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浙商书载

《沸腾十五年——中国互联网1995-2009》连载五

2010-01-26 来源:浙江都市网浙商频道

分享至:

  1999狂欢开始了

  1999年5月19日,星期三。一个看不上去不会发生任何新闻的平常日子,中国股市已经持续委靡了700多天。而在11天前,美国导弹“误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引发了一场惊人的外交事件,中美关系再度跌到冰点。19日这天,沪深股市悄然上涨51点和129点,收于1 109点和2 662点。领涨的是带有网络概念的股票,如海虹股份、综艺股份、东方明珠、广电股份、深桑达等。这根平地而起的阳线升势突然,继而凌厉,一拉就是一个多月。

  “5•19”行情最红的两只股票海虹股份和综艺股份的背后都各藏有一家当时巨红的互联网公司,前者是联众,后者是8848。如果再加上这一年的7月,名不见经传的中华网在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市并大获成功,更点燃了创业者和资本对互联网的燥热情绪。

  资本市场的示范效应是巨大的:李彦宏、陈一舟、周云帆、杨宁、黄沁、张永青、唐海松、邵亦波、沈南鹏这些在美国发展得不错的海归都纷纷在1999年卷入中国的互联网江湖。他们毕业自哈佛、麻省理工、斯坦福……他们中的很多都拥有百万年薪,但因为互联网,他们杀将回来。

  马云、陈天桥、朱骏、李国庆、季琦这些“土鳖”,也在1999年开始了自己的互联网梦想追逐,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曾在传统领域中获取过商业上的成功,这让中国互联网的商业实践开始变得更加丰盈。梁宇也从加拿大兴致勃勃地回到国内,他与在广州的Fishman会合,一起创办了天夏,在2000年7月推出图文MUD《天下》,他们不曾想到的是,他们撬动了中国互联网最赚钱的一块蛋糕—网络游戏。不过,中国内地出现的第一套网络游戏并非《天下》,而是《人在江湖》,该游戏由王华逵领军制作,金智塔公司在2000年2月正式推出。闻到互联网泡沫味道的VC也蜂拥而至,其中最活跃的有两家,一家是孙正义领导的软银,他们采取的是精品战略,UT斯达康是他们的杰作;另一家是熊晓鸽和周全掌管的IDG VC,他们采取的是群狼战术,到处喂养鲨鱼苗,广种薄收。

  海归、商人、极客、VC推手,这四类人一起齐刷刷地汇聚在1999年,1999年就这样成为中国互联网最黄金、最灿烂、最辉煌、最值得念想的大年份。

  福州人王峻涛雪夜进京

  1999年元旦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时任福州连邦总经理的王峻涛来到北京,开始筹划操作一个电子商务网站,他被任命为北京连邦的副总经理、信息总监兼电子商务事业部的总经理。

  1994年年底,王峻涛投资成立了福州连邦,由个人持有全部股份。因为福州连邦在连邦各地的连锁店系统里业绩突出,1995年9月,北京连邦在福州召开了连邦各地经理会议,全国几十个连邦连锁店的经理聚集福州,这个会议实际上是对福州连邦的现场学习观摩会。直到现在,北京连邦的加盟手册中还有很厚的一本小册子,题目就是“福州经验”。与北京连邦5年的合作让王峻涛在福州赚了不少钱,福州连邦也从最初的20平方米的店面变成了营业面积达3 000多平方米的大公司。

  王峻涛网上ID叫“老榕”,前文已经有所介绍,他不仅是个网虫,也醉心做电子商务方面的尝试。1997年夏天,迷上互联网的王峻涛用了4个月的时间写出了国内第一个电子商务网页,建立网上软件销售试验站点“软件港”,当年便以最高票被评为福建省十大网站之一。而这个网页也就是目前8848网站的前身。他的试验网站以销售软件为主,到1998年,每个月的销售额也有几万元。操作系统Windows 98发行时,王峻涛还通过网站预订售出几百套。

