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浙商书载

《沸腾十五年—中国互联网1995-2009》连载十四

2010-02-05 来源:浙江都市网浙商频道

分享至:

  2008 峰回路转

  2008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我们感受到什么是峰回路转。

  这一年的幕布刚刚揭开时,我们看到的是南方雪灾,损失历史罕见,上百万人无法回家。后来是四川地震,它对人们的冲击,随着死亡数字一点点加剧。镜头里的惨状触目惊心,万众一心的场景又让所有人为之激荡。而这种在大灾难中凝聚的悲壮情绪,又在8月的狂欢中得到了集体释放。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盛大举行。此前7年,我们一直在为这个“百年梦想”做着浩繁的准备。这个日期曾经充满了无比的魅力甚至魔力,它几乎可以影响外交政策与经济形势。在这个日期面前,此前发生的那些灾难,只不过是前进道路上的挫折与坎坷。而中国运动员奇迹般地获得了51块金牌和金牌总数第一的历史最好成绩,更让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民族在情感上得到一次完美的释放,民族自豪感、成就感、万众一心、团结向前……

  如前所言,互联网在中国的诞生、发展、壮大,极大地推动了国人在自我意识方面的提升和跃迁,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而2008年,在个体自我意识大幅提升的同时,也是集体意识全面觉醒的一年,在接二连三、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在举国欢庆的奥运面前,在腾空而起的神州七号面前,中国人开始寻找志同道合的同路人,用集体认同的方式获得自我认可的意识开始深入人心。

  从这个角度,去理解SNS(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即社会性网络服务)的流行,似乎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2008年的另一个关键词“山寨”也在整个中国互联网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先是陈一舟看见开心网火暴,抢注了kaixin.com的域名,自己也做起了开心网。后是51.com的庞升东推出彩虹QQ,功能和外形与QQ腾讯一模一样,更要命的是,庞升东直接从腾讯内部挖人来推动此事,导致最后腾讯和51.com大打出手,而腾讯一纸诉状,更是将从腾讯跳槽到51.com的多名员工告上了法庭。

  2008年是中文社区大发展的一年,不仅仅是因为SNS在中国的落地生根,蔚然成型,更重要的是天涯、西祠胡同以及腾讯这些本具备社区元素的主流公司也在向此靠拢,而由读书社区衍生出来的“起点”们的成功,也给2008年的社区故事增添了诸多注解。

  新浪前高管程炳皓创办开心网

  然而,就在陈一舟话音未落众议四起的刹那,开心网的出现,为SNS第三波浪潮带来一丝惊奇与变数。短短的几个月内,从2008年4月发布到2008年年底,开心网的注册用户数很快突破1 000万,排名迅速进入中文网站的前十名,全球排名也逼近校内网。

  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曾是新浪爱问(iAsk)的技术负责人,2007年11月自新浪离职的时候,其头衔是新浪企业事业部的副总经理。程炳皓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的年轻人。在他的秘书李卉眼中,他是个技术活跃分子,想法和很多人不一样,有时候说话都会脸红,一个典型的非社交活跃分子,但他却做出了2008年活跃度最高的SNS。

  凭借“朋友买卖”、“争车位”等几个简单的游戏和病毒式的传播,开心网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短短几个月内风行整个网络,成为SNS的一匹黑马,令陈一舟、王兴们措手不及。

  陈一舟开始修正自己的观点,并且说“SNS社区游戏化”的理念自己在三年前就提出来了。于是在开心网风暴的波及之下,“朋友买卖”、“争车位”、“扎绵羊”、“养狗狗”、“宠物抱抱”、“美女集中营”等游戏娱乐式APP(SNS应用程序)在校内、海内、51.com上泛滥起来。

  其实,导致开心网迅速崛起的“朋友买卖”、“争车位”两款游戏,实质上只是Facebook开放平台上众多游戏应用中两款比较流行的游戏Friends For Sale和Parking War。除了游戏和文字界面做了变更之外,游戏的内涵和方式完全雷同。

