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浙商动态

潮起再创业 萧山走向世界的“时代新解”

2019-10-08 来源:杭州日报

分享至:

  很多萧山人的印象中 ,一个共同的地标,就是北山通览。这座竣工于2000年4月的“钢铁巨人”,是萧山进入新的历史旅程后一个重要建设项目。它曾是当年亚洲最大的全焊接拱形钢结构桥梁。传奇地标之上“萧山走向世界”六个大字,更寄托着萧山人对这座城市发展的期待。在他们心中,“萧山走向世界”的意义,不亚于“埃菲尔铁塔”对巴黎的意义。当然,也正是这座“钢铁巨人”,见证了萧山的每一次蜕变,工业冲千亿、G20杭州峰会在萧山主场召开、国家级临空经济示范区获批等等。当时间的车轮行进到2019年时,“萧山走向世界”又开始有了全新的“时代新解”。

  浙大的“萧山时代”

  9月11日,一架“潮起萧山”号彩绘飞机从萧山国际机场首航,它将飞向全国各大主要城市,于国庆节前飞抵北京,献礼新中国成立70周年。如果说19年前萧山国际机场的首航,意味着萧山开始走向世界,它的世纪梦由此放飞。那么,“潮起萧山”号的首航,则是萧山新时代新梦想的新起飞,它要架起萧山与世界的沟通桥梁,欢迎更多有识之士来萧山创业创新,从萧山到世界,更从世界到萧山。

  也是这一年,一个“新时代的信号”显现出来。包括浙大(杭州)科创中心、万向创新聚能城、浙医二院等省级资源纷纷进入萧山。要知道,萧山发展一个很现实的困境在于,当年机场落户萧山后,鲜有省级资源进入萧山。但浙大(杭州)科创中心开始为这一困境撬开了一道令人印象深刻的口子。

  这也是浙大在杭州的“首次过江”。犹如当年萧山主动争取机场落户一样,浙大这个面向世界的科创中心,也充满非常多关乎萧山未来的想象空间。在浙大校长眼中,这是一个“创新特区”,要把世界顶尖学者、科技领军人才、高水平创新团队凝聚在一起,打造享誉世界的顶尖科技创新中心和杰出人才基地。在萧山眼中,这是它有史以来引进的最大科创平台,并将其比喻为钱江南岸的“之江实验室”。今年9月,浙大(杭州)国际科创中心项目941亩土地利用规划调整获省政府批准,这意味着浙大科创中心进入年底开工的倒计时。同时,浙大科创中心在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市北区块的过渡期启动区块也已落地,表明浙大与萧山的合作进度比想象中要更快。

  浙大“过江”,确实带给萧山更多的实际意义。而同样的信号在10年前的滨江也出现过,2009年9月9日,阿里巴巴在其发源地湖畔花园举行正式的搬迁仪式——“阿里过江”。从杭州城西IT企业集聚的高教区迁居位于滨江时代大道旁的B2B全球总部,阿里巴巴用了非常特别的方式——接力跑,6000余名员工过江来到滨江园区。由此,阿里的滨江时代正式开启。所以,在更多人的思维里,当年机场的落户,开启了萧山的新时代。现在,浙大“过江”,是同时开启了萧山的新时代和浙大的“萧山时代”。

  这也是杭州与浙大新一轮市校战略合作的重中之重。当省市让这一科创平台落户在这里,其意深满满。正如当时签约仪式上,省市领导都用“种下一颗创新的种子”来形容之,足见对其的满满憧憬。

  9月5日,这股钱江南岸的“创新风”又刮到了珠江畔——萧山区(深圳)创新合作恳谈会隆重举行,知名院士专家以及来自萧山、深圳两地政府部门、企业的负责人齐聚一堂,共商创新共谋发展,携手合作同塑未来。杭州市委常委、萧山区委书记佟桂莉为“深圳之行”带去了萧山的“三件宝贝”,其中之一就是浙大科创中心(另两件分别是同在萧山科技城的万向创新聚能城和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信息技术高等研究院首席科学家高文)。

  在这场以“共享亚运、同塑未来”为主题的恳谈会上,佟桂莉讲到她的“三个期待”。

  ——期待在创新平台上的建设加强合作。欢迎各类创新平台的开发者、建设者、运营者,与我们共同打造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开放式的创新平台,共同建设“产学研用金、才政介美云”十要素联动的生态系统。