  王峻涛这次入京,是带着做一个电子商务网站的商业计划而来,在此之前,他曾就这个计划与金山总经理雷军交换过意见,认为只要投入100万~200万元就可以干。不过,从情感和成功的可能性来说,王峻涛都希望由连邦来做这个事情,不管天时、地利、人和都该连邦来做。

  连邦本身是做软件连锁销售的,IT产品流通渠道有压倒性的优势资源。当时连邦已经在接近300个城市里有了连锁专卖店,这些终端可以同时为8848电子商务网站提供当地的配送、收款服务。同时,连邦的品牌在消费者心中具有较高美誉度。利用好这个连锁组织,对网站的电子商务业务拓展帮助很大,这是天时。

  连邦有比较完善的供应链,尤其在软件、IT产品和电脑图书方面。当时它有巨大的仓储和比较完备的进销存信息系统,困扰其他B2C站点起步的库存、采购、物流问题,在这里根本不是问题。而且,当时的网民只有200万左右,其中大部分是电脑玩家或者业内人士,在8848网站上销售连邦经营的产品,自然容易被接受,这是地利。

  经过多年的合作,各地连邦已经像一个全国大家庭,彼此间已经可以像兄弟一样谈事情,这也是非常吸引王峻涛的地方,这是人和。

  王峻涛与连邦的故事缘于1994年12月底北京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天寒地冻。福州人王峻涛虽然感觉身上很冷,但心里很激动。刚刚在北京中软大厦12层,其时任北京连邦软件公司总裁吴铁的办公室里,他们一起敲定了开设福州连邦的计划。

  新成立的福州连邦成为北京连邦软件的授权加盟店,这是王峻涛与其时任北京连邦软件董事长苏启强,以及吴铁合作的开端。有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王峻涛事后回忆说。

  王峻涛是因为看到北京连邦在《福州日报》上的广告而动了心。整整一个版的“连邦宣言”,宣称只卖正版软件,采用全国连锁的方式。“只卖正版,这在1994年、1995年的时候简直是一种半疯半傻的行为。”王峻涛说,“不过全国连锁的方式倒是我认为最最先进的模式,简直就是现实中的互联网。”到了1999年,王峻涛开始希望做真正的互联网。

  王峻涛不断地游说苏启强和吴铁,说着说着,苏启强和吴铁开始动心了,于是,一个电话,王峻涛雪夜入京。就这样,王峻涛从福州赶来,带着他的福州试验网站而来。

  虽然有福州试验网站在前,但8848这个名字是到北京之后才定的。8848的名字由来很有趣,按照王峻涛的记忆,在8848最早在北大附中租的面积不到10平方米的办公室里,苏启强、吴铁、时任南京连邦总经理的李献忠、时任成都连邦总经理的张屹、时任连邦市场公关总监的毛一丁和王峻涛一起开会,一起做脑力激荡,讨论即将成立的电子商务事业部的名字。那天,窗外飘着鹅毛大雪,房间内并无暖气设备,只有一台电暖器供暖,还时常跳闸,因此,屋子里并不暖和。这些中关村内最活跃的大脑凑在一起,讨论的又是当时最火热的事情,所以房子里的人都没有感觉到冷。有人问,亚马逊①是什么?王峻涛说,美洲最长的河流,也是世界上最长的河流。这时有人提议我们也按这个思路去想吧,于是,有人提议长江如何?一查居然已经被人注册了。那长江多长呢?所有人都答不上来。于是,再有人提议,用数字吧,用大家都知道的数字,第一个被想到的数字是960,一查,还是已经被注册了。这时毛一丁提议说,不如用珠峰的高度吧,这个都记得住,8848。这一说,所有人都说好,一查,“.com”又被人注册了,再一想,“.net”呢,这个没有,于是,立即抢下。需要说明的是,请王峻涛从福州来北京做电子商务的另一个背景是,1998年年底综艺股份成为连邦的大股东,连邦的两位创始人苏启强和吴铁觉得要换一个玩法,不过,这也给之后的8848网站的命运带来了诸多变数。

