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频道 mba.zj.com

胡宏伟:中国“二次改革”的大船将驶往何方?

来源:浙商频道—浙江都市网  发布日期:2014-09-10
打印 字号: T|T

  NO.1温州承载的改革价值观正被怀疑与嘲讽所吞没

  【胡宏伟点题】

  “‘光荣温州号’帆船将在明年环球航行280天,和世界各地的温州商人联系、互动,它将成为1名向世界各地传播温州精神、感召温商回归的使者。”著名区域经济学家、温州市经济学会会长马津龙7月21日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透露,由温州老板自发成立的“光荣温州号”帆船环球航行筹备组已成立,预计2015年底前启航。

  在辉煌30年后,温州经济目前发展状况堪忧,经济增速低于浙江省平均水平,低位徘徊。国家统计局发布的6月份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显示,温州房价同比继续下跌,下跌的态势已持续近3年。受房价影响,多家温州行业龙头企业近年还频频发生因涉足楼市而资金链断裂或老板“跑路”事件。

  在温州经济陷入困局的当下,温州商人开始用自己的方式给温州“打气鼓劲”。“光荣温州号”帆船船长、温商郑志良21日向澎湃新闻表示,环球航线将路经韩国、日本、美国、欧洲诸国等,沿路全球各地温州商会将接应,“小小帆船在海中乘风破浪,将向世界宣扬温州人在危险面前无所畏惧的精神”。

  【胡宏伟开讲】

  “光荣温州号”筹备启程,是280个日夜的环球航行,更是一则有关民营经济成败的寓言。事实上,温州一直是中国30余年市场化改革汪洋中颠簸的一条船。不妨让我们以时间为轴,以颜色的变换回味温州人曾经沉浮不定的苦辣酸甜:

  ——1978年至1984年,黑色。关键词:看资本主义到温州去。

  ——1985年首提“温州模式”至1989年,灰色。关键词:香香臭臭、真真假假。

  ——1992年至2002年,红色。关键词:温州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启蒙老师。

  ——2003年至2010年,灰色。关键词:炒房、炒煤、炒棉、炒大蒜、炒苹果等等等。

  ——2011年至今,灰黑色。关键词:炒钱,老板“跑路”。

  其实,温州人从来不是“天使”亦非“魔鬼”。他们“红”与“黑”的转换只与中国制度变革的大环境正相关:改革兴则温州起;改革衰则温州落。今天的温州依然在晦暗中挣扎。真正令人沮丧的不是经济数据的不堪,而是其承载的改革价值观正日渐被愈来愈浓烈的怀疑与嘲讽所吞没。

  “光荣温州号”即将启程,不屈的温州人仍在冀望奋力唤回昨日的荣光。问题是,始于2013的中国“二次改革”这条大船将驶往何方?很多时候,要强的温州人并不总能把握自己的命运。

  NO.2“吴英之问”本质上是中国民营经济的天问

  【胡宏伟点题】

  自7月11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对因集资诈骗罪被判死缓的吴英减刑为无期后,“淘宝网司法拍卖频道”定于7月23日公开拍卖6处吴英涉案房产,这是吴英案判决以来首次资产公开处置。

  不过,截止23日上午10时开拍时,虽围观人数超万人,但6处房产拍卖报名人数为0,意味着此次拍卖以流拍告终。

  该6处房产仅仅是吴英资产的一小部分。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23日从浙江金华东阳市政府获悉,目前吴英尚欠债务约5.6亿元,而她尚未处置资产包括:100余处房产、70余件珠宝和10多辆汽车等。截至澎湃新闻发稿时,东阳官方仍未对外公布吴英案资产的总值。

  吴英案极富标本意义,身处民间金融急速膨胀、监管落后的时代,而法律却没有告诉人们哪些民间借贷行为是合法的、安全的,明晰的界限在哪里?这是吴英案成为法治事件的时代背景与制度背景。

  【胡宏伟开讲】

  吴英本是浙江东阳一个有点钱的小女子,但关于她的钱和她的命运却让我们纠结了整整9年。吴英案击中我们痛处的关键点有二:

  一、民营企业究竟有没有筹集资本的金融自由?市场经济语境下,任何企业的扩大再生产都有赖于直接抑或间接的社会性融资,吴英也不例外。然而,被张维迎先生斥之为继“投机倒把”后又一恶法的所谓“非法集资”,生生将这一自由划分为“罪”与“非罪”,吴英们逾越一步,即是深渊。

  二、民营企业的私有产权究竟能不能得到起码的尊重?吴英的庞大资产令人诡异地成为“糊涂账”,去向蹊跷且大雾弥漫:前期资产是否被“贱卖”?查封的珠宝真伪为何不让吴英认定?东阳公安局是不是处置涉案资产的适当主体?追问,迄今没有答案,也许永远不会有。“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沦为形迹可疑的传言,吴英首批涉案房产高调网络拍卖竟因无人报名而流拍,流拍的其实恰是法律的尊严。

  吴英之问,本质上是中国民营经济的天问。好在,吴英至少比被“秘密处决”的湖南曾成杰幸运,钱没了,命还在。

  NO.3做官难的时代必是一个好时代

  【胡宏伟点题】

  今年夏天,官员集体下河游泳将成为正全力治水的浙江一道意味深长的风景。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7月24日从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召开的媒体通气会上获悉,浙江各地市“可游泳河段”申报已基本汇总。截至7月23日,该省11个地市分别申报了各地可游泳的河流名称和河段范围:杭州1条,宁波3条,温州4条,湖州3条,绍兴3条,金华3条,衢州最多为6条,舟山1条,台州3条,丽水尚在协商上报过程中。

  此次上报的仅为河流中的某些河段,如奉化江上游(剡江)的溪口紫汀花园段,甬江的游山段,浦阳江的浦江县同乐段。唯有宁波境内的姚江以全线适合游泳申报。值得注意的是,素有水乡之称的嘉兴市,此次暂无可申报河段。

  6月26日,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召开动员部署申报“可游泳河段”活动的电视电话会议。该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茅临生表示,群众对水质标准的认知,不是用数据来了解的,而是通过可饮用、可游泳来判断,更应以领导干部以身试水来检验。首批申报活动截止日期为7月14日。各市如没有可游泳的河段,可暂缓推荐。

  【胡宏伟开讲】

  2014,流行“做官难”:被捉了,抑郁了,跳楼了。眼下,浙江的官员又要准备“跳河”了。

  古时候,是官府悬赏捉拿刁民;现如今,是自以为是的温州佬掏出白花花的20万银子强邀官员下河游泳,以身试水。有点尴尬,有点扭捏,不习惯也得习惯起来。

  事儿还没完:

  一、每条河流都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体,没有全流域的治理,“可游泳的河段”意义何在?难不成只是官员秀肌肉的泳池?

  二、一个人让自己摆脱贫困需要10年;一群人把自己的家乡糟蹋得青山绿水不在折腾了30年;将龙须沟变成“可游泳的河段”只化了1年。这事儿靠得住吗?

  小民们的心理肯定没有阴暗到仅仅只是为了为难官员。但无论如何,做官难的时代,对中国而言,必是一个好时代。

责任编辑:江爱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