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前车之鉴

宝洁高露洁等日化企业原料难追溯 供应商环境违规

2017-06-21 来源:南方周末

分享至:

20170621101654379.jpg

日化行业为消费者带来美丽与清洁,但鲜为人知的是,其供应链上游是一个个环境风险高的化工企业。

一份民间报告直指宝洁多家疑似供应商存在环境违规问题。这些问题涉及企业供应链绿色表现,不直接指向宝洁的产品质量,与日常安全使用没有直接关系。

“我们并不是完全针对宝洁,也会关注其他日化品牌,包括欧莱雅、联合利华如何开展供应链环境管理。我们希望这些大企业信息公开。”

日化巨头宝洁公司应该万万没想到,一则主打“抵抗雾霾”的广告引来了一份环保组织的调查报告。

“头屑无处藏,雾霾无所惧”,2017年新年伊始,宝洁旗下主打去屑的洗发水海飞丝将广告词与雾霾联系在了一起。

当公众还在质疑“洗发水能使头皮免遭雾霾侵袭”这一卖点时,2017年5月16日,环保组织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发布了《宝洁供应链污染调研:“治霾”还是“致霾”》报告(以下简称报告),直指宝洁多家疑似供应商存在环境违规问题。这些问题涉及企业供应链绿色表现,不直接指向宝洁的产品质量,与日常安全使用没有直接关系。

位于广州CBD的宝洁大中华区总部,不同肤色的雇员在高层办公楼里穿梭。与人才体系的“多国部队”相似,宝洁中国的市场主要在太平洋西岸,供应链体系则遍及整个世界。

日化行业为消费者带来美丽与清洁,但鲜为人知的是,其供应链上游是一个个环境风险高的化工企业。不只是宝洁,报告的背后,还显露出日化行业对于上游末端供应商环境管理追溯的无力。报告希望促使宝洁等日化企业公开说明其供应链上的环境违规问题,并引导消费者关注产品背后的环境隐患。

追踪“疑似供应商”

从2017年3月开始,经过两个月的资料搜集,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将矛头对准了3家宝洁“疑似供应商”:江苏澄星磷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湖北兴发化工集团以及山东天力药业有限公司。其中,江苏澄星和湖北兴发集团是上市公司。

--江苏澄星旗下子公司宣威磷电,曾因“黄磷生产昼夜直排未经处理的含刺激性气味的气体”,多次被举报,举报材料在2016年7月22日被进驻云南的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交办宣威市环保部门调查核实。

--湖北兴发集团下属的多家化工企业从2015年起连续出现污染物排放超标、未按规定储存危险废弃物等环境违规问题。最近一次记录是2016年11月24日、11月29日,宜昌楚磷化工公司的废水总磷浓度分别超标10倍和6倍,于2017年1月受到宜昌市环保局的处罚。

--山东天力药业则因“12MW机组项目未经环保部门审批,擅自开工建设,现已建成投产”,在2016年7月1日被山东寿光县环保局责令该单位立即停止生产。

报告的主负责人、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绿色供应链项目经理丁杉杉介绍,报告中的两家公司在企业官网上称其是宝洁的合作伙伴,山东天力则出现在宝洁2015年1月评选出的“年度商业伙伴”的名单中。“我们在得到宝洁的书面核实信息之前,将这3家列为宝洁的疑似供应商。”

这些公司的下属或关联企业在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的“蔚蓝地图”数据库存在环境违规记录--这个数据库中目前涵盖34万家企业的45万条环境监管记录,其数据来源主要基于各地环保部门的公开信息。

南方周末与江苏澄星等3家企业及宝洁进行多方确认后,证实这三家企业在集团层面确实是宝洁供应商。宝洁回应南方周末,兴发集团与江苏澄星为磷化工企业,向宝洁供应磷酸盐,山东天力药业为宝洁供应山梨醇。这两种产品都是宝洁旗下牙膏品牌的原料:磷酸盐既是牙膏中的填料,也起助洗作用;山梨醇是牙膏甜味的来源之一,并能使牙膏更柔顺。