  海虹控股:“5•19”行情第一牛股

  1999年的叙事总是从5月开始的,这一年的5月,实在是太不平常。时政上有美国导弹“误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经济上有中国股市的“5•19”行情。

  1999年5月19日,星期三。一个看不上去不会发生任何新闻的平常日子,中国股市已经持续委靡了700多天。而在11天前,美国导弹“误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引发了一场惊人的外交事件,中美关系再度跌至冰点。19日这天,沪深股市悄然上涨51点和129点,收于1 109点和2 662点。领涨的是带有网络概念的股票。这根平地而起的阳线升势突然,继而凌厉,一拉就是一个多月。

  在这一拨行情中,最出风头的是一只叫海虹控股的股票。“5•19”行情中,海虹控股是网络股的急先锋。5月19日后短短一个半月,海虹控股涨幅超过了100%。随后虽然有所回落,但到了2000年,该股重新发飙,即使在戴着ST帽子的情况下,也一口气从每股18元暴涨至每股83元!

  推动这只妖股的背后有两个人,一个叫谢文,另一个叫康健。谢文,1958年8月出生,“文革”时干过三年电工,“文革”后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1978年入学,属于老三届。大四那年谢文转至南开大学改读社会学,毕业后即赴美,学成后做投资咨询。按照谢文自己的说法,他从1988年开始发电子邮件,是全球最早接触互联网的3 000人之一。1996年,谢文回国。

  康健,1956年4月出生,民建党党员。北京市朝阳区人,曾就读于高干子弟云集的北京第二十七中。康健和谢文在大学时同级同校,1982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管理专业,先后在北京市政府农办、《中国村镇百业信息报》、康华国际软件开发公司等任职。其间,康健前往美国、加拿大学习,主要是学习基金操作。在国外学习这段时间,康健的妻子吴晓冰在美国先后担任华润集团驻美财务官和一家美国公司副总裁。吴晓冰和谢文则是大学同班同学。

  1996年年底的一天,吴晓冰打电话给谢文说一起聊聊天,此时的康健靠期货获取了第一桶金,并已是中海恒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①。康健想买一个上市公司的壳,谢文则大谈网络。谈了一夜,事儿就全定了:谢文帮康健完成对海虹的收购,中海恒帮谢文搞一个网络公司。接下来的事情发生在1996年12月,中海恒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以协议方式受让琼海虹5 000万股法人股,成为海虹第一大股东,占股24.83%。1997年年初,中公网信息技术与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中海恒也完成了对海虹的收购。新组建的中公网的股权结构为中海恒持股20%,海虹持股40%,信息产业部数据网络集成中心持股40%。康健出任中公网董事长、总经理,谢文任常务副总经理。

  谢文自此成为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最能折腾的人物之一。在离开中公网后,谢文依旧不断地奔波,独立创业做过宽带服务,在互联网实验室最红火的时候当过这家公司的当家人,也曾在中国最有声望的财经网站和讯公司做过CEO,折腾Web 2.0,他也曾被马云请去主政雅虎中国,但不到一个月就辞职了,赋闲在家两年后,他入主一个叫“一起网”的网站,做起当下最流行的SNS概念,最新的消息是他已经离开一起网了。

  谢文不断声称自己是中国互联网业界最早接触互联网的人之一,同时他应该也是中国互联网一线公司中活跃的CEO中年龄最大的一个,这两种身份混合在一起,就是他总是能给这个行业不断贡献一些声音。因为他的资历,大家都竖起耳朵听,同时他又不断给这个行业折腾出一些新东西,虽然总是为时偏早,但大家对未来总是保持关注,因此,也总是有人向他学习。