  显然,开心网在研究并复制Facebook模式之际,找到了一个巧妙的切入点,利用“朋友买卖”、“争车位”两款游戏的“人际互动”和“关系传导”的特性,通过与即时通信和E-mail口碑传播方式的嫁接,获得了一种“病毒式扩展循环”的力量,扩散开来。同时,开心网在用户群上选择互联网、传媒、广告、影视等“社会化”特色明显“人际互动”比较强的行业,而且在这些企业单位从事市场、公关、销售的人员中取得了突破。利用借力打力的方式,获得了较强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这一点在Facebook的扩张中也得到了较为明显的体现。自从2007年5月,Facebook发布F8计划正式推行“开放式平台”计划,允许第三方开发机构利用Facebook提供的开发工具开发新的服务。

  迄今为止,在Facebook开放平台上已经接入了22 000多个应用,由此Facebook获得了超越MySpace的充沛动力,用户扩展数字节节上升,一年之后全面超越MySpace,成为全球最大的SNS站点。在最初的6个月内活跃在Facebook开放平台上的服务和应用就是以娱乐游戏为主。这也为Facebook突破校园领域进入白领和企业阶层提供了助力。仅一款为国内SNS站点抄袭的Friends For Sale游戏在Facebook平台上的使用人数就高达310万人。

  这显然不是开心网的独门利器。“好友买卖”为SNS交友中带来了趣味性和可玩性,无论买卖者还是被买卖者都在轻松互动中获得莫大的乐趣,为办公室单调无聊却备受限制的郁闷环境,带来了“开心和愉悦”,因此在白领中风靡一时。借Facebook开放平台之势,开心网成功崛起,打开了SNS竞争格局中的一片另类空间。同时,这也让校内网等其他SNS竞争者提前了开放平台计划。

  校内网已经明显感受到开放平台的力量。2008年7月8日,校内网在北京召开主题为“创意推动未来”的发布会,宣布正式推出开放平台。由清华、北大的一群年轻人自发组成的一支团队“过来人”开发的两个APP,应用“心情指数”与“美女集中营”在不到两小时内就达到20 000人次的使用。

  在两个月之后,校内网平台上涌现出的APP已经达到778个,有374位个人和团体开发者参与了校内网APP开发。一些游戏娱乐类的APP使用人数也得到了惊人增长。“好友买卖”在校内网的使用人数达到543万、“抢车位”多达179万,其他“急速飙车”、“三国风云”的使用人数也超过100万。这为校内网在校园和白领阶层的扩展提供了充沛的动力。

  天涯构建开放平台

  对陈一舟所说的关于国内SNS战斗已经结束的大话用实际行动说不的还有天涯。2008年6月11日,天涯社区CEO刑明对媒体宣布天涯与Google合作进行平台开放,并成为国内本土首个采用Opensocial技术标准构建的开放社区网络平台。

  而实际上,基于Opensocial平台的新版“我的天涯”已于2008年5月28日正式公测,该产品提供了网上个人家园与个人门户的功能,天涯的注册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订制内容及选择社区产品,凡是遵循Opensocial API网络接口标准的第三方网络应用和内容都可以植入天涯社区供用户选择。

  Opensocial是由Google在全球发起的计划,旨在为广大社交网站提供一个统一的应用程序开发标准,该标准得到了MySpace、Yahoo!、Orkut、Friendster等著名网站的支持和加入。这一技术包含有许多标准化的网络开发接口,也就是我们常说的API。通过Opensocial,开发人员只需要编写一个应用程序就可以在许多不同的社交网站上运行。2008年5月28日,Google公司发布了社区应用程序开发标准Opensocial 0.8版,作为Google的长期战略合作伙伴的天涯社区与MySpace中国作为合作伙伴名列其中。

