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浙商动态

两个浙商的20年“服饰战争”:退伍军人逆袭

2017-08-31 来源:斑马消费

分享至:

前后相隔一年,两个浙江老乡从服装行业开启人生新的跑道。

一个是裁缝出身的丽水人周成建,另一个是温州商人邱光和。温州——这个中国商业氛围最浓厚的城市,是他们服饰帝国的共同起点。

美特斯邦威和森马,这两个中国休闲服饰的知名品牌,交替上升,先后登陆资本市场。

在20年的服饰业长跑中,周成建、邱光和先后将企业带上了百亿规模。2011年,他们相约登上了各自的巅峰,随即走进了行业拐点。

森马服饰(002563.SZ)在短暂的调整之后,通过童装再次找到了企业的上升通道。美邦服饰(002269.SZ)直到今天仍在挣扎。

如今的邱光和,意气风发,向外界描绘森马的千亿服饰帝国;周成建“退居二线”后,仍在反思,以期让美邦服饰重回巅峰。

裁缝PK生意人

1951年出生的邱光和与1965年出生的周成建相差14岁。邱生于温州瓯海,周来自丽水青田。贫穷,一直伴随着他们的少年时期。

他们的穷又不太一样:周成建家乡因为地处山区,穷得具有普遍性;邱光和所在的温州,弥漫着商业气息,只是他们家是当地最穷的一个。

为了改变生活,周成建学裁缝,做一个手艺人。在创立美邦服饰之前,无论是开裁缝铺还是在服装厂打工,他都算不上成功。

邱光和种过地,从过军,当过小干部,环境的耳濡目染,让他最终选择从商。开过电器行,办过代工厂,曾在温州有数十家连锁店,遭遇天灾之后,他还远赴郑州涉足过房地产。

与周成建不同,邱光和早早就体验过了有钱和成功。

老板成长环境的不同、年龄的差距,或许在企业的发展中都会有所体现。相比周成建的年轻气盛,邱光和稳健而低调,是个典型的温州商人。

相比邱光和,周成建更渴望成功,从美邦和他个人后来的种种表现来看,周的“赌性”更强。因为相对年轻,他也更容易接受新的事物。这也让美邦曾一度长期领先于森马。

不太相同的两个人,在1995年前后,都看中了未来中国品牌服饰的发展趋势。彼时,佐丹奴等港派休闲服饰席卷内地,形成了一股潮流。

作为一个会做中山装、列宁装的老派裁缝,周成建都看在了眼里。他会研究,那些款式、设计、剪裁都很简单的休闲服饰为何能得到年轻人的青睐?

于是,他偷师港派休闲服饰企业,创立了美邦服饰。

邱光和比周成建起步晚一年,对于服装他是一个十足的门外汉,可他坚信这个行业的发展前景。

森马早期的发展模式,更多的是COPY美邦(有媒体说邱光和做过美邦的代理商)。

作为两家同城的服饰企业,没有美邦也许不会有后来的森马,没有森马在身后的追赶,或许也不会有美邦的急速发展。

在企业发展的前半段,先行一步的美邦处于绝对的领跑地位。周成建,也是中国休闲服饰业当之无愧的老大。

职业装PK童装

美邦和森马犀利的市场打法,加之明星代言的轰炸,让先期进入内地的港资休闲品牌风头尽失。

在未来的发展策略上,两家企业也逐渐分道扬镳。

2002年,邱光和看到了中国品牌童装的发展空白,创立了童装品牌Balabala。

森马的这一变化,周成建注意到了,并派出人马远赴欧洲考察童装流行趋势。

据媒体报道,是因为老成的邱光和主动向周成建“示弱”,美邦才放弃了在童装领域与森马的正面竞争。也许,这只是一句笑谈。

战略上,周成建选择了与品牌关联度更高的品类,看中职场达人这一人群,在2008年推出了旗下高端品牌——ME&CITY。

在当时来看,美邦服饰的思路并无大的问题。美邦已经发展十多年,积累了大量粉丝。粉丝们都已成年进入职场,之前的休闲服饰显然不太适合他们,ME&CITY能将这批铁粉顺势拿下。

