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首页
搜索:
财富榜样 | 创业之路 | 前车之鉴 | 营销管理 | 财经新闻 | 浙商书载 | 浙江经济 | 浙商展会网
浙商故事
 
浙企风云
 
创业之路
 
· 农业成为创业新蓝海 浙江10万青年奔“农门”
· 电商腾飞年代——首次让电商与买家共赢利的绍兴人
· 浙江青年创业创富大赛:涉农项目成创富大赛“新宠”
前车之鉴
 
·拖欠员工工资17万余元 平阳一酒店老板被判刑
·营养米粉现活虫 商家赔了1000元
·切勿贪图便宜购买低价“名牌”化妆品
浙商书载
 
· 当当网四九书肆重装上阵 再打“天天特价”牌
· 当当网"数字商店"再升级 Q1电子书销量达6位数
· 当当图书“四抢”拍案 图书低至2折
· 当当网:对付鼠标手 小钱预防强过大钱治病
· 当当网电子书升级版使用手记
:: 当前位置:浙江都市网 > 浙商 > 浙商动态  

义乌外贸生存现状:"圣诞老人"赚了订单难赚钱
来源:中国证券报 发布日期:2011-08-31
 

  [编者按]

  欧美经济复苏不尽如人意,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企业生产成本上涨,在“内外交困”之下,中国出口似乎不容乐观。中国证券报记者在浙江义乌调查发现,作为全球最大的圣诞用品出口基地和中国重要的外贸企业聚集地,义乌面临成本上升、提价困难、利润下降等多种挑战,但外贸企业创新求变,在困境中摸索成长之路。这实则是中国外贸企业的一个缩影。

  “凡是过圣诞节的地方就有义乌的圣诞用品。”浙江省义乌市圣诞用品行业协会秘书长陈金林说,今年的圣诞订单比去年还多,但因为人工等成本上涨,大多数企业可能是赚了订单难赚钱。

  订单多东边不亮西边亮

  陈金林说,从目前情况来看,义乌圣诞用品行业的订单情况是近年来最好的,不少企业忙都忙不过来,主动放弃了不少订单。

  中国证券报记者8月下旬走访发现,在被称为“圣诞村”的义乌市福田二区,有近300家圣诞企业的店面在这里驻扎,是专营圣诞用品的展示区。但很多店面卷帘门紧锁,甚至有的店面已“人去店空”,只剩一张桌子和一些散装的圣诞球,整个展示区显得有些冷清。

  陈金林解释说:“这些不开门的店主是因为不愿再接订单了。因为他们目前所接的订单已处于饱和状态,赶都赶不及,所以就干脆关门回厂子赶单去了。今年关门的店面比去年多,说明今年比去年接的订单多”。一般情况是,在每年三四月份,大量的外商会来这儿看样品。繁忙的时候,每家店里都是挤满了来看样下单的外国人,整个展示区被堵得水泄不通。

  航天圣诞用品公司是一家有十几年发展历史的老牌圣诞用品厂家,在义乌圣诞用品行业中数一数二,其店面也在展示区里,共展示了上万种圣诞用品。该公司老板黄以明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今年订单情况比去年还好,多了20%。从订单来源看,80%以上的订单来自南美。今年对南美的出口几乎覆盖了从墨西哥至巴西的大部分南美地区。对欧盟的出口比去年少了一些。”

  义乌海关的数据印证了黄以明的观点。今年义乌圣诞用品行业来自新兴市场国家的订单远超了欧美国家。今年1-7月,义乌圣诞用品对拉美出口1328.43万美元,同比增长53%;对俄罗斯出口107.9万美元,同比增长了15倍;对东盟出口98.47万美元,同比增长127.3%;对欧盟出口317.75万美元,同比下降18.2%;对美国出口32.7万美元,同比下降33.2%。

  义乌海关监管通关科何文帅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圣诞用品的出口基本上是按路途远近进行的。5月开始有少量的出口,6月慢慢多起来,7-9月是出口的相对集中期,10月开始往下走,大概降到9月的一半左右,11月跟6月份差不多,12月基本没有出口。由于南美、欧盟等地区较远,出口会较早,大概从六七月份开始,八九月份陆续结束;对东盟、俄罗斯等较近地区的出口要持续到11月才结束。

