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案例分享

一笔贷款牵出经济诈骗?招商银行身陷贷款纠纷

2015-03-16 来源:市场导报

分享至:

  导报记者何资颖文/摄

  近日,《市场导报》读者毛先生联系导报记者称,招商银行最近陷入了一桩错综复杂的贷款案件,可能牵涉到经济诈骗。杭州西湖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西湖法院)已作出裁定,“驳回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杭州凤起支行的起诉”。

  原来,2014年9月17日,西湖法院开庭审理一起银行个人贷款纠纷案件,招商银行凤起支行(以下简称招商银行)将借款人袁某、范某及抵押人倪某、陈某双双告上法庭,目前案情已有最新进展。

  “我们发现招商银行在此次贷款中存在诸多违规操作的行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施某轻松拿走了贷款。”毛先生表示,作为倪某、陈某共同委托代理人,经过调查取证发现,此次贷款纠纷中,作为贷款发放方,招商银行并没有依据相关规定对借款人进行审查,在受托支付后也没有尽到监管的职责,已经涉嫌多处违规操作。

  对此,招商银行则认为,此次贷款中的借款人已经存在诸如转移资产等多种逃赖账行为,因此招商银行将继续提起上诉,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到底是银行方面违规操作把关不严,还是遭遇骗贷?

  借款人未按期偿还利息,银行方将借款人抵押人诉至法庭,看似简单的贷款纠纷,在庭审过程中却牵出诸多疑点。300万元贷款借款人半毛钱都没有拿到?而借款人、抵押人陈述中的焦点则聚集在袁某以前的丈母娘施某身上。

  招商银行:借款方应还本付息

  据导报记者了解,2014年4月19日,招商银行与范某、袁某签订《个人授信协议》,约定提供300万元可循环授信额度,自2013年4月19日起至2016年4月19日止。同时双方签订《个人贷款借款合同》,约定招商银行在授信额度内给予范某、袁某300万元贷款,期限为24个月,并约定利率为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贷款基准利率上浮25%,即7.6875%,按月付息,如有逾期,逾期利率为贷款利率上浮50%计收罚息。

  同日,招商银行与倪国英、陈国荣签订《个人授信最高额抵押合同》,将位于西湖区阳光地带花园(西)一套房屋为范某、袁某的债务提供抵押担保。合同签订后,招商银行向范某、袁某发放了贷款300万元。

  2014年9月17日,西湖法院开庭审理招商银行诉袁某、范某及抵押人倪某、陈某贷款纠纷一案。庭审过程中,招商银行认为,“(贷款)合同签订后,招商银行已向范某、袁某发放了贷款300万元,现因该二人涉及多个诉讼也未按期支付利息,可能影响本案贷款清偿。”

  对此,招商银行请求法院判令范某、袁某归还贷款300万元并支付相关利息、罚息;此外,招商银行对倪某、陈某提供的抵押物享有优先受偿权。

  借款方:贷款只因帮丈母娘

  面对招商银行的控诉,借款人袁某大喊冤枉,“2012年,我与范某就已经初步达成离婚协议,约定在杭州的房产归范某所有,后来办理贷款只是因为帮范某的母亲施某一个忙,而且当时她说是用范某在杭州的一套房子作抵押。”

  据袁某回忆,2013年初,施某以资金周转为由,找到袁某和范某要求其以个人名义,向“招行”提出借款申请。考虑到施某表示,这个借款会以范某名下的房产作抵押,他觉得就算以后出事了,也与自己无关,便答应了。在随后办理贷款的过程中,他与范某签订的合同均为招商银行提供的空白合同,对于贷款相关情况也并不知情。“到了银行,合同早已准备好,我只要在需要签字的地方签下自己的名字就行了,就连翻页都不需要。”袁某表示,5分钟不到,合同全部签署完毕,他便离开了。后来,他也没有向银行还款,也没有银行催他还款,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2013年底,袁某与范某正式解除婚姻关系。直到2014年7月,袁某得知自己成了被告,这才了解到当初贷款的抵押物并非范某的房产,而是另有其人。

房产交易中心调取的合同文本

  抵押方:抵押担保只因受骗

  为什么范某、袁某贷款的抵押担保人会找到倪某、陈某?据导报记者了解,倪某和陈某是一对夫妻,此次涉案抵押物便是他们仅有的一套养老住房。据陈某介绍,此前提到的施某同他们是20多年的老友,都曾在杭州力士机械有限公司(简称力士机械)共事。

  “2013年初,施某找到了我们,说是打算以建设力士机械厂房为理由,向银行贷款150万,但是现在缺少抵押物,希望我们可以暂时将房产作为抵押。”陈某告诉导报记者,当时施某打包票保证一年后返还,看在多年朋友份上,他们同意了施某的请求。

  随后,施某驱车将两位老人带到招商银行签署合同。“到银行后,我们也没有看合同内容,都是他们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陈某表示,2014年7月,收到法院传票的倪某和陈某这才傻了眼,但是直到开庭,他们才知道借款人并非施某,却是另有其人。

