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沙龙论坛

胡晓东:探寻不可知的新媒体未来

2013-10-21

分享至:

  说到新媒体和旧媒体的问题,不禁想到在19世纪,那个时候汽车刚出现的时候,人们总是习惯这样来形容汽车,哦,他的蹄子没有,哦这个东西他不吃草他喝的是油,哦他的眼睛会发光。但是有人说汽车是不可能大规模复制的交通工具,为什么呢?因为当马车夫打盹的时候,他不能把你拉目的地。这些东西看起来都是笑话,但是实际上他都有包括泰晤士报这样大型媒体的真实文献记载。所以我们想到新与旧的时候,首先要想到的就是忘记,忘记那些原有旧媒体的桎梏,走向新的未来。同样汽车也是一样,当汽车彻底脱离了马车形态的时候,他才带来了我们百年长胜不衰的汽车时代。

  首先我们说我们要忘记什么呢?很多人说新媒体的替代关系,是一种介质的替代,比如说用屏来替代纸,用互联网来替代电视广播这些东西,但是我们觉得这个可能是一个大错特错的想法,他所替代的,其实是介于比如说在纸质的媒体生产方式,纸质的内容表达形态,内容结构,产生体验,这些东西。如果你不从这方面去考虑问题,只想着一个介质的更新的话,无异于新瓶装旧酒。那么我们看到,阅读本质说是一种思维习惯,他管你的左脑,你的一半思想在他那里,他们那改变什么了?首先文字在现在这个时代就变了,以前我们对文字最大的感受是单向接收,他是书本这些东西。但是我们现在更多的东西来自于我们身边的社交网络,我们每天99%的时间在看社交网络,这个已经变了,那是更平等的交互这样的语言形态。文字这样的想法都变了,还有什么变不了的东西呢。

  那么再说说知识这回事,以前信息转换为知识的凝固方式是在书本上,但是现在连知识能力这个定义都变了,在我小时候,那时候说谁谁有学问,学识渊博,知道得多。现在知道得多顶个什么用?你知道的再多有百度知道得多吗?你有些什么东西?你马上就可以搜索得到。现在对知识的定义,可能更多的来自于知识的应用能力,还有包括刚才魏老师讲的他的整理能力,知识都在变。

  说到媒体,媒体有泛化了。曾经有个朋友问我,你多看你是一个电子书平台,你是一个阅读服务商,你想媒体的事儿干吗?我说媒体是什么?媒体不就是清晰的传播载体吗?连一个人都是媒体,那么我传播了那么多信息在那儿我怎么不是传播媒体了呢。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人它媒体的他作为一个思想主导者的作用就没有了。

  所以在咱们今天这个活动的开场,我看到大家谈到互联网各种各样的问题,我觉得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刚才也有一位朋友说,不用我们多看来看书,也不看电子书。为什么?我觉得有的人回答斩钉截铁,互联网的东西太多了,太乱了,太幼稚了。但是你想到互联网才多久啊?互联网和新媒体,所谓的媒体远远没有到达稳态,他是一个极其幼稚的阶段。所以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的新媒体会向哪个方向去发展,这是一个让人很郁闷的地方,但是这个也是一个最大的产业机会。

  我们面临着一个不可知的未来,但是哲学里面讲不可知论者他是相信客观规律的,那么我们面临的客观规律是什么东西,能不能得给我们带来未来之门的钥匙。有一位历史学家提出了一个论断,在电子时代是一个口语文化的复兴,这个语言非常的伟大。大家知道我们人类的历史文明是从书面记载开始的,口语文化,但是口语文化其实占了很长的之前的时间。那么我们的书面文字的思考大家很习惯,但是你有没有想到,书面语他损失了多少的东西。现在我们看到包括看微博、微信,都说什么随便信息,冗余信息,这些是垃圾,不对?这些东西不是信息,书面语的简练性,造成了信息的大规模的丢失。你比方说我也举个例子,我站在这儿,书面语说胡晓东站在这里就完了,但是当我们用口语的方式来表达当我们很多人去表达的时候,他会从表情动作甚至一个很小的肢体动作来延伸出很多的东西,这些东西是很碎片,但是你不觉得这些东西很立体吗?碎片化才是更接地气的东西,碎片化口语化的文字信息才能展示出我们这个世界的真实面貌,他所需要的只是一个结构化的形式。当然我们可以看到,包括我们刚才很多嘉宾讲到的大数据,数据分析系统等等这些东西,他会给我们提供了很多工具,让我们把这些碎片化、结构化,让我们这些碎片化发生更大的作用,让我们的信息冗余,使我们的新闻表达更为精确。

  包括现在还有人有一个观点说,互联网是一个思想的荒漠,我们觉得这个也是很扯淡的一件事情,大家知道思想这个都是来自于碰撞,互联网让碰撞变得无处不在,他怎么可能变得荒漠了。有人告诉我当然是荒漠了,现在人人都说自己是屌丝,得屌丝者得天下,我倒觉得刚刚相反,屌丝和物质没有关系,更多的他代表一种价值观,一种追求个性的价值观,一种不拒绝共性思想接收,而愿意在小圈子中表达自己观点,有我自己个人独特认同的价值观,这就是屌丝的思想是这是更接地气的想法。

  还有说到媒体,那么现在媒体总是跟创意产业这些东西结合在一起的。总之,媒体应该因为自己的创意被得到尊重,为什么这么讲,因为也就是真的,我不得不再去引用魏老师的话,因为他太喜欢他讲的整理者的角色了,因为信息越庞杂,越海量、越丰富,就越需要专业级的懂行的人去把他规范化,让他用起来。那么这个意义可能是媒体存在的更大价值,他用自己的思想去引导影响而不是灌输人们去追随他,而和他一起去创造新的价值,包括罗老师罗辑思维他从来没有强行灌输那些东西,但是更多的他带给你一种身份的认同,一种社群感。因此,在这个意义上来讲,媒体的价值不可或缺。