  刑明,1987年就读中山大学中文系,他自称在大学里学尼采的强权意志、学萨德的存在主义,是一个典型的文艺青年。

  1991年大学毕业后,刑明先后担任海南省信息中心主任科员、《特区信息报》总编辑、海南公共信息网络在线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海南君达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

  在1999年中国互联网产业蔓延滋长的狂潮里,从股市上淘得第一桶金的邢明与他的两名合作伙伴兴致勃勃在IT业种下他们的投资幼苗:海南在线、海南旅游网、天涯社区三个投资项目。同时也种下了邢明的梦想,海南在线做的是区域门户接入模式;海南旅游网对准的是海南庞大的旅游市场。

  与海南在线和海南旅游网有着明确的商业目的不同的是,天涯社区一开始只是一个兴趣的早产儿。刑明看到和讯的股票论坛人气非常旺,酷爱炒股的他就萌生了自己也搞一个股票论坛的想法。于是他找到了海南武警边防站的技术警官王建科(现任天涯社区技术总监,网名“卓锐”),请他写一套论坛程序。天涯论坛推出之时,正值四通利方论坛改版为新浪网,由于新浪自身战略调整,一些原本混迹于四通利方的老网友纷纷出走,其中一部分就来到了天涯论坛。这些人中不乏精英分子,其中包括当时已经靠写鬼故事成名的网络写手宁财神,这让天涯一开始就有了一个很好的继承。

  1998年年底,网易率先在国内推出网络虚拟社区概念,一向对互联网非常敏感的邢明立刻意识到这会是一个机会。与传统BBS最大的不同是,虚拟社区除了有论坛,还有一些在线交流、用户积分以及一些游戏性质的小程序。1999年3月1日,天涯虚拟社区正式挂牌营业。除了保留原有的三个论坛外,还开办了情感天地、艺文漫笔(后改名为舞文弄墨)等栏目。

  与其他社区类网站相比,天涯最重要的特质在于它有自己独特的性格。“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饱含着人类永恒的情感,空间距离虽远,人与人之间却是亲密无间的。

  什么样的领袖性格决定着什么样的公司性格,邢明自己身上深深的人文情结烙印决定了天涯“最有人情味的网络社区”的基调。

  但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寒流很快袭来,正如当初的遍地开花一样,一夜之间,成百上千的网站像流星划过天际,邢明挟裹着天涯小心翼翼地退守在一个角落。最困难的时候,甚至整个天涯事业部压缩到只有一个人。

  也有资本想趁虚低价而入,将天涯收购过去作为门户的一部分内容,但邢明倔强地将旗帜一直扛了下来。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支撑天涯的是其他两个项目和邢明不断的投入。天涯的凝聚力与品牌效应却在这种坚持里逐渐累积起来。天涯是一个开放而张扬个性的场所,而邢明采取的是顺其自然的发展策略。

  2000年4月,当时还默默无闻的天涯社区,与同在海南的国内著名人文思想类杂志《天涯》签约合作。合作内容一方面是在从未承接过任何商业广告的《天涯》杂志上刊登为期一年的天涯社区形象广告,另一方面是双方在天涯社区内共同开办以《天涯》杂志相关资源整合的人文思想类论坛“天涯纵横”。这次合作一举奠定了天涯社区“以人文思想为核心”的定位,借助《天涯》杂志在思想学术领域的号召力,向高端人群做了一次天涯社区品牌的成功诠释,吸引了一大批知名学者、专家的关注。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天涯纵横、关天茶舍这些思想学术类板块开始得到《南方周末》等主流媒体的关注,一度“板砖排行榜”上甚至出现过5条帖子里3条来自天涯的盛况,很多南方报业的同仁,也都开始混迹天涯。天涯社区在传媒圈获得了良好口碑。

