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都市网 > 浙商 >浙商书载

《沸腾十五年—中国互联网1995-2009》连载十五

2010-02-06 来源:浙江都市网浙商频道

分享至:

  2009 春去春又来

  中国互联网的春天,总是早于中国经济的春天,总是先期而至。这似乎成为一种规律。

  2009年的中国互联网,春意盎然。

  2009年1月7日,所有的媒体头条消息都与3G有关,工业和信息化部为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发放3张第三代移动通信(3G)牌照。其中,批准中国移动增加基于TD-SCDMA技术制式的3G牌照,中国电信增加基于CDMA2000技术制式的3G牌照,中国联通增加基于WCDMA技术制式的3G牌照。TD-SCDMA为我国拥有自主产权的3G技术标准。尽管围绕3G的大规模实际应用还有待时间,但大势所趋,浩浩荡荡,不可阻挡。三大电信运营商的3G进化,势必给中国互联网带来诸多机遇。

  资本市场的诸多举动也在预示着中国互联网将提前迎来春天。2009年4月2日,搜狐将旗下的游戏部分“畅游”分拆上市。“畅游”IPO共发售750万单位美国存托股票(ADS),占总股本的14.6%,发行价16美元,融资1.2亿美元。在登录纳市第一天即以20.02美元收盘,比发行价大涨25%,在凛凛的资本寒风中,这是不错的表现。而盛大、网易、金山等其他一线游戏厂商也在2009年集体发力,纷纷表示在适当时候将自己的游戏业务分拆出去,加上蓝港在线、麒麟游戏、汉森等诸多新锐游戏公司的跃跃欲试,如果一切如愿的话,将引发中国互联网的再一拨海外上市热潮。

  而2009年极可能推出创业板的消息持续放出,更是催生了中国互联网又一春的到来。中国互联网上一代创业者中,已经涌现了曾李青、徐勇、田溯宁、丁健、曾强、雷军、周鸿祎、鲍岳桥、杨镭等诸多天使投资人,更加丰富和多样的退出机制,将让这些创业老兵们有更多展示自己才华和经验的舞台。

  按照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的报告,中国网民人数达到2.97亿人,2009年,这个数字肯定将达到3亿,中国也将毫无争议地成为全球互联网第一人口大国。尽管在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胡启恒看来,中国离全球互联网第一市场大国和第一强国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距离,但庞大而且不断增长的人口基数,决定了中国互联网市场的巨大纵深。

  春去春又来,花开花又谢。

  2009,中国互联网注定又是个春天。

  移动互联网掀起第三浪

  与中国的其他行业相比,互联网行业更开放,更透明,更崇尚创业文化,更鼓励大胆创新,有更多的财富倍增的对接手段。不过,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并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它无法做到六根清净,不染尘埃。在这个行业的蓬勃发展的背后,有几只看不见的手,其中最大的手是电信的手。

  中国互联网的起步与数据业务从邮电体系拆分出来,从而带动电信资费下调。那么多的ISP,做的都是电信资费下降、企业用户和老百姓都自己来交钱购买上网接入服务的梦,不然万平国没必要把他清华研究生沙龙主席的口才拿出来舌战听辩会,不然张树新不会投那么多钱,造那么大声势去做什么百姓网。不过,当电信资费真正降下来的时候,用户却被电信直接接过去了。

  中国互联网第一浪的兴起与电信分拆出来开始建自己的网不无关系,特别是与163和169几乎同时上马有关。在以后的很长的日子里,中国电信改革一直伴随着这种用重复建设来进行推动的老套路,网易、腾讯等公司都是借助与电信部门超出常人的深厚关系而成大器。

  互联网第二浪的兴起也与电信重组和开放有关。CDMA虽然一开始就注定是个过渡产品,但它有两大贡献,一是繁荣了中国的手机产业,虽然像夏花般很快凋谢;另一贡献是间接地刺激和推动了在移动梦网上的大力投入。虽然互联网业界对做SP的兄弟总是另眼相看,但必须承认的是,SP曾经挽救过多少网站的命啊。最该感谢的是TOM、空中和灵通这些公司,它们靠此在美国上市。