  “这些事情我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就这么一套养老房,叫我们以后怎么办?”倪某边说边抹泪。对此,倪某、陈某认为,在不知道借款人为范某、袁某的情况下,招商银行也未提供抵押合同,因此招商银行在监管上存在问题,而施某等人则涉嫌骗取贷款。

  经导报记者调查发现,在此次贷款中,范某为施某女儿,袁某曾为施某女婿,倪某、陈某则是施某的老同事,借款人与抵押人都与施某有关联。此外,300万元贷款发放后,仅仅一个工作日后,贷款便全额转走,这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导报记者对此再次展开调查。

  一式三份合同存疑

  通过当事人调取,导报记者拿到了一份杭州市房地产档案馆存档的《个人授信最高额抵押合同》。据悉,该合同为倪某、陈某与招商银行签订的《个人授信最高额抵押合同》为一式三份。

  但是,导报记者在这两份不同版本的《个人授信最高额抵押合同》中看到,杭州市房地产档案馆存档的《个人授信最高额抵押合同》和银行提供的《个人授信最高额抵押合同》在关键的授信申请人、抵押人、抵押金额明显不同。

  其中,授信申请人银行版本为“范某、袁某”两人,房产交易中心版本为“范某”一个人;此外,银行的那份担保合同抵押人为“陈某、倪某”两人,房产交易中心版本抵押人为“倪某”一个人;在房产交易中心版本,导报记者看到双方约定的最高债权额为506万元,但是在银行的版本约定则为300万元债权。

  一式三份的合同为何会出现如此出入?陈某认为,“这肯定是我们当时签的空白合同,他们后面想怎么填就怎么填。”

  贷款次日全额转移?

  据导报记者了解,此次贷款纠纷中,袁某与范某申请的是“个人经营性”贷款。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此类贷款中,银行不能够将款项直接交予借款人,而是需要借款人同第三方发生真实交易,经过审核“购销合同”及发票无误的情况下,才能将款项打入第三方账户。而此次案件中,贷款便是依据杭州为宏机械有限公司与黎明五金(简称黎明五金)签订的《购销合同》,将贷款汇入黎明五金账户。

  对此,倪某、陈某代理人,浙江浙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熠告诉导报记者,在银行受托支付的过程中,招商银行未审查相关的合同和凭证,也从未向第三方黎明五金了解过相关交易细节,在支付以后,既没有收集发票,也做好有关细节的认定记录,已经涉嫌违反《个人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相关规定。

  “依据《个人贷款管理暂行办法》相关规定,个人贷款支付后,贷款人应采取有效方式对贷款资金使用、借款人的信用及担保情况变化等进行跟踪检查和监控分析,确保贷款资产安全。但是招商银行并未做到上述要求。”张律师表示,经过调取黎明五金灯具厂账户的结果显示,4月20日和4月31日,300万元贷款分两笔陆续转入力士机械,并随即转移到施某私人账户。

  张律师还指出,招商银行对借款人范某和袁某的资信情况从未进行调查,袁某没有接到任何银行向其调查房产、收入、婚姻情况的要求,从而导致未按照《个人授信协议》约定,履行监控义务,放任损失扩大。

  招商银行将继续提起上诉

  2015年1月27日,导报记者在西湖法院民事裁定书((2014)杭西商初字第2073-2号)上看到,西湖法院认为,“本案借款人以向黎明五金支付货款为由向招商银行申请贷款,并向该行提供了杭州为宏机械有限公司与黎明五金签订的《购销合同》。经查,黎明五金与杭州为宏机械有限公司不存在上述合同项下的交易行为。另外,本案贷款最终进入到了施桂英的个人账户。因此,本案有经济犯罪嫌疑,应当裁定驳回起诉,并将有关材料移送公安机关。”

  2月15日,导报记者来到招商银行了解最新情况,相关负责人方先生了解导报记者来意后表示,目前案件正处于审理过程中,招商银行已全权委托律师团队处理此事,对于目前的动态不方便透露。“这起借贷行为已经涉嫌逃赖账,因为我们已经发现他们的一系列资产转移行为。”方先生告诉导报记者,事实上,被告所说的情况并不完整、真实,因为当时的抵押人就是贷款人,但是由于年岁过高,因此换了另外的人过来贷款。对此,招商银行将继续提起上诉。

  3月10日,导报记者来到中国银行业监督委员会浙江监管局,相关工作人员金女士表示,“对于导报记者提出的诸多问题,银监会不能依据单方面信息给出相关答复。”同时,金女士还说,“对于此类信访问题,理应由相关当事人提交将书面材料信访,银监会受理后会进行调查处理。”

  随即,导报记者联系毛先生后了解到,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3月13日开庭审理此案。

  这起贷款纠纷走向如何?导报记者将持续关注此案。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