的媒体比较少。当然有些人会从版权上去诟病这件事情,但是他事实上是存在的。那么在互联网上我不得不举一个最近在牢里的大V(薛蛮子)。我截了他最后这个微博的叶面,我发现他在最后的五六条微博里面,没有一条生产过,他的微博全部是转发的。而且他连转发上面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写,我记得薛蛮子以前喜欢写一句话“你怎么看”,现在他连这句话都不愿意写了,他纯粹就是一个转发,那么转发到最后产生了这样一本东西《蛮子文摘》,这是一个整理者做的事情,当然《蛮子文摘》作为IP,还是有用户在继续使用,他背后有一拨团队在做整理者。

  在国外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移动应用(英文)杂志名称,他有中文版有国际版,中文版这个里面功能是没有的,但是在国际版里面是有这样一个功能,就是专门给整理者的功能,你可以自己创造一本杂志,你这本杂志里面的内容全部是在其他地方看到的文章,你把他会汇聚起来,按照你自己的偏好,你自己的定义组织这样一本杂志,这是他在网站首页推荐各种各样的文章,个人要生产杂志非常容易。这是(英文)这杂志点开看到做得还是不错的,从点击感从从阅读感上都是不错的。但是整理者这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的不同,有的整理者是做聚合的,比如说微信公众帐号里面有很多这样的整理者,他公众帐号里面所有的文章都是别人的,就是称为聚合。那么再聚合这个问题上,有很多人是很反感的,因为他侵犯了我的权益,他盗版了我的文章,但是类似于像知乎像微博这种整理者没有任何侵犯版权的可能,相反的是给内容带来更多的消费的可能。

  那么整理者和生产者他们有三个共同的地方,专业、品味、立场,他们不会不照顾自己的立场不照顾自己的品味去乱整理内容。但是整理者比生产者更强的地方是他有发现力,有些内容生产者并没有太强的发现力,但是只会写他这个领域里面的文章,但是有些整理者他横跨好几个领域。

  所以说我认为在今天的整个一个新媒体当中最关键的一个角色,我们看到少数的生产者海量的内容消费者,然后大量的或者是多数的整理者,来把他们嵌在一起,这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无论是像微博这样的媒体,还是像Flipboard这样的客户端里面所呈现的这样一个状态。

责任编辑:江爱冬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