  ——期待在创新产业的发展上加强合作。我们将加速实施新制造业计划,希望高端、前沿的优秀制造业企业,主动参与并引领萧山制造业智能化改造提升三年行动计划和“十百千万”工程;我们将加速培育新经济新动能,欢迎以高端装备制造、新一代信息技术、金融服务、生物科技、文旅会展等为主导的新兴产业布局萧山;我们将加速推进“智慧萧山”建设,加强与城市服务、运营、管理等领域龙头企业的合作力度,拓展深化智慧城市在交通、公安、环保、城管、平安等领域的应用。

  ——期待在创新要素的集聚上加强合作。希望有更多世界科技最前沿、具有全球影响力的顶尖科学家和创新团队、知名企业、金融团队来萧设立研发机构、研发总部、投资总部,在创新要素集聚的各个领域进一步加强合作。

  萧山是一座历史悠久、勤于奋斗、地灵人杰的城市,更是一座具有无限潜力的未来之城。曾经的萧山,作为工业大区,它的很多发展经验成为“浙江经验”很重要的一部分。现在,遭遇“成长烦恼”的萧山,它如何图新、如何求变,如何高质量发展,无疑是一道分量很重的“新时代之问”。毕竟,浙江经济版图中,萧山一直是战略级的存在,而浙江的新时代发展经验,萧山同样不能缺席。事实上,当省市把诸多重量级资源放在萧山时,也足见对新萧山的满满期盼和期待。

  “萧山走向世界”的初心

  就在“深圳之行”后的一周,在萧山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大会上,佟桂莉说,萧山将对照习近平总书记对萧山提出的“要着力提升工业化,加快推进城市化,努力建设新萧山,当好全省‘排头兵’”的殷切希望,主动扛起新时代赋予萧山的政治担当和历史使命,以“排头兵”的姿态深入开展主题教育。

  这场一直持续到今年11月底的不忘初心主题教育活动,其核心就是一场深化新时代的解放思想大讨论。对萧山这样一艘产业巨轮来说,不停歇地解放思想,是它稳健前行不竭的动力。就在今年4月2日,萧山召开创强大会,重拾解放思想,开启新一轮改革和创新,为未来做战略准备。这不仅是一场思想解放动员会,更是经济重新崛起的一个参谋会,更是未来发展的一个誓师大会,由此也将带给萧山经济社会赶超跨越发展的一个启迪效应、联动效应和持续效应。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将为萧山带来更为深刻的解放思想大讨论。佟桂莉在大会上提出“六个如何”的萧山之问,将围绕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如何全力建设杭州城市新中心、如何高水平建设美丽萧山、如何不断提升城市品牌和文化影响力、如何积极构建现代化社会治理体系和一体化优质公共服务体系,如何充分激发干部干事创业的精气神,下足“变”之功,变“事事找惯例”为“大胆创新”,变“路径依赖”为“模式创新”,变“不可能”为“可能”,以思想大解放、理念大解放、能力大提升来促进发展大提速。

  萧山的“六个如何”大讨论,是期望通过一场思想的大解放让自己重新站上区域发展与竞争的“战略前沿”。纵观萧山发展史,决定萧山在新的经济时代发展很重要的、很关键的一个词,就是改革和创新。而思想的大解放就是要让这两个原动力不能被丢弃,以“头雁”标准高质量推进“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

  当然,萧山也将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着力提升工业化、加快推进城市化。可以说,工业化和城市化“双轮驱动”,是萧山发展的“初心”,更是 萧山走向世界的“两块基石”。今年年初,萧山也提出“创新强区、环境立区”两大战略,实施一二八组合拳。特别是工业,作为萧山的金名片,它是经济基础,是船头。当下,萧山发展确实碰到一个无法回避的发展现实,就是发展空间的“格局之变”。面对发展空间的调整,萧山奋勇直前再出发,以4286产业载体建设为基础,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和进度重抓创新空间的建设。这是萧山对未来做出的战略准备,更是“顶层设计”。