  天涯与其他一些文学论坛不同之处在于,这里有一大群并不写作而喜欢阅读的人。素来,文人相轻,一个人只要自己从事写作,他(她)就会很自然地陷入一个不再阅读其他写作者文字的怪圈中。很多文学网站,到了2001年,已经出现作者比读者还多的困境,唯有天涯有一大群好事者和阅读者,他们的存在是天涯具备“造星功能”的根本原因。天涯社区里面还有不少知名学者和网络写手,如:老冷、王怡、陈村、古清生、宁财神、慕容雪村、风吹佩兰、步非烟等,不少知名人士都在天涯社区担任过版主。由于他们的影响力,天涯吸引来了更多的人。仅从访问量来衡量,天涯在很长时间里占据着中文社区第一的位置。

  不过,与天涯巨大的访问量和超强的影响力相比,天涯的商业化能力并不能与之匹配,即便是2005年获得联想投资的250万美元后也并无大的改观。2007年春节后,刑明盛情邀请时任天极网主管销售和市场的副总裁王俊峰出任天涯主管销售和市场的副总裁,并先后主导了天涯广告产品Adtopic(推荐话题广告服务)上线以及一元钱注册等诸多营收手段,但同样未能取得预期效果。

  不过,在老资格的互联网行业从业者、也是富互联网(RIA)应用的鼓吹者和旗手贾可看来,天涯对Google开放平台的引进将能改写整个SNS乃至产业格局,特别是对其看好并实时推动的富互联网应用有着颠覆性的推动。

  也正是因为在天涯的开放平台上联合开发的基于富媒体应用的新一代社区取得了实质性进展,贾可回绝了深圳IT业的大佬级人物宝德科技董事长,也是宝德科技、共青团中央联合投资的中青宝网董事长李瑞杰的盛情挽留,在2008年11月辞去了中青宝网总经理的位置,带领他的团队回到成都,开始打理他多年前创办的成都汉森公司。

  贾可是中国网络游戏的第一代老兵,他也是成都数字娱乐产业的积极参与者和推动者之一。贾可曾参与创办成都本土最具声望的两家网络游戏公司—欢乐数码和锦天科技,均担任总经理的角色。这两家公司不能说很成功,但出路都不错,欢乐数码后来经上海联创投资后转手给了台湾的统一集团,之后并入台湾统一的另一家公司天联世纪;由成都青年彭海涛父亲投资,其本人主导创办的成都锦天科技则以1个亿的天价出售给了盛大,是盛大风云计划的样板之一。

  从榕树下到起点文学

  2008年是社区发展的大年,也是社区“老人”回归的一年。这一年的年底,暴雨娱乐CEO、也是榕树下的创始人朱威廉高调宣称,自己正与欢乐传媒谈判,希望将榕树下网站收回,收购中间人是原榕树下总编辑、网络作家李寻欢①。

  朱威廉是中国互联网历史上一个略显离奇但却不可忽略的人物,有关他的段子数不胜数,难辨真假,但都指向一点:个性张扬、才华横溢、同时有些口无遮拦。按照朱威廉本人的说法,他曾经在美国当过警察,回国后开过广告公司,因为热爱文学而在1997年创办了中文互联网世界里第一读书社区—榕树下。

  按照另一位老资格的互联网深度发烧友Banly的描述,如果放大到海外,中文互联网世界第一读书社区当是方舟子创办的新语丝,作为新语丝文学(在线)月刊最早的6位中文编辑之一的Banly,1994年就已经是alt新闻组的用户了,是不折不扣的中文互联网深度使用者,他很怀念互联网各个社区最开始的纯情时代,这种纯情表现成:上网的人群基本是30岁左右的大城市高端人群,他们非常乐于在一个开放的平台上和别人切磋文字,而丝毫不考虑利益方面的事情。这种纯真的情绪在榕树下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放大,朱威廉这样形容当时的榕树下:灯红酒绿的世界,网上有这样一棵树,可以让你回归质朴。榕树下迅速笼聚了大量的人气,在鼎盛时期,榕树下拥有200万的注册用户,日页面浏览量达到500万以上,每日投稿量在5 000篇左右。如此人气,难怪朱威廉对循声而来的风投说:“这是一种理想,5 000万美元我都不卖。”不过,榕树下还是卖了,先是在2002年投靠贝塔斯曼,之后,2006年又被欢乐传媒以500多万美元招致麾下。朱威廉欲图与榕树下鸳梦重温,涉足网络文学的这趟混水,与盛大在2008年对起点中文网的大力投入、风生水起大有关联。