  同时呢,我们现在这个时候,我觉得从产业发展的角度来讲,现在大概在媒体的行业处于一个青黄不接的时代,旧媒体该死了,新媒体他并没有找到稳态的模式,所以现在新媒体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丰富多彩的形态,但是这些形态哪些会胜出,这些形态意味着什么?其实我们觉得这些东西呢,我们不用太多的去考虑,反而我们应该反过来去考虑问题。信息所导致的新的模式新的做法固然是瞬息万变的,但是信息毕竟是认得一面镜子。OK,我们看到培根在很多年前说,阅读会给你带来乐趣、文雅和能力,这个是三百年前的话,现在管用不管用?管用啊,现在也是这样。因此无论是千变万化,但是千百年来人性没什么大的变化,人的阅读需求或者人对媒体的需要,依然还在那里,你想到这里会好一些。

  同时正如刚才所讲的,专业的整理者,我盗用你的整理者我算第一个引用吗?专业的整理者的价值会越来越大,他的媒体的信息凝聚价值只会增强不会削弱。这样,专业级的编辑的价值也会同样存在。另外我们可以看到说,信息垃圾,就是内容能不能赚钱的事情,内容能不能赚钱,关健他是不是给了需要他的人,有同样一条信息,比如说我们可以看到一些老中医小广告,治病的治咽喉炎的广告很多,这些信息在不需要他的人的眼里是垃圾,但是需要的人眼里就是宝贝,然后再加载一些第三方确保他是可信的,他是可以卖钱。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信息是一面镜子,在看他动态一面的同时,更要反过来来信息对面这个人。

  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可以看到新媒体是什么?新媒体我觉得他不是一个介质概念。新媒体从某种意义上他意味着一种内容的角度,意味着一种更为交互式的平等的个性化的这样的一个内容角度。我这个PPT以前用过,他说你这里面出现了纸媒,我说纸媒也有可能是新媒体,只有选错了载体的内容,没有错误的载体,只要这个内容对在哪儿都是对的,在合适的媒体上他就是对的。同时呢,我们看到新媒体其实是一种新型的知识结构,在这个知识结构当中,规则替代了编写的过程,我也经常会沟通的,我说在这个过程当中,国外有维基百科,中国有知乎。我甚至想很冲动的写一篇文章叫规则的胜利。那么这个角度来讲,当信息转换为知识过程当中的时候,我们看到我们不仅仅是一两个编辑去做这件事情,而是发动了更多的读者的力量,用户的力量,所有人都参与进来来去做,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需要看到有一个专业化的筛选过程,这些所有的东西靠规则来制定他,在这方面来讲新媒体规则可能会成为新媒体的核心。

  那么新媒体的未来是什么我们什么也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胡猜乱想一下,我们在想,媒体即社区,这个概念刚才罗老师讲的比我好多了,我再扩充一下,媒体是什么?我觉得媒体可能会具有三种属性,第一个属性是他的工具属性,工具就是他的有用性,那么你吸引人过来。第二个属性就是它的媒体属性是信息传播的一个属性,第三个属性是他的社群属性,当然这些社群不是没有特指的,这些社群会越来越细,会根据我们的主导者掀起一个一个话题,推动一个一个话题,然后根据这些话题把人群细分起来,找到敏感的细分人群,通过把他分开以后,再用社群的形态聚合在一起。当你把这些人聚合在一起的时候,当你聚集了很多个明确特指兴趣用户的时候,不用考虑新媒体能力的问题。同时在这个情况之下,我们的专业性得到了提高,我们的编辑会成为一个主持人的角色。刚才我已经听魏武挥老师讲的,关于整理者的言论,我以后会把编辑改为整理者。经过快速的迭代,让一个媒体一本书像一个人有生命力一样可以自我成长。

  同时在体验方面,内容决定载体和体验。我们看到新媒体的形态,新媒体没有一种固定形态,而是根据不同类型的内容,分别由各种各样的形态,那么他的形态也不是凭空想出来的,不同的内容会有不同的所向。作为一个经济媒体内容是怎样的?全都不一样。我们在阅读下了很多工夫,但是这只是非常初级的阶段,多看所要追寻的是在每一个领域我们找到最适合他的表达方式,这是我们所要去做的事情。而且我从来不认为,窄屏阅读不适合深阅读,屏阅读只是碎片化阅读。大家有这个误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做得不够好,所以我们有强迫症一样的让自己做得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大。在这个方面的话,我们可以看到媒体,其实说到媒体什么都是媒体,你说百度、腾讯他们当然也是媒体。但是我们做技术的人,我们从一个IT公司呢,其实我觉得现在可能出现了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IT的老祖宗,如果我们有一个IT祠堂的话应该供两个人,一个是香农《信息论》的倡导者,另外一个是图灵,图灵虚拟机的创始者。那么香农和图灵都分别认为,信息是无意义的,图灵则认为信息都可以用0、1来表达。但是实际上真的是那么回事吗?信息真的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吗?真的技术是不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我们技术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流行,但是上一个流行总被下一个流行所颠覆,然后他等着自己被别人来颠覆,但是在之中源源不断所留着的是内容,这个是不会变的。

  因此当我们说到新媒体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希望大家把一切都忘掉,我们唯一要记住的还是人。无论他面对的是什么?面对的是电脑也好,手机也好,IPAD也好,纸也好,他面对的是人,他需要的是什么,我能给他什么?

责任编辑:江爱冬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