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频道 mba.zj.com

辜胜阻:当前企业创新面临四大问题

来源:浙商频道—浙江都市网  发布日期:2014-09-10
打印 字号: T|T
当前企业创新面临的问题主要有4点:动力不足,不想创新,缺乏激励机制;风险太大,不敢创新;能力有限,不会创新;融资太难、太贵,不能创新。调整产业结构的根本出路是创新。

  我们知道,代表经济的产业链体现了中国的昨天、决定了中国的今天;代表金融的资金链表现了中国的今天,也决定了中国的明天;那么体现科技的创新链,则决定了中国的明天和后天。产业链、创新连、资金链的“三链联动”是股权投资升级的关键。

  在6月9日的两院院士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要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围绕创新链完善资金链。李克强总理讲,中国的经济要靠创新向中高端跃升,这是中国发展的根本出路。

  资金链、创新链、产业链的现状

  我们来看看资金链、创新链、产业链三链的现状。

  首先,我们看下资金链。创新链的支持不能完全依靠银行间接的融资,主要还得靠直接的股权投资,这涉及到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这样一个链条它实际跟我们高技术企业的生命周期是联在一起的,是从种子期的天使投资及孵化器、早期投资的VC、成熟期及后期投资的PE,然后到投资银行、收购基金,最终由完善的并购及证券市场接手。

  其次,我们看看创新链。前面的领导也讲到了,我们现在在创新问题上,最重要的是要解决科技和经济的问题。当前,我国科技与经济脱节,成为“两张皮”。在科技投入增长迅速的同时,突破性、原创性成果却不多;应用型科技产出很多,但整体转化率低;发明专利快速增长,但产业化很少;科研奖项很多,但科技成果闲置和科技资源浪费严重。科研重投入,轻绩效;重论文,轻应用;重成果,轻转化。一些成果鉴定会往往也是成果“追悼会”,鉴定会完了,成果就锁进了柜子。

  第三,我们来看看产业链。我们现在的竞争武器是“五低”:低成本、低技术、低价格、低利润、低端市场;代价则是“四高”:高能耗、高物耗、高排放、高污染;发展的结果是GDP很大,但大而不强;增长速度很快,但快而不优。我们是“强大的制造、低端的设计、虚弱的品牌、巨大的排放、微薄的利润”,廉价劳动力已经形成了一种“比较优势陷阱”。

  一部苹果手机的产业链和利润链,中国只占回报的2%。经过对大量的企业调研我们发现,当前企业只有三条路,一个是向上走,创新转型,一个是向外走,海外扩展,如果不能向上和向外,就只能向下走,也就是被淘汰。

  当前企业创新面临的问题有4点:1、动力不足,不想创新,缺乏激励机制;2、风险太大,不敢创新;3、能力有限,不会创新;4、融资太难、太贵,不能创新。调整产业结构的根本出路是创新。

  VC/PE发生六大变化

  那么当前,VC/PE发生了什么新的变化?我总结VC/PE发生了6个方面的变化。

  一是融资更难,募资整体低迷,局部活跃。2014年一季度,共33支新基金成立,基金数量同比下降61.6%;完成募资44.62亿美元,募集金额同比下降53.08%。

  二是投资表现为前端化和早期化。这是我们希望看到的。Pre-IPO阶段转向PE阶段,出现PE转向VC(PE VC化),VC转向天使(VC天使化),天使投资极其活跃。

  三是发展模式更多样化,各种投资模式创新不断。

  四是管理去投机化,VC/PE从投机化走向复杂化、走向专业化,由制度红利套现转向价值投资,考验投资机构的能力。

  五是退出渠道多元化,受IPO暂停影响,PE/VC开始探索新的退出渠道,IPO与并购退出发展趋势呈现出“冰火两重天”态势。数据显示VC/PE支持IPO的融资额和上市公司数量在2010年达到峰值以后,持续快速下滑;而VC/PE支持并购的金额和案例数则从2007年来持续上升。

  六是去库存化,大量项目无法退出,VC/PE去库存时代开启。当前IPO重启将使主要退出渠道恢复畅通,刺激募投管退。2013年的VC/PE是两条路:向左边转向早期,向右转是并购。IPO暂停以后并购成了退出的主要的方式,互联网并购又成为并购市场上的突出亮点。但社会也反映,IPO不赚钱,企业、投行、PE同叫苦:企业抱怨融资贵,投行抱怨利润小,PE抱怨收益低。

