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频道 mba.zj.com

温州民营企业家的环保梦:抱团治水找回童年家园

来源: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发布日期:2016-08-17
打印 字号: T|T

  “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用之不觉,失之难存。”当今世界,环境保护已成为全球性的重要课题,迫切需要每一个人树立生态文明理念,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

  2015年9月25日,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峰会通过了由193个会员国共同达成的《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这一纲领性文件包括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其中起码有4项与生态保护、绿色发展相关。这一文件,已从今年1月1日起生效。

  多年来,浙江坚持绿色发展,在全社会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在浙江,每年6月30日为“生态日”,是全国首个设立生态日的省份。各地通过制度安排、文化倡导和活动引导等方式,鼓励和引导生态文明理念渗透至社会各个角落,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和行为方式,“绿色浙江”“生态浙江”“美丽浙江”的生态文明建设理念一脉相承,并形成了政府、企业、公众共同参与、互相监督、良性互动的环保共建共享机制。

  今日浙江,绿色已成为人们的价值取向。在温州瑞安市塘下镇,一群企业家办起民间环保协会,带动全民参与环保的热情,正是这种共同价值观的佐证。

  塘下镇环境保护协会会长何建东。

 

  这几年,企业家何建东只做了一件事:带领瑞安市塘下镇百姓加入环保行动。

  如果把企业与生态这两个词放在一起,人们可能会产生一些负面联想。在塘下镇,这种担忧曾经真实存在过。瑞安以“中国汽摩配之都”闻名,而塘下镇占据全市汽摩配产业的半壁江山。快速发展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让人们尝到了富裕的甜头,却不得不承受环境污染的代价。

  2013年,塘下境内的151条河流中,黑臭河、垃圾河多达50条。为唤醒人们记忆深处的生态环保意识,让家园重回绿水青山,3年前,何建东等当地企业家创办中国首个镇级环保协会,带领数百家当地企业、数万名塘下人,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治水行动。到2015年,塘下镇完成19条垃圾河和31条黑臭河整治“摘帽”,一度被污染的河水恢复清澈。

  抱团治水

  找回童年家园

  小镇塘下濒临东海,山川秀美,温瑞塘河穿城而过,河网密布。

  温瑞塘河长33.85公里,东晋时由人工开凿而成,北起鹿城区,南至瑞安市。至今,它仍为沿河百万居民和企业提供水源,是温瑞平原农田灌溉水源及排涝河道,亦是内河航运重要水道。

  温瑞塘河支流纵横交错,古桥不可胜数。早些时候,瑞安人去温州需至温瑞塘河码头乘船,一路清流作伴。“童年时,我常常下河游泳、抓鱼。那水清澈见底。”43岁的何建东说,塘下人对母亲河的感情很深。

  随着工业化浪潮在这个滨海小镇快速涌动,塘下镇成为“中国汽摩配之都”的重要基地,镇上企业占瑞安汽摩配企业总数的85%以上。何建东也在这一浪潮中创办了企业,成为浙江精湛化油器有限公司董事长,对塘下的污染状况,他像对企业一样了如指掌。

  “在汽摩配产业链中,酸洗和表面氧化行业必不可少,也是污染最严重的配套产业。”何建东说,污水治理前,塘下镇共有表面氧化企业60家、酸洗企业78家,两类企业每年排放废酸废液约达2000吨,“只有少数企业安装污水处理设备,大多数企业将废酸废液直排入河。”

  记忆中的温瑞塘河,就这样变成了人人避而远之的“黑臭河”。当时,塘下境内被污染的河流多达三分之一。镇政府对环境治理极为重视,也尝试诸多努力,但仅靠环保等部门收效甚微,急切盼望借助庞大的民间志愿者力量,在社会层面建立有效的环保机制。

  何建东意识到,这些发黑发臭的河水,与塘下5000多家企业脱不了干系。如何找回记忆中的家园,让塘下人早日摆脱“黑臭河”的苦恼?“治水,要先从源头开始。”何建东说,既然企业是污染源头,就应该由企业家带头走环保之路。他提出一个大胆的设想:当地企业家创建民间治水协会,如同抱团开拓市场一样,大家抱团治水。