2008年,美邦服饰营收做到了44.7亿,扣非净利5.8亿,已领先森马不止一个身位。当年,公司在深交所成功上市,成为A股休闲服饰第一股。

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美邦服饰在全国范围内跑马圈地,急速扩张。

此时,另一股力量的进入,扰乱了周成建的视线。ZARA、H&M等国际快时尚品牌,占据各大城市的核心商圈,以超大店的模式,很快俘获了中国消费者的心。

作为中国休闲服饰领域的老大,周成建眼中已不再是近在身边的森马。在资本市场融来的钱,投入到了这场战争之中,美邦的大店也在全国各地快速铺开。

这,也为美邦后来的困局埋下了伏笔。

门店的扩张,让企业的的规模迅速做大。2011年,美邦服饰达到自身巅峰,当年营收99.5亿,扣非净利11.1亿。

当年,森马服饰也成功上市,2011年录得营收77.6亿,扣非净利12.1亿。

急速扩张的深水之下,实际已是危机四伏。

服装行业普遍畸高的库存,随时可能成为压垮企业的那根稻草。只是,作为领头羊,美邦和森马感受更深一些。

被周成建寄予厚望的ME&CITY并未给美邦服饰带来惊喜。2009年,该品牌销售收入3.5亿,“未达到预期”。

而森马旗下的Balabala已然成为企业的另一支生力军,在2010年,为公司带来营收14.7亿。

2011年的巅峰过后,美邦和森马都已被高库存压迫,处理不好,会决定企业的生死。

经历了此前门店、品牌、品类的快速扩张,美邦服饰想要转身已是太难,就此,公司走上了下行通道。

森马也经历了2012年的阵痛期,当年扣非净利几近腰斩。不过,在处理完企业的库存问题之后,邱光和再次带领森马一路稳健向上。

在转型的道路上,周成建更倾向于拥抱互联网,公司先后投入巨资打造邦购、有范APP,均未能挽救美邦服饰于危局。

2015年,美邦服饰巨亏,扣非净利-4.45亿。不仅如此,周成建更卷入一些是非传言之中。

海归二代PK创二代

2016年11月,没有明显征兆,周成建突然卸任美邦服饰董事长、总裁等职务,由女儿胡佳佳接任。

原本,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二代接班也无可厚非,只是,胡佳佳的接任,显得唐突了些。

尽管这个才30岁的女孩,已经在美邦服饰经过了多岗位的历练,也有海外求学的背景,但同时接任董事长和总裁两大职务,对她来说,担子还是重了些。

更何况,美邦服饰已是危如累卵。临危受命的胡佳佳,首要任务是帮助美邦服饰扭亏保壳。

20170827085614_8281.png

这一点,周成建显然已帮女儿谋划好了。子公司的出售,让美邦得以在2016年扭亏,录得净利3600万,不过,扣非净利-5.18亿。

显然,胡佳佳并非当世华佗,并无让人起死回生之神力。

2017年一季报显示,美邦服饰营收和净利双双下滑,即将出炉的半年报估计也不会太好看。

接手美邦以来,胡佳佳几乎未在公开场合露面。最近的一次美邦服饰品牌升级发布会,也是周成建作为品牌创始人,在台上描述美邦今后的发展战略。

在接班人的问题上,邱光和比周成建更为从容。他曾笑称自己还年轻,要干到90岁才退休。

目前,邱光和是森马服饰董事长,总经理一职则由女婿周平凡担任。

如果真要选接班人,邱光和的儿子邱坚强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1974年出生的邱坚强也有从军经历,从森马服饰创立起,他就一直跟随父亲左右,为创业的“五大元老”之一。

20170827085649_2343.png

早年,邱坚强长期在华南负责公司的产品设计、供应商管理等,是森马当之无愧的功臣。

此前,邱光和也将儿子放在公司总经理的位置上历练过多年,目前担任森马服饰的副董事长。

当2016年的美邦服饰正在为保命而战时,森马服饰当年的营收破百亿,扣非净利13.3亿,创造了企业的历史最好成绩。

童装业务从2009年的9.5亿,猛增至2016年的50亿,几乎支撑起了森马服饰的半壁江山。此时的邱光和,有底气向外界描绘千亿森马服饰帝国。

在管理上逐渐淡出美邦服饰的周成建,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公司的发展方略仍会深深打着他的烙印。

他裁缝出身、更年轻、更时尚,相比邱光和,他也曾更懂得年轻人的爱好和心思。只是,一度他的心思并不全在用户身上。

在微博上,周成建时常反思——“将昨天经历过的冲动、迷茫、错位的心路历程转化为正能量,以此警醒自己。”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