  实现“三链联动”要从五个方面发力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如何让“三链联动”?在创新过程中,制度创新重于技术创新;人才激励重于技术开发;营造环境重于集聚要素;作为创新“软件”的创业创新文化重于设备厂房“硬件”;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国家意志”一定要化为“企业行为”,才能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实现“三链联动”要从以下五个方面来发力:一是环境,要营造“实业能致富,创新致大富”的环境,做强实体经济;二是主体,要发挥企业家的作用,要重振企业家精神,让企业家成为创新主体;三是文化,要培育“宽容失败、鼓励冒险、兼容并包、宽松创业”的创新创业文化,让创业创新的活力竞相迸发。深圳是创业创新的沃土得益于深圳的移民文化,移民文化有利于创业创新文化的发育,开放的移民文化为创业者提供了创业创新的良好文化氛围,去年的风投机构一年就有几千家;四是平台,要推动合作创新和发展平台经济,构建创新联盟,走出创新“自闭症”;五是动力,我们要技术的创新与金融的创新“双轮驱动”,经济升级版要促进科技与金融的深度融合。

  五措并举,发挥VC/PE在创新驱动战略中的作用

  中国股权投资市场投资总额占GDP比例不超过0.5%,与发达国家相比,未来发展空间很大。据不完全估计,中国现有的万余家VC、PE机构,其管理的存量基金规模为2万亿元。2011年VC新增投资额对工业与服务业增加值的拉动系数为1:7,远高于同期银行贷款对经济1:1.02的拉动系数。为此,充分发挥VC/PE在创新驱动战略实施中的作用大有可为。当前,发挥VC/PE在创新驱动战略实施中的作用需要采取以下举措:

  一要围绕产业链和创新链完善投资链,使更多VC/PE关注早期,支持创新孵化,实现产业升级。VC/PE的发展空间还很大,我们要完善创新链、完善投资链。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Joseph Eugene Stiglitz)曾指出,影响当今世界的有两件大事,一个是美国的高科技,一个是中国的城镇化。美国高技术产业的发展离不开金融创新的支持。美国的三大引擎,一个是高技术,靠硅谷,是芯片,一个是文化创意产业,是大片,靠好莱坞,但是硅谷和好莱坞离开了华尔街的支持,就不可能有芯片和大片。

  二要转变急功近利,追求短期利益,都想赚“快钱”倾向,改变VC/PE投机化。创新是一种典型的长期行为而不是短期的投机行为,股权投资要有更多“种树人”,改变大家都想赚“快钱”的心态。种草可立竿见影,短期见效。而种树是长期行为,十年树木。

  三要大力发展天使投资,支持创新,推进新一轮创业潮的形成,以创业带动创新。我们看到去年以来,新一轮的创业草根的形成,与此相适应的是天使投资大量的发展,再一个是并购的兴起。所以,让天使投资推动新一轮的创业潮的形成。创新和创业往往是一对孪生兄弟,像很多人到深圳,想实现自己的致富梦想,在创业的过程中间来带动创新。

  四要让VC/PE推动企业海内外并购,帮助企业向外走,整合全球的资源。并购已经形成一个新的浪潮,海外并购的占比已经接近40%。PE不仅在国内并购而且在全球并购中间可以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PE介入让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更加顺畅和安全,PE不仅能解决融资的问题,也要提高服务的问题。所以要全球并购、中国整合,金融在前、产业在前,整合在前、并购在后。所以现在并购市场繁荣的原因有很多,如大公司具有并购需求。阿里巴巴[微博]也是通过并购来实现产业的不断升值,这个是阿里巴巴的并购。并购热也刺激了职业的创业人。

  五要构建多层次资本市场,大力发展场外交易、让VC/PE退出的通道多元化,政府降低税负。前几年,中国PE的退出中90%靠IPO退出,而这个比例在西方的比例较低。政府要努力改变“千军万马挤这个IPO”的局面,拓宽退出通道;同时要尽力为股权投资减轻税负,使其轻装上阵。我觉得政府要做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让VC/PE退出的通道更好。我们已经看到了今年的新三版,证监委提出未来挂牌企业数量可达上万家,那么这种场内交易场外交易的互动有利于我们为VC/PE提供多元化的退出渠道。

  总之,经济升级版需要科技与金融的深度融合,需要产业链、创新链与资金链的“三链联动”。“三链联动”的关键在体制、机制创新,实现技术创新与金融创新的“双轮驱动”。(作者系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民建中央副主席,浙江省浙商研究会名誉会长)

责任编辑:江爱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