  2008年7月4日,盛大网络宣布成立盛大文学公司,新浪网副总编辑、新浪博客的主脑侯小强出任CEO,起点中文网创始人吴文辉出任总裁。继对“盛大游戏”和“盛大在线”两个事业部进行企业化管理之后,盛大的新业务板块—“盛大文学”浮出水面。

  盛大文学下属起点中文网、晋江原创网、红袖添香网三家全资公司和投资公司,原各网站的负责人商学松、黄艳明、孙鹏等亦担任盛大文学的副总裁。

  “我们会直接拷贝起点中文网的经营模式,把红袖和晋江纳入同一体系中来。”侯小强说,盛大文学将来要做成中文写作的第一门户。起点中文网的商业模式和每年3 000多万的赢利规模,让盛大看到了文学网络营销的前景,陈天桥决定放大起点模式。

  什么是起点模式?起点如何将创作者和阅读者牢牢抓住?这要从起点创始人吴文辉的创业经历说起,2001年,热爱文字的吴文辉喜欢上水木清华BBS和“黄金书屋”①找小说看,因为有“阅读饥渴”,又买不起二十几块钱一本的正规出版物,就只能在网络上寻找作品,特别是那些新鲜人创作的新鲜作品—当天写,当天发表。

  吴文辉在网上疯狂搜索和查找文字,一页一页地翻看昨天谁写了什么,今天又写了什么。之后,他和几个同伴一起—有的是网络作家、有的是读者—发起成立玄幻文学协会。2002年5月,玄幻文学协会筹备成立文学性质的个人网站—起点中文网。

  起点中文网创立于2003年5月,到6月,起点中文网日点击率只有200万,而同样主打玄幻文学的幻剑书盟日点击率已经达到了1 000万~2 000万,无论规模还是影响力,起点都缺乏与幻剑书盟正面竞争的能力。而让人难以想象的是,即使如此,稚嫩的起点中文网却独创性地开始商业化运作—准备向读者收费了!

  瞬间,来自用户、专家质疑的声浪扑面而来,网络上激烈的争论更是铺天盖地。网络作者们本身对在网上码字已经不再抱赚钱的希望了,作品放在商业文学网站上收费,岂不是连网络影响力这一虚幻的追求也要落空?至于网友,之所以在网上看小说,更是冲着网络上“free(免费)”的优势,谁会为根本没有出版甚至不能摸在手里的作品付费?

  质疑之外,起点还遭受员工带着作家、作品资源转签的打击,之后更遭遇了收费作品提前泄漏的危机,可谓流年不利,但是起点中文网仍然顽强地将收费行动坚持了下来。为了确保初期发展的优势,起点决定在第一个月对会员免费,并且确立了每千字2分钱阅读的全额支付的稿费制度。

  到当年11月10日,VIP优惠期结束,从开始正式收费时为止,起点总共只有23部VIP作品。但是由于采用全额支付的制度,使得第一个月就有作家的稿费超过千元。起点顺势发表文章欣喜地宣布了这个信息。网络写手们才发现,原来网络创作也可以获得丰厚的收益!起点中文网迅速地积累了作家团队、忠实用户的宝贵资源。向用户收费后,起点并没有短视地将钱装进口袋,而是以稿费的形式将收入大部分付给了作家。特别是在刚刚开始的时候,起点甚至自己贴上邮资把从用户收到的费用,全额支付给作家。此后,虽然起点与作家间有5∶5的分成协议,但事实上,起点还额外地送给作家20%,以3∶7分成。