  不过,谢文做的事情中,最有价值的、最让人念念不忘的还是1999年5月,他代表中公网出资1 000万元人民币收购做网络游戏的联众公司80%的股权。这个事情的意义在于,它让互联网与资本的对接有了第一个最鲜活的故事,比起张树新的落寞、宫玉国的无奈,这个故事更具备向上的意义。

  联众三人行

  就这样,当时间的指针指到1997年年底的时候,鲍岳桥和简晶、王建华这一希望公司的“梦之队”决定离开公司,没有提任何条件。这三个人,先后写出了UCDOS和“中国龙”这样的中文DOS平台,但在Windows平台的冲击下,他们看不到未来,他们知道,只有做出面向互联网的产品来,才能为自己找到希望。

  他们出来创业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成立公司所需要的50万元注册资本,他们三个人虽然写出了拥有千万用户的产品,但并没有从希望公司得到多少报酬,以至于三个人开公司的时候,连注册公司需要的50万元都拿不出来。

  鲍岳桥和简晶、王建华三个人一起去找当时中国本土最大的杀毒软件公司江民科技的董事长王江民。在北京当代商城北面的一家小饭馆三个人一起请王江民吃饭。三个人都是技术出身,之前都是和程序打交道,除此之外一片空白。他们为什么会找王江民,很大程度上因为王江民在他们眼中相当成功,不仅软件写得好,财富上也有积累,他们更多是想向王江民请教怎么经营公司,当然,他们的另一个目的是想在饭桌上找个合适的时机向王江民借点钱开公司。

  一顿饭下来,三个人兴高采烈地讲起他们的新项目,但一说到借钱的事情,三个人就不断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倒是王江民主动地说,你们开公司是不是需要钱啊,这样吧,我借给你们50万元,做得好,你们就把钱还给我,做得不好,就不用还了。三个人心中的石头顿时落了地,无比敞亮,于是,不断地举起手中酒杯敬王江民。

  这笔50万元的借款三人等公司注册下来就还给了王江民,靠着三个人凑的20万元支撑了一年,到了1998年年底,鲍岳桥眼看着要过年了,想着还是要让哥几个(当时联众已经有了自己的第一个雇员)有点钱过年,于是,又找王江民借了10万元,4个人每人分了2.5万元,回家过年。王江民对联众的两次借款被一些媒体称为中关村较早的天使投资,但性质上这更接近于借款,更多的是第一代程序员中的惺惺相惜。

  他们三人从希望公司出来,王建华的孩子跟着呱呱落地,简晶的孩子也刚过一岁,孩子的成长需要钱,但鲍岳桥也不富裕,于是,三人无奈只得东挪西凑地各自掏了四五万元,就这样,联众公司的前身—飞鹰公司—在北京马连洼的联万庄宾馆成立了。

  说到联众公司名字的由来,还真有些曲折。自公司创办初始,三人就在琢磨如何取一个好听又好记的名字。当时排出来的候选名字有好几个。后来初步决定选用“飞鹰”,取英文“flying”的谐音。试用一段时间后,大家都不满意。后来王建华提出为什么不能截取“联想”和“大众”各一字为“联众”呢。另两人一听,虽有拼凑之嫌,但确为“飞鹰”所不及,单就字面意义“联系大众”即比前者更有亲和力,而且这个名字也有三个人(三人为众)联合创办的意思,同时也与他们想做的在线游戏的目标定位契合,于是三个人一致认为应该取这个名字。

  在去工商局注册的路上,三个人一点把握都没有,因为这个名字被注册的可能性很大,他们为此还准备了一些其他的名字,不过,他们到工商局一查,这个名字竟然没有被注册,他们立马乐了。三人百思不得其解,而且他们还发现,在他们注册时存在一家叫联众达的公司。比较合理的解释是,之前有家联众公司,在联众达想注册的时候还在,之后可能注销了,而他们三人应该是这家公司被注销后第一个申请这个名字的公司。真是注定他们要成功。