  面对未来,萧山多了一些理性和激情,全区上下凝聚共识,保持一个定力,坚持走下去,让更多世界的人才看到萧山的希望与未来。

  正如佟桂莉在“深圳之行”中所阐述的“四个坚决”——坚决落实能够推动新兴产业发展的各类政策和措施,坚决施行有利于降低企业发展成本的各种方法和手段,坚决支持能为企业、人才提供便利的各种做法和机制,坚决打开大门,敞开胸怀,开启全面合作新征程,与广大企业家、专家及有识之士共创美好明天,萧山将在新一轮发展中抢抓机遇,以更加饱满的斗志、更加坚定的信念、更加创新的思路实现赶超跨越发展,在杭州全面提升城市综合能级和核心竞争力、全力打造长三角南翼强劲增长极中彰显萧山担当,展现萧山作为。

  时代之行 向南之路

  “萧山走向世界”,它不是孤立的,而是站在大杭州的格局之上。

  这里就有一个“非典型性”的案例。它曾是萧山发展的末端,现在却开始成为萧山的前端。这一片被称为“杭州南花园”的土地,是杭州的“南大门”,也是萧山典型的经济薄弱区。这里,萧山有过诸多试验,十年前提出浦阳江生态经济区,到前些年提出“杭州南花园”以及从以湘湖为起点的旅游南进战略,直到最近两年高规格部署时代智慧走廊、风情科创走廊等等,萧山南部的振兴,一直是萧山发展的“重大话题”,不仅寄托着老百姓多年的期盼,更是区域战略格局的重新调整和布局。

  不过,当杭州“南启”登场时,一条杭州的“向南之路”开始伸入这片“南花园”。以往突出强调“旅游选项”,未来将更突出“两山经济”。

  当然,杭州的“南向之路”,它的催化剂就是道路。以楼塔为例,楼塔的楼里,曾经装的是纱艺产业。自其退出历史舞台后,换来的是画室。目前,已有2500多名年轻学生在楼塔多个画室求学,而整个楼塔镇常住人口仅2万,这一群新来的年轻人,对整个楼塔的冲击力可想有多大。今年下半年,由楼塔镇与中国美术学院联合打造的美创空间也将正式运营,这将成为美院学生创业的平台,任由他们天马行空地去想象。这样的改变始于两条路,一条是杭州“二绕”,又称杭州都市经济圈环线。它在萧山区境内只设置楼塔一个出入口。还有一条是时代大道,它从滨江一路高架到戴村,并与杭州“中环”相连,再通过03省道新线延伸到楼塔。这两项重大交通基础设施的建设,等于把楼塔与杭州主城区的时空距离,压缩到了半小时之内,更让楼塔站上了杭绍一体化先行区的发展前沿。

  不过,楼塔主政者清醒地认为,“楼塔时间”并未真正到来,但面对重大机遇,楼塔必须做一番战略准备。通过不断寻找思想解放的短板,楼塔依托生态环境优势,它与中国美术学院、浙江艺术职业学院等开启强强合作,利用美学对楼塔进行文化艺术挖掘,并将一只“燕子”作为整个楼塔古镇的灵魂,让“燕子”成为楼塔乡愁。楼塔也由此开启自己的“文艺复兴之路”,用不同的艺术语言,回答千年古镇的“新时代新解”。

  同样做“战略准备”的,还有楼塔近邻河上镇,最近,河上完成了“幸福公寓”一期,颇具“未来感”,智能门锁、人脸识别、智能电表水表、智能烟感、无人便利店,智能设施在幸福公寓里一应俱全。改造之前,这里是河上一家老厂房的职工宿舍,在河上镇与阿里云合作后,这里开启了“幸福之门”,首批70套公寓将提供给河上新材料产业园的企业员工。同时在建的,还有幸福食堂,当员工从幸福公寓出来,可以直接刷脸用餐。

  这让河上镇也有了“突发奇想”——“乡村能建未来社区吗?”今年年初,国家提出“数字乡村”战略发展纲要,其实打造未来社区“乡村版”,从某种角度来看,就是一场关于“数字乡村”的供给侧改革。在这场改革中,数字赋能、人口倍增和乡村振兴,可以形成一个循环,三者的内在逻辑也是相通的。供给侧的改革围绕的,也始终是人。有着“未来感”的幸福公寓、集镇改造中改建古镇影院、开通连接杭州主城区的公交线路,牵手浙大建国际幼儿园等等,都是基于同一个逻辑,即引导年轻人的回归。在河上,“数字”正在全面赋能,它在“数字乡村”上的新试验犹如“星星之火”,重新点燃河上的创强激情。