  看到光明的吴文辉,马上想到要稳住作品质量和更新频率。为了鼓励和约束作者的创作,起点陆续推出了五花八门的付费措施。“雏鹰展翅计划”主要针对还在磨炼期的新人作者,为了避免新人因各种原因中断创作,自作品上架第二个月起,每月发表字数超过10万字但单月稿酬不足1 200元的作品,起点中文网根据申请会将其稿费补足为1 200元。每部作品可享受累计为期4个月的全本保障支持。而“完本奖励计划”则对按期完成作品的作者发放奖金,仅2008年上半年,该计划就发出300万元“完本①奖励金”。

  起点更创纪录地推出了作家福利体系,平均订阅少于1 000的作者享受低保,最低收入不低于每4个月4 800元。而平均订阅达到1 000的作者不但能得到每月1 500元的稿酬,还能获得每月600元的半年奖,若平均订阅达到10 000,年收入将不会低于252 000元。此外还有“文以载道计划”、“开拓保障计划”、“新书月票奖”、“老书月票奖”、“分类月票奖”、“全年月票奖”、“全勤奖”等各种激励计划。起点还与上海社科院合作,设立创作研修班,聘请专家授课,提高网络作者的水平。

  对于签约作者,起点中文网会给每位作者提供一份写作指导,每本签约作品都有编辑贴身指导,并且都能找到三位编辑提供意见和建议,编辑们帮助作者了解起点的上传、打榜规则和技巧,并向作者介绍起点作品市场走向等信息;作者不论是在创作或作品操作方面碰到任何问题均可以找编辑商量咨询,所有的签约作品均有编辑会跟踪阅读,当作品整体走向出现偏差时,编辑也会主动与作者进行沟通。为了吸引订阅、提高收入,作者完全可以从读者口味出发,在故事情节、描述手法、文字推敲上下足功夫,而且作品的创作、发布、销售、反馈以分钟为间隔,作者可以与读者实时互动。

  简单地说,起点用一种类似员工管理的激励和管理模式,将原本混乱、随意而不稳定的网络创作和电子出版消费进行了协调和融合,将作家当成自己的员工一样来培训、激励,深挖行业资源、培育行业环境,疏通了原本存在堵塞的电子出版行业的供应链,完全颠覆了传统的网站经营模式。

  盛大董事长陈天桥在其最盛的2004年,发现了当时刚起步的起点,一眼相中,斥资收购。盛大多年经营网络游戏所构建的覆盖全国的付费平台给起点带来更多便捷,起点的VIP收费阅读模式愈发成功。4年之后,陈天桥决定整合并放大“起点效应”。

  2008年3月,北京“两会”期间。侯小强应邀拜访陈天桥。彼时,午后的阳光撒在地上,陈天桥凝视窗外,指着楼下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龙说:“看,这是一个多么繁华的时代,中国的文学也应该这样。”正是这一句话打动了文学硕士侯小强。侯小强从新华网编辑做起,在中文网络业界打拼10多年,2001年加入新浪,并在新浪名人博客运动中发挥重要作用。离职新浪前,他主管博客、播客、读书等人文频道,在文艺、学术界拥有广泛人脉资源。

  陈天桥一直也对文学情有独钟,除了收购起点中文网,他还陆续收购了成立于1999年的纯文学网站红袖添香、成立于2003年的女性文学网站晋江原创网。

  其实不只是陈天桥,中国网游业的另一位实力派完美时空的池宇锋也对网络文学兴趣颇多,完美时空也由此推出纵横中文网。

  所有创意文字的源头,不管是网游、动漫、电影、电视、戏剧,也不管是网络视频、手机电视等新媒体的渠道,这些娱乐产业的内容源头,就是文本。这个文本显然不同于新浪这样的新闻,它必然是未来最具有价值的媒体元素,很显然,“起点”们具备了这样的可能。

  (作者:林军 出版:中信出版社2009年7月第一版 定价:59.00元)

责任编辑:江爱冬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