  联众公司英文名的来历也是一波三折。最初王建华提出用“globallink”,并且以此作为公司的域名。遗憾的是当时大家都不知道如何申请国际顶级域名,虽然CNNIC这样的域名注册和管理机构的物理位置距简晶家不足几十米。待到以后搞清楚申请步骤后,发现globallink已被国外公司注册。于是,只好申请了www.globallink.cn.net和www.gl.cn.net这样的非标准域名。后来用的标准域名www.ourgame.com是创办一年后与中公网合作才启用的。

  公司成立起来了,扣除房租、机器购置费用,资金顿时又捉襟见肘。他们不敢招募任何员工,工作室是宾馆的两个房间,所有工作只靠他们三人完成。为了提高工作效率,简晶将家搬到了马连洼附近,鲍岳桥和王建华两人则各弄一辆摩托车,每天跑来跑去。

  联众说是1998年3月成立的,其实那年年一过三个人就开始各自开干了。“那年春节我第一次没有回老家,留在北京,二月份过完年以后就已经开始工作了,那个时候就我们三个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都称不上是公司,相当于是一个开发小组。”回忆起当初创业时的情境,鲍岳桥脸上立刻流露出了光彩。联众的框架设计用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接下来,王建华负责服务器端编程,鲍岳桥负责“游戏大厅”的开发,简晶负责具体游戏的设计。到1998年5月的时候,已经有三款游戏成型,基本上可以玩了。

  三个月后的1998年6月,北京ISP站点东方网景宣布“联众网络游戏世界”正式开放测试。联众当时拥有5款游戏:围棋、中国象棋、跳棋、升级、拱猪。看到理想变成现实,三人自然很兴奋,但心里还是没底,定的目标也很低:到年底200人同时在线,注册人数5 000人。而联众的榜样则是台湾的一个网络游戏站点。联众起步的时候,它已经有近千人同时在线,“简直太厉害了”,鲍岳桥欷歔不已。

  联众刚推出的时候场面比较尴尬。看着开发出来的游戏没有一个人来捧场,三人的心情很是郁闷。不过也是,那时知道这个网站的人一个都没有,哪来人访问。三人各自利用关系到处拉人来看,提意见。就这样,知道联众公司的人有了,陆续有人上线访问。但来的人还是太少,有时为了不让来访问的网友无功而返,经常出现三个开发者共同陪一人玩的情形,或是一个人同时开三个ID,一个人同时扮演三个角色,这样只要一有网友上来,游戏就可以玩起来,但不能老这样,联众为此想出小花样并在首页贴出通知:“请大家集中在中午过来,这时人比较多,联众公司人员也在。”

  陆陆续续有一些人来了,大都是抱着“看看鲍岳桥他们又做了些什么”的想法来的。1998年6月18日,东方网景在首页为联众开通做了一条预告,那天联众的点击次数超过了1 000次。发现这招挺管用,三个人就去很多网站的论坛里贴了很多广告帖子。

  为了庆祝玩家“坐满8张桌子”,鲍岳桥特意将那张网页保存下来,作为骄傲的证明和纪念。后来,一些媒体陆续开始报道联众。事实上,网民的关注大大超过了鲍岳桥的预期。1998年8月5日,联众第一次全面升级,由于没有想到会有大量的下载情况,造成整个服务器专线因超负荷瘫痪了两天。1998年10月23日,联众第二次全面升级,升级版本下载量使得东方网景线路再次瘫痪。到年底,网站注册用户超过5万人,平均在线游戏人数高峰时也超过1 000人以上,比预想的高了5倍,很快超过国内其他对手,成为国内最大的在线游戏网站,而台湾的那个网络游戏站点还在原地踏步。当在线人数又把台湾站点甩在后面时,三人兴奋至极。

  (作者:林军 出版:中信出版社2009年7月第一版 定价:59.00元)

  

责任编辑:江爱冬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