  可以说,杭州的“南启”,让楼塔和河上的区位优势发生了显著“质变”。正如浙江省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总经济师王占伟评价说,站在乡村振兴、南部崛起、深度融杭的关键节点上,河上正践行着一条以数字乡村引领乡村全面振兴的特色发展之路。

  这就是发生在杭州“南大门”的逆袭故事。它们有着太多的相似点,比如从萧山的末端,变成了萧山的前端。这一论点背后站着的,是整个大杭州的国际战略,关乎杭州都市经济圈的未来。而它们的故事也强烈地表达一个观点,融杭之后,萧山就是杭州。

  萧山的“亚运时间”

  如果说河上楼塔这样的“南花园”乡镇正在为未来做战略准备,那么整个萧山现在都在为迎接2022年亚运会图变求新。

  为此,萧山在年初就制定“一二八”组合拳,乘势而上。其中“一”是一个亚运总牵引,“二”是创新强区和环境立区两大战略,“八”是推进拥江发展、创新发展、美丽萧山、民生福祉、文化兴盛、改革攻坚、平安萧山、强基固本等八大行动,而最终目的就是让国际城区的蓝图真正成为触手可及的生动实践,实现亚运对萧山的全新蝶变。

  而“一二八”组合拳的一个核心破题,就是要让萧山变年轻。佟桂莉曾表达过一组“逻辑关系”,即人口老龄化与产业、人才之间的关系。产业年轻、人才涌入,城市也“年轻”。因此,在萧山的创新强区展露新颜,萧山紧抓平台建设和三化融合两个关键举措,以大平台建设推进新型产业加快集聚,以数字经济推动新旧动能尽快转换。其中“四大平台”又是主力军,且已有“质”的突破。比如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萧山科技城)、湘湖国家旅游度假区和杭州空港经济区都在生物经济方面实现了“质变”,特别是杭州湾生物科技谷的横空出世,将在机场之畔崛起一个在省内外都将有重要影响力的生命健康产业集群,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双创青年”。

  当然,对未来萧山来说,流量是最大的命题,而这也已经有了“破壁”。如果说19年前的萧山国际机场首航,开启了萧山的世纪之梦。19年后的今天,总投资270亿元、总面积145万平方米的机场三期扩建工程正式启动,则为萧山开启了更大的“时代梦、世界梦”。到2030年,机场将建成4条跑道,旅客吞吐量将达到9000万人次。到2040年,将建成3组远距离跑道,开辟第二航站区,构建通达五大洲的航线网络格局。

  无疑,这意味着更为庞大的机场流量,意味着更多世界人才将进入萧山、进入杭州。同时,萧山也在加快缩短区域内各平台甚至乡镇与机场的“时间距离”。目前,围绕萧山机场的一场大交通硬仗已经打响。除了地铁1号线三期、地铁7号线、机场快线将接入机场,以及杭黄、杭绍台、沪乍杭高铁规划进入机场外,机场周边的四纵四横路网体系也正在“结网”。杭州中环、智慧高速,机场东路、艮山东路,保税大道南伸等重点工程也正提上议事日程。这就是背后蕴藏巨大能量的杭州空港“13344”交通体系。不久的将来,“13344”交通体系将会在空港区域正式形成;基于机场的“空铁联运”大型立体综合交通枢纽,也将在亚运会前变成现实,届时“浙江之门”的路网将四通八达。

  “以机场为核心的交通网一旦落地,萧山必将迎来爆发点。”业内人士表示,以交通发展推动区域能级的提升在杭州已有众多鲜活案例,随着城市能级和产业能级的不断提升,航空大都市将成为未来的一种生活方式。至少对整个钱江南岸来说,它们都将得益于机场带来的蝴蝶效应,一个“机场的城市新区”。

责任编辑:冯佳圆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

  • 山东11选5
  • 北京快三
  • 极速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