在这份报告被投递到宝洁的邮箱之前,宝洁对上述的违规情况并不知情。宝洁化工采购副总监安友祥表示,只有环境违规影响到生产宝洁所需货物时,供应商才会告知宝洁。

宝洁公关人员郭玉可还表示:“三家企业都表示自己已经整改了。并已经通过当地环保局的验收。”

兴发集团董秘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南方周末,目前所有违规情况都已经得到整改。

江苏澄星集团工作人员回应南方周末称,中央环保督察结束后,该公司为改善黄磷生产排放“投入了很多资金”,整改结果也已经通过曲靖市环保局的验收。

难以追溯的供应链

丁杉杉承认,制作报告时并未主动

与3家企业联系以确认宝洁供应商身份。事实上,3家企业与宝洁的关系并非都那么直接。

宝洁已要求3家供应商对报告反映出的情况做出说明。“说明里显示,只有兴发集团的楚磷公司是我们的直接供应商。山东天力未批先建的机组位于山东寿光晨鸣工业区,而向我们供应山梨醇的是山东天力在山东寿光的另一家公司。”郭玉可说。

江苏澄星集团工作人员也回应南方周末称,曾出现过废气排放超标的全资子公司宣威磷电并非宝洁所称的“直接供应商”。“宣威磷电生产的是黄磷,而我们供应宝洁的是江阴生产的磷酸钠盐”。

实际上,像宝洁这样的日化企业,其供应链很难追溯。

靠近日化企业供应链末端的宣威磷电地处云南宣威市,是一家黄磷生产企业。西南地区也是我国黄磷产业的主要分布地带。

宣威磷电采购磷矿石后,把这些还看不出用途的粗糙原料加工成黄磷,一种无色的蜡样结晶体。黄磷经过精细处理可生成磷酸盐。这是一类无色或者白色的晶体,也是洗涤产品中磷成分的来源。但在生产过程中,工厂需要把黄磷转化为蒸汽,可能会产生尾气泄漏和污染物超标排放。

宣威磷电办公室人员介绍,宣威磷电生产的黄磷将供应给母公司江苏澄星制成各种磷酸和磷酸盐。但江苏澄星集团工作人员表示澄星生产磷酸盐所需要的黄磷并不全都来自宣威磷电,“还有一些来自外购”。那宝洁等品牌产品中的磷酸盐成分,是否部分来自宣威磷电所产黄磷?面对追问,该名工作人员迟疑了一会儿,回答:“这个不一定。”

宝洁也表示,确定“原料的原料”的产地有很大难度。安友祥在宝洁负责化工原料采购,他认为黄磷是像石油、钢铁一样的大宗商品,企业可能自产,也可能外购。

供应商的“环保评分卡”

世界500强的宝洁不缺绿色表现,宝洁的《供应商行为守则》就要求“供应商应该遵守环境法律法规,并需要承担起宝洁的承诺,负责任地使用资源、减轻生产过程对自然的影响等。”

宝洁对于中国的供应商的环境管理也有自己的考察和激励制度。

据宝洁集团事务部总监梁云介绍,在与供应商签订合同前,宝洁会邀请第三方评估公司对供应商进行整体评估,包括环境表现,环评、排污许可手续是否齐全等。

签订合同后,还有考核。兴发集团工作人员记得,宝洁每年都会派一些生产与采购部门的外国专家来考察生产线,除了派出销售部门的人员与之对接外,还有安全环保专员陪同。

对环境表现好的供应商,宝洁会酌情增加订单量,作为奖励,有时还发一些奖状。“表现好”的依据,除了宝洁的评估结果,还有一份“供应商环境可持续性评分卡”。这张卡的一部分由企业自行填写,一部分则需要宝洁专家的审核,评分高的供应商会得到奖励。

