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浙商BOSS智库

徐王婴:民营、国企、外资 浙江,“三驾马车” 能否跑起来?

2014-07-08

分享至:

  一段时间来,“浙江经济怎么了?”“浙江这个对手,江苏是否已经瞧不上了?”等质疑声、争论声颇为喧嚣。

  本想保持沉默,却有媒体引用了笔者在两年前发表过的一个观点——在那次题为《“人欢政和”看浙江》的演讲中,笔者的确列举了浙江与江苏经济的一些差距;并指出:浙江的“小狗经济”还只是“小狗”;但江苏省脱胎于乡镇集体经济的“市场化”却培育出了规模经济。

  仅仅从规模或者数字上比较,计较孰长孰短并无多大意义。在不同的发展时期(上升或下行期);拥有不同发展模式的地区必然会有“此起彼伏”的时候。正比如东、西部地区,在经济高速发展时期和“三期叠加”的下行期,其增速正好体现了“此消彼长”的特点。所以说,不要执着于当下的数字,更要关注未来,看究竟哪一种模式未来更有生命力?看浙江经济究竟有没有新的引擎,新的“马车”?

  也正是为了寻找新的“马车”,笔者才在两年前再提“吴越争雄”。经过比较,赫然发现:当时的浙江经济仅有“一马当先”的民营经济的先发优势;而江苏却拥有“外资、国企、民营”这“三驾马车”。

  显然,“一马当先”与“三驾齐驱”的动力是有差异的。既然症结在此,何不开展“养马”运动?更何况,从本质上说,浙江完全具备打造“三驾马车”的潜力。

  且不说众所周知的民营经济,先来看看浙江的“国企之马”。

  有这么一组数字:浙江国有企业的数量占全国国有企业的1.81%,为全国倒数第一。但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的净利润,利润总额,所有者权益、年末国有资产总量、销售收入三项指标,净资产,资产总额在全国的排次却位列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和第六!

  所以说,在民营经济大本营的浙江,国企与民企互相激励,互补发展,完全可以成为市场经济中的“一代双娇”。而当下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改革大潮势必带来浙江国企的跨越发展。

  最新消息显示:上海市国资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已接近完成;浙江省的国资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也即将出炉。笔者深信:无论是上海还是浙江,国资混合所有制改革方案中,都将有引人瞩目的突破:那就是引进战略投资及管理层与职工持股的尺度。一旦有了这种突破,势必推动浙江国企的市场化进程;并推动浙商凭借混合所有制改革实现自身的转型升级。

  无论如何,当下已有迹象显示:物产、国贸、能源、铁投、交投等浙江省属国有集团旗下的公司已频频出击,在浙商中寻找优良的合作企业与项目;而一些“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浙江本土投资机构,已经未雨绸缪瞄准混合所有制的蛋糕。

  再看“外资之马”。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篇报道在笔者读来甚为亲切。这篇题为《年均争千亿浙江引外资调结构》的文章显示:今年前5个月,浙江省出口6284.5亿元,增长5.6%;与此相伴随的,浙江吸引外资进入的力度也正在加大。在近期举办的浙洽会上,浙江省共签约外资项目22个,总投资额约1140亿元。而这些重大项目多涉及民生领域,如新能源汽车、物流、医药、旅游、医疗、零售等行业。

  显然,这些外资项目的进入,能有效推动浙江产业结构和经济转型升级。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浙江省利用外资“5年5千亿”行动计划(2013-2017)》的通知指出:2013-2017年,全省实际利用外资将实现“年均争千亿,5年5千亿(人民币)”,年均增长8%左右的目标。

  果如是,则“外资之马”也将奋蹄疾驰,为浙江经济添砖加瓦。

  最后,再来看浙江经济“民营之马”这匹“老马”。

  毫无疑问,在中国经济“旧常态”失效,“新常态”未及适应的时候,浙商这匹“老马”是最痛苦的——随着楼市危机与担保链危机的爆发,时有“跑路”、“跳楼”、“破产”的传闻。

  但这些并不是浙江民营经济的全部。当温州模式遭受煎熬的时候,以杭商和甬商为代表的浙商正在加大转型升级的脚步。杭州不仅仅是阿里巴巴的大本营,更有一批80后、90后浙商正在悄然崛起;他们也许并不擅长传统制造业,但他们热衷于物联网、云计算,热衷于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

  而在痛苦中转型的传统浙商,正在谱写“凤凰涅槃”之歌。在日前召开的2014浙商(夏季)论坛中,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的盛文军先生评说:宋卫平转让绿城股份看似失败;其实是成功的转型——因为他已经提前筹划未来广阔的农村市场。

  于是联想起生命的轮回:谁说,此生的死不是来世的生?

  笔者在此大胆妄言:率先感受转轨之痛的浙商,一定是最先实现自我跨越的企业家族群;而浙江经济,在经历了自我调整之后,有了“三驾马车”的并驾齐驱,必终将迎来新的曙光!

责任编辑:江爱冬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