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前车之鉴

小蓝单车“复活”债务犹存 成都律所征集受害人提集团诉讼

2018-01-30 来源:中新网四川

分享至:

小蓝单车“托管”给滴滴出行后,“复活”被提上日程,但进展不顺:在广深,小蓝贸然重投被主管部门约谈,要求先解决押金、债务等遗留问题;在成都,物流公司直接将小蓝单车扣押抵债,重投前景不明。1月29日,记者了解到,成都一律所特邀四川大学法学专家研讨小蓝诸多问题后,决定面向社会公开征集小蓝单车受害者信息,准备进行集团诉讼。

  小蓝单车2016年11月正式落地运营,一个月后进入成都市场,曾在本地赢得不错的口碑。2017年7月14日,小蓝单车曾高调发布其进入成都后的运营数据:在进入成都200天里,共有312万人加入小蓝单车,总计开启了10850万次骑行之旅,总里程达19183万公里,约等于绕赤道4785圈。

  然而好景不长,其后便陆续传出小蓝单车资金链出现危机,并最终在10月被媒体曝光项目倒闭,供应商讨债无门,用户缴纳的99元或199元押金难以退还。

  2018年1月9日,小蓝单车与滴滴出行同时发布公告,称双方达成业务托管合作,用户可继续通过滴滴app免押金使用小蓝单车。对于用户关心的押金问题,公告称“根据托管安排,小蓝单车的品牌、押金和欠款等各项事务仍归属于小蓝公司。滴滴将提供‘小蓝单车app用户押金、特权卡及充值余额可转换为等值滴滴单车券和出行券’的备选方案……”如不同意备选方案,只能继续与小蓝公司沟通协商解决。

  1月17日,滴滴出行宣布在北京、深圳两地“复活”小蓝,但遭遇主管部门斥责。深圳市交委发布声明称,“欢迎滴滴出行协助解决小蓝单车押金等社会问题,但是在小蓝单车押金、运维不到位等问题相应处理结果明确前,不得以小蓝单车的名义在深圳运营和投放”。而广州市交委也随之发布了类似的意见。

  1月25日,小蓝在成都宣布“复活”。但就在重新投放当日,媒体就曝出成都有物流公司因为小蓝欠账不付,扣押了数千辆小蓝单车抵债。

  用户押金、供应商欠债等遗留问题,仍旧悬而未决。

  针对此事,1月29日四川蜀辉律师事务所特邀四川大学两位法学专家召开研讨会,讨论类似小蓝事件中曝出的社会问题及法律救济途径。

  在研讨会上,四川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吕志辉指出,按目前滴滴对小蓝的“托管”方案,相当于抽走了小蓝的核心资产,而把债务、押金等留给小蓝,这并不符合民法通则中权利与义务对等的原则,小蓝目前处在非正常经营状态,对用户不公,而“押金可置换为滴滴券”的方案并未解决用户退押诉求,对用户而言此为小蓝单方行为,应属无效,滴滴在小蓝没解决这些遗留问题前不应让其“复活”,主管部门应当加强单车投放权的监管。四川大学法学院专家付琴表示,托管本身不违法,但双方签订协议的具体内容我们不得而知,是否应对公众有个交代值得商榷,供应商及用户的权益需要保障,应当是有选择的,而不是捆绑或强制的。

  主办此次研讨会的四川蜀辉律师事务所主任熊百祥律师介绍,之所以关注此问题,是因为身边就有朋友是小蓝用户,遭遇了维权困境,如今此事已成为社会议题,涉及很大一个群体的正当权益被损害。熊百祥分析,滴滴“托管”小蓝的合作中存在两大瑕疵:第一是滴滴只托管业务不管债务和用户押金退还,相当于只享受了权利未履行相应义务,对供应商和消费者权益带来了损害,有恶意串通的嫌疑;第二是小蓝用户现在只能选择将押金置换成滴滴打车券等,要不然就只能再找小蓝解决,按小蓝的现状,很多用户不得不选择置换,有捆绑消费、强制消费的嫌疑。

  “如果是恶意串通,损害债权人权益,根据《合同法》相关规定,债权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对债务人行为予以撤销;对于押金退还问题,单个用户押金维权的成本确实太高,要么联合向消协投诉,由消协提起公益诉讼,要么集体维权,推举诉讼代表进行集团诉讼。”熊百祥表示,四川蜀辉律师事务所一直关注社会热点,积极分担社会责任,对于小蓝车用户押金和供应商债权,拟通过适当的方式公开征集维权诉求,准备对小蓝单车提起集团诉讼。(完)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