  共建共享

  架起沟通桥梁

  2013年6月3日,塘下镇环保协会成立,何建东担任会长。

  在塘下,企业家带头治水有着天然的优势。在企业从粗放式发展向生态友好型转变过程中,由于对产业有着充分了解,他们能更专业地参与治水。短短3年间,塘下镇环保协会吸收了50多家企业会员,带动5000多人参与进来。

  协会刚成立,何建东便带领团队,历时两个月走遍全镇,查找50条河流的污染源头。“河水发黄,一般都是企业污水直排所致;断头河因为淤泥堆积,容易变黑发臭;而垃圾河,是沿岸居民缺乏环保意识造成的。”何建东如今已成了治水行家,只需看一眼河水颜色与水面漂浮物,就能判断污染源在哪里。

  何建东发现,在塘下的污染源中,企业污水直排占多数,除了酸洗和表面氧化行业,还有不少家庭小作坊经营废塑料洗涤加工。“这些企业或家庭小作坊,偷偷将污水排入河中,一夜之间到处都是‘黄河’。”何建东说。

  为遏制这种局面,当地开展“五水共治”,要求排污不达标的企业停业整顿。但要做到达标排放,谈何容易?当时,仅全镇的60家表面氧化企业,购置污水处理系统的费用就需1000多万元,企业主们陷入两难境地:既无法单独承担巨额的设备购置费用,又不想放弃辛苦打拼的事业。他们来到镇环保协会,找何建东寻求解决方案。

  环保协会经实地考察,提出筹措资金、共建污水处理系统的建议。何建东说,抱团治水的一大好处,就是能集中力量解决难题,在环境保护和企业发展中找到双赢之道。经协会牵头,60家表面氧化企业众筹400多万元,共建污水处理系统;78家酸洗企业的污水,则统一运往污水处理厂处置。

  谁也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民间环保协会,在企业与政府之间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令人欣喜的是,当地大批企业从此积极地加入环保协会、参与环保事业。

  2014年,镇环保协会成立酸洗分会和表面氧化行业环保分会,主动监管企业偷排现象,并筹建检测实验室,共同解决污水处理技术难题。

  文明之花

  仍需时时浇灌

  积极配合“五水共治”工作,引导企业出资出力,对河道开展清淤治污,这是镇环保协会的日常工作。

  “治污光靠政府部门远远不够,需要唤醒民众的环保意识。”何建东说,在创立环保协会前,他就是一名环保实践者,时常提醒亲友不要乱扔垃圾、不要浪费水资源。

  在塘下,在何建东等企业家的带动下,这样的环保人士已不在少数。80多岁的退休教师张国华,每天拎着环保袋宣传环保知识。环保协会创立后,他积极加入成为会员,在学校、社区、村庄开展环保知识讲座。

  “这个协会,现在成了环保人士的家。”何建东说,塘下的“环保大家庭”越来越强大了。塘下的37所中小学中,有2万多名师生加入协会,成立了环保志愿者分队,带动家长参与环保行动。协会还吸纳了音乐协会、摄影协会、登山协会等25个民间协会,会员多达5000余人。这些民间协会利用自身优势,带领身边人加入环保实践。

  音乐协会创作了治水歌曲《思念水》,不仅掀起网络点击、转发热潮,还在“送戏下乡”文化晚会中频频参演;摄影协会每年都组织以水为主题的摄影活动,在镜头中,塘河等河道的风光日益秀丽;登山协会时常组织登山捡垃圾活动,带领人们体验环境治理的乐趣。

  塘下人的生态环保理念,就这样日益强烈起来。

  “以前有些人不太配合治水工作,这里刚听完环境污染危害的宣讲,那边又继续扔垃圾。”塘下镇塘下办事处治水负责人张闯说,“现在你看,垃圾入河情况越来越少见,村民们还主动清理垃圾,做好垃圾分类。”

  前几天,张闯去温瑞塘河支流南山河巡查时,发现一个令人惊喜的现象:有人下河游泳。他说:“这在前几年不敢想象。现在这河水,能跟以前最清时有的一比,还能看到很多鱼呢。”

  塘下人,又可以去母亲河里游泳了。

责任编辑:桂信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