  一些圣诞用品企业负责人认为,前7个月的圣诞用品出口情况,基本上反映了今年国外经济复苏状况。圣诞节作为欧美等西方国家的盛大节日,出口需求减少说明其国内经济不景气,甚至会出现进一步衰退。而新兴市场国家对圣诞用品需求的增加,反映出这些地区经济复苏前景乐观,并将继续拉动中国外贸企业的出口。

  利润薄成本上涨提价难

  尽管订单情况是近年来最好的,但很多“圣诞老人”感慨,因为原材料特别是人工成本上涨,今年估计很难赚到钱。

  “从义乌整个圣诞行业来看,今年实际成本平均提高了15%,但产品销售价格只提高了10%。”陈金林说。

  中国证券报采访发现,原材料价格、工人工资、厂房店铺租金上涨是圣诞用品企业成本增加的主要来源。此外,当地不时停电也导致企业成本增加。很多企业为此配备了发电机,自己用柴油发电维持生产,无形中增加了单位产品成本。

  浙江义乌智博圣诞工艺品厂的马老板无奈地说:“今年利润估计降低了10%。仅工人工资就比去年涨了一倍多。去年我们厂工人工资1600元左右,今年3500多,每月还有10天休息时间,不然就招不到工。而且,原材料中的油漆涨了15%。另外,店面租金、厂房租金都涨了不少。”

  但增加的成本很难转移到产品价格上。“今年实际成本提高了20%多,超过了预期。根据成本情况,本想把价格提高30%,但只提高了10%多一点,想提到15%都难。利润空间本就有限,这样一来还亏了不少。”黄以明说,“只要有一家企业提价低于15%,外商就会选这家,所以想多提价很难”。

  此外,圣诞用品行业百分之六七十的订单是外商根据去年圣诞节的销售情况预订的。预订订单时,企业只能凭经验初步判断今年的成本情况,从而约定一个订单价格。没想到,今年成本增长远超过去年。到今年三四月外商正式下单时,企业要求在原约定价格基础上提价,外商不愿接受,就会撤单或者多比较几家,下单到提价最少的那家企业。

  不少圣诞用品企业负责人无奈地表示,提价难的主要原因是圣诞企业没有议价权。由于圣诞用品行业进入门槛低,企业扎堆,而产品大同小异。外商在下订单时,可以“货比三家,价比十家”,因而企业都不敢大幅提价。

  谋转变多招提高议价权

  困境之下,义乌圣诞用品行业一直在积极求变,或加强新产品开发或组建行业协会,抱团增强话语权。

  “今年我推出的新产品,不仅省去了4-5倍的人工成本,而且利润比去年还高了10%。”博旭工艺品公司老板黄允旭说,“我把其他行业用的材料和加工工艺引进到圣诞行业,成为目前为止义乌市唯一一家生产该产品的企业,外商要货就只能把订单下在我这儿。因此,议价权完全掌握在我手里。这样一来,利润就提高了。”

  一些企业则在加快产品生产自动化进程,以应对招工难、工资上涨难题。黄以明说,目前厂里的生产是半机器、半人工化方式,下一步将实施全自动化生产。一是可以解决用工问题,二是可以提高再生料的利用率,减少对新材料的购买,缓解原材料价格上涨问题。

  除了“单打独斗”,企业也开始“抱团取暖”。陈金林说,在金融危机爆发后的2009年,义乌成立了圣诞用品行业协会。协会不仅帮助义乌圣诞用品行业成功应对了危机,而且为全国圣诞用品出口提供了平台。危机后,很多外省的圣诞企业慕名而来,将店面转移到义乌圣诞用品展示区里,通过这个平台承接更多的外商订单。“不仅如此,协会还率先制定了7项圣诞用品行业标准,一是以标准提高产品质量,从而提升国内圣诞产品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二是以标准驱动企业转型,鼓励家庭式经营户转向企业化生产。”

  兼任义乌圣诞用品行业协会会长的黄以明说,协会成立前,企业间互不搭理,还存在恶性竞争。协会成立后,企业间相互反映矛盾,共同解决问题。尤其是在像目前订单多的时候,协会将在企业间进行调配,保证按时完成订单。同时,提高圣诞企业的议价权。

  作者:倪铭娅

责任编辑:江爱冬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