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浙商动态

6小时“死而复生” 宋卫平连夜撰文回应破产传言

2011-11-03 来源:每日商报

分享至:

  昨日清晨,当许多人睡眼惺忪地踏上上班路,他们也许不会知道,绿城曾经在子夜时分被宣告死去,又在微博帖子的激烈交战中生还。

  前晚8点左右,一位未经实名认证的网友在微博上称“传言绿城申请破产”,该消息立刻被疯狂转发,并引来杭城多家媒体向绿城集团董事长宋卫平求证。昨日凌晨4点,不堪流言滋扰的宋卫平连夜撰写千字长文,在绿城官方微博上公开澄清“破产”传言。

  这已经是绿城一个多月来第四次“被倒下”。9月12日,某体育专业报头版刊登消息,称“海航出价30亿人民币收购绿城集团,若敲定,绿城队也将迁往海南,不再是浙江球队”;9月23日,路透社又有消息称,中国银监会正在调查绿城的房地产信托业务,在香港上市的绿城中国股票当日大跌16.23%;9月28日,宋卫平接受杭州某报采访的内容,被断章取义为绿城要“直接把价格降到底,所有的房子都卖完,以后就不再做房地产了”,又一次成为全国各大媒体的重磅新闻。

  时隔一月余,负面传言再次来袭,尽管只是微博上一句捕风捉影的话,但绿城的反应显然要比前几次要迅速得多。除了在电话或短信中辟谣,更在6小时之后便做出官方的澄清。同时,也许害怕绿城追究法律责任,那位始作俑者在微博发出一小时后已自己进行了删除。

  在许多人看来,限购限贷的新政策,对于产品主要面向多套房拥有者的绿城,更像是一次“精准打击”。所以,自此轮调控以来,关于绿城快撑不住的小道消息没有断过。不过,事实上绿城经过2008年的危机,已经通过合作拿地、代建等方式逐渐转型,将风险进一步分散;尽管遭遇行业性的难题,绿城的营造模式和物业管理仍然活力十足,土地储备又多属优质,对各种资本有不小的吸引力,并不像一些人想象得那样轻易会轰然倒下。一次次的负面传言,都一再被证明不靠谱。

  传言本身更像一场闹剧,有趣的其实是各方的反应。昨日,在微博上分为泾渭分明的两派,开发商、地产从业者和部分绿城业主力挺绿城,而一些经济学家、年轻人和普通市民则为绿城“破产”叫好。

  滨江集团董事长戚金兴公开表示“对绿城有信心”,并称网上流传的“绿城向滨江转让杭汽发项目股权”完全是无中生有。著名地产人孙宏斌也在微博中称,刚刚在无锡买了绿城的香樟园,以表示对绿城的支持。他说:“绿城的产品是最好的,如果价格合适,可以买。”

  经济学家马光远则是坚定的“倒绿派”。他在评论宋卫平的官方回应时说:“一个公司,面对市场,不愿意放弃暴利思想,不愿意降价求生存,却以倒闭破产来威胁,这是哪个国家的市场经济给惯出来的毛病?”而大部分普通网友,对绿城“破产”也持看笑话的态度。

  绿城的“被破产”是一个风向标,它预示着随着调控的逐渐深入,地产业已步入极度深寒,用“风声鹤唳”来形容并不为过。正如宋卫平所言:再持续一段时间,中国的很多房地产商恐怕就真的要面临倒闭的状态。

  绿城为何成为房价的“雷峰塔”?

  记者观察

  每当楼市调控进入实质性阶段,“绿城倒下”就是一个长盛不衰的娱乐话题。在这个史上最严酷的楼市冬天,坏消息来得尤其频繁。从上个月的“海航30亿收购绿城”、“银监会调查绿城信托”到昨晚的“绿城申请破产”,消息出处或正规或不靠谱,但每次都被疯狂转发转载,并引来大批网友的喝彩。一个民营企业的生或死,为何如此撩动社会的神经?

  现在看来,作为一个储备土地均价全国最高的开发商,绿城在普通民众心中已成为高房价的代名词,因此也承载了太多的象征意义。由高墙和保安封闭起来的绿城小区,花树纷繁,廊庑连属,宛若都市中的世外桃源;但对错失地产黄金十年的人而言,它更像一个堡垒,代表着阶层的固化。绿城倒下,即意味着高房价体系的崩溃——至少在许多人看来是如此。

  作为一个中国最优秀的地产企业,绿城有必要反思一下自己为何一再成为负面情绪的发泄口。首先,在2009年的楼市癫狂中,绿城频频高调出手“天价地”,新开楼盘多创出区域价格新高,间接加剧了无房者的痛苦。其次,绿城楼盘是温州炒房客的最爱,令人炫目的升值神话,使其成为炒房利益链条上醒目的一环。最后,每次调控绿城都坚持“不降价”,扮演着高房价最后守护人的角色。