“宝洁希望供应商通过评分卡进行自评,了解需要改进之处。”郭玉可表示。

然而宝洁的这些环境管理只涉及直接供应商。

日化行业供应链纵深短但原料复杂,南方周末发现,单是“海飞丝去屑洗发露怡神冰凉型”一款产品,就含有18种化学成分。这些供应商有许多来自化工行业,越向上游原料追溯,污染风险越高。

追溯如此多“原料的原料”并不容易。“每款洗发露,按照焗油、去屑等功能就可以分为很多种,每种洗发露的配方又有十数种甚至数十种化工原料,所以厂商几乎不可能穷尽每一种原料的供应链。”一位国家食药监总局化妆品标准委员会咨询成员向南方周末介绍,“我们只能选择最核心的原料,比如氨基酸进行追溯。”

宝洁也的确如此操作。“一般我们会针对重要的原料进行追溯。比如洗发水的表面活性成分棕榈油,我们会花很多力气去追溯东南亚的棕榈园,看有没有破坏热带雨林。”这是宝洁全球所做的工作,宝洁中国也在配合。安友祥表示,对于关键原材料,会严格把控来源,但继续追溯到大宗产品层次,就会相当有难度。

“我们期望我们的供应商自己追溯上游原料。”宝洁中国化工集团经理余霞坦言。

不只是宝洁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记得,他们和宝洁在2014年就有互动。

2014年10月,公众环境研究中心曾因两家疑似供应商存在环境违规的问题给宝洁发送了邮件,宝洁回复称,一家的问题出现在和他们签合同之前,另一家的问题已经解决。此后,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进一步致信,希望宝洁追踪违规产生的原因,公布他们整改的措施。

“而不是说一句没有问题就解决了。”马军解释再次致信的原因,“然后就没有得到回复了。”

海飞丝的广告重启了环保组织和宝洁的互动。报告发布已经将近一个月,公众环境研究中心终于等到宝洁的回复。

郭玉可解释,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一开始将报告发送给了宝洁全球总部,宝洁中国因而没有第一时间收到这份报告。辗转一段时间后,宝洁已经看过报告,并于2017年6月14日,将一份公开声明发给了公众环境研究中心。除了上述有关“疑似供应商”的回应,宝洁重申了该公司的环保长期承诺。

“我们并不是完全针对宝洁,也会关注其他日化品牌,包括欧莱雅、联合利华如何开展供应链环境管理。我们希望这些大企业信息公开,包括是否清楚供应商的环境违规问题,如何推动供应商进行整改等。”丁杉杉向南方周末表示。

从公开资料来看,除了与宝洁有供应关系外,兴发集团、江苏澄星、山东天力分别还是陶氏、高露洁、联合利华等国际知名企业的供应商。江苏澄星还在其年报中透露,“公司生产的牙膏级磷酸氢钙作为中高档牙膏用摩擦剂,是高露洁的全球指定供应商。”

丁杉杉说,“我们看到太多品牌声称自己是低碳环保的,但很多企业其实是在自己的总部大楼换上LED灯、做了节水措施。他们没有关注生产过程给当地环境和周边居民生活带来的影响。作为大型企业,有义务正确地去引导消费者关注这一点。”

绿色供应链研究者、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副院长杨波希望,大型企业能够用渠道权力,影响供应商选择环境合规程度更好的原料提供者。“中小企业的订单小,对大的供应商起不到威慑作用。大型企业的大额订单足以迫使供应商转变自己的行为方式,因此他们是绿色供应链里的核心推动力。”

对于更上游的供应商追溯,马军常常会以美国苹果公司为例。苹果曾在2009年因江苏“毒工厂”事件备受抨击。而根据苹果的《2017供应商责任进展报告》,苹果于2016年已经成功督促合作伙伴整改了196个项目,这些项目大多存在环境违规问题。

马军见证和参与了苹果的转变,“苹果运用了我们的数据库,掌握了他们很大一部分供应商甚至更上游供应商的名单和实时环境数据。最近的一个成功例子是,苹果已经可以利用数据,推动他们的供应商去管好他们危险废物处理的上游供应商。”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