  当然,绿城自有其苦衷。如果没有大批的央企、国企或港企的疯狂争夺,绿城也许无须以“天价”购买土地;而大量的高价地储备和营造上的高投入,导致绿城的利润率常年游走于9%左右的低水平,现阶段降价的空间有限。另外,绿城的企业文化讲求与业主的“情感维系”,不降价部分是出于对老业主感受的照顾。

  本来,企业选择专注于自己擅长的高端市场,并没有错;绿城从富人手中聚拢的财富,大部分也以土地财政或税费的形式进入再分配,间接改善了城市的公共福利。但在房地产泛意识形态化的中国,这或多或少要背上一些原罪。中国的高房价体系,本来就是由政府、银行和开发商共同构筑的,开发商虽难辞其咎,唱的毕竟不是独角戏。

  当年,因周边居民盗取刻有经文的砖石,雷峰塔轰然倒下,被鲁迅先生引申为象征着“一群人压迫另一群人的终结”。许多年后重新审视,这更像一次文明的灾难,而雷峰塔对其象征的事物并未有实质性影响。同样,当情绪越来越多地主宰了一些人的判断时,我们应该想想:如果绿城倒下了,世界真的会因此变得更美好吗?

  从绿城“被破产”说起

  宋卫平

  11月1日,子夜,有记者致电,问我:“绿城是申请破产了吗?”按时髦一点的说法,这真是个冷幽默。我笑,也颇为无奈。

  在此调控深秋,绿城似乎成了一些人眼里的风向标。绿城现状如何,这大概是很多人心头急不可耐要探知的一个题目,由此传出了些风言风语。我愿意把这些传言理解为大众对绿城的关注和爱护。所以,深夜发文,意在感谢诸位,也向大家报道,绿城目前一切尚好。

  对绿城而言,这些谣传听来虽令我们有些不适,但却也令我们觉得,此刻有必要跳出自身视野,看看整个行业的生存境遇。秋日天凉,并非只笼罩一城一池,今日由于调控严厉遭遇生存困境的,是中国整个房地产行业。

  大约一个月前,我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已经说过,其实绿城无需引起大家如此大的担忧。一方面,绿城在努力抓销售,另一方面,我们有腾挪的余地,可以出让一部分项目的股权解决资金上的问题。绿城对危机并非没有预案,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在我们可控范围内。我们有足够的信心,与行业一起,度过寒冬。绿城离破产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此间,无论如何,我们决不放弃绿城所秉持的理念,走正道,尽人力,听天命。

  但显然,并非所有的房地产商都能和绿城一样幸运,有其腾挪的空间。眼下房地产业的普遍情况是:量价齐跌,市场萎缩,各地库存大量积压,中小房地产商岌岌可危。照此境况,再持续一段时间,中国的很多房地产商恐怕就真的要面临倒闭的状态。这句话是不是危言耸听?业内人心中自有明镜吧?

  企业左右不了市场,正如人力不能真正战胜天命。对于企业来说,命运只有两个字:生、死。无他。我们所能探讨的,是在目前的市场条件下,如何找出一条活路,穿越寒冬。

  今天我将这个问题提给自己、提给行业内人士,也提请有关部门审视,是想强调,市场若一直处于如此萧条状态,停留于谷底,恐怕一些企业真就会走上绝路。销售不畅,加上信贷紧缩,一个最符合逻辑的推断就是企业过不了年关。届时,有的企业或许申请倒闭,有的则是开发商跑路,更有甚者,怕有更多的悲剧要发生。然而,我们却又不能回避,在房地产行业的河流里,那些原本稚嫩而可爱的虾米,它们能经得起更长久的考验吗?

  另外,我们上下游产业链上的那些兄弟,那些建材商,那些施工队,那些等待工钱回家过年的农民工兄弟们,这是个多大的人群?这个人群是否需要我们去认真考虑他们的生计?此外,如果房地产行业真的像一些人猜测的那样,全线萎顿,房价大幅下降,那么,那些受益于改革开放而先富起来的人,他们的资产会缩水多少?30%,还是40%?50%?如此缩水,他们可以接受吗?前段时间,由于退房潮引发的业主闹事,固然于法于理是不对的,但将心比心,我们是否应给予情感上的理解呢?

  今日今时,绿城的难处,是整个行业共同的难处。但绿城一直在奋力前行,也希望整个行业可以渡过难关。我们对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抱有信心,对中国人民以勤劳致富,用奋斗改变生活的理念抱有信心,只要这两点是事实,那么我们就可以坚定地说:绿城仍然要坚持我们的理想,为城市创造美丽。我们依然要向客户解释、说明、展示我们的产品的价值所在;我们依然恳请客户们一如既往地支持我们;我们依然以绿城三万员工为后盾,不论明天风景如何,都鼓足干劲,做最有耐心、最努力、最持续的坚持。

  我们相信,政府可以把握大局,站在更高远的立场上为整个房地产行业谋生路。一切,都有改善调整的过程,在此过程中,我们或许会经历一些苦痛,但最终,我们相信所有的努力都应该得到回报。相信,天道酬勤,这,应该是这个社会的主旋律。(作者:杨广宏)

责任编辑:傅珠芬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