  网络游戏与电信体系的宽带应用推广也有关。如果宽带不普及,网吧的生意肯定没现在这么好,网络游戏肯定没这么火。而视频的崛起也与宽带建设有关吧,当然视频的崛起还与另一只手—中国的新闻管理制度有关。而新的一轮电信重组改革后的突出成果就是3G的发牌和移动互联网的风起云涌。

  提及移动互联网,首先得从苹果说起,由其推出的iPhone与其说是一款时尚产品,不如说是一种新的理念。它在海外通过与运营商合作,参与业务分成,开创了业内运营的新模式。中国的运营商也多次传出与苹果一同在中国经营iPhone的消息,不过,由于双方在价值观上并不能取得完全的一致。因此,有关这方面的传闻,只能听闻楼梯声响,不见人下楼。

  苹果的成功,也惹得诺基亚分外眼红。目前,诺基亚已经建立了一个名为Ovi的互联网服务品牌,将手机、电脑和互联网融为一体,向用户提供包括个人导航、音乐、游戏、视频等各种应用。

  互联网方面,即便是Google这样的巨头也不能不对移动互联网有所“敬畏”。3G时代,搜索行业格局将被改写,Google不仅要提防现有的竞争对手,还得设法吸引消费者用上手机搜索,Google做出的策略是与运营商紧密合作。Google中国CEO李开复在接受笔者的邮件采访时称:有关3G,我觉得机会特别多,只要运营商继续降低流量费用。我们(Google)的后台应用加上免费的GPhone平台,会帮助促成这个机会的。而一个月后,李开复在前往博鳌移动互联网论坛前与笔者交流时再次重申了这一观点。在他看来,Google在移动互联网端的中文搜索应用已经远远领先对手。对此,不论是清华大学技术专家、品味网创始人邓永强,还是饭否创始人、新一代移动互联网应用新玩家的王兴,都在不同场合对Google在中文移动搜索领域上已经开始领先对手表示了认同。

  Google在中国本土最大的对手百度虽然在2008年下半年以来,因为三鹿门和医药广告门而极为被动,其延请华为前副总裁、技术天才李一男出任百度CTO的做法虽然在业界人士看来未必是正确之举,但至少也明确了百度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上的信心和决心,或者说想象力。毕竟,李一男在华为和港湾两个中国电信设备运营商里的经历让人念念不望。

  中国电信领域的常年赢家、已经晋升为全球四大电信设备运营商之一的华为也加大了他们在移动互联网业务上的投入,其最大的手笔是将朱波和他的团队集体合并到华为基于互联网的增值业务的新业务部门里。

  朱波,曾就读浙江大学,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1996年,朱波参与创办了专业从事VoIP通信业务的NeTrue通信公司(中文名为“佳网信息传播公司”)。该公司主要提供IP电话业务设备和解决方案,并曾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全球前10名IP电话设备和解决方案提供商,以及全球通信行业500强之一。1999年,公司成立仅3年后,NeTrue通信公司便在互联网风潮中被送到了纳斯达克上市。2000年,朱波从上市后的公司“功成身退”,回到中国。2003年2月,朱波成立新的公司Cgogo,做手机搜索,2004年6月,朱波先后在北京和浙江设立了两家无线搜索研发中心,扩大、充实了公司的研发力量和技术储备。2004年7月在京正式推出全球首款基于无线网络(WAP)的手机搜索引擎产品,成为手机搜索领域的领跑者。Cgogo的首笔资金来自于风险投资商集富亚洲在2004年投入的500万美元。2007年,Cgogo又获得了来自香港李嘉诚基金会2 000多万美元的战略投资,对应的朱波及其管理团队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往北京东长安街1号跑一趟—那是李嘉诚基金会在北京的办公室所在地。

  在中国政商两界有着丰富人脉的朱波入主华为互联网增值业务后,开始招兵买马,网罗了包括猛小蛇在内的多名社区领域的资深运营人士,使其所领衔的华为互联网增值业务团队中在VOIP、手机搜索和互联网社区领域均有着丰富的人才储备和技术积累。另一个需要重新审视的背景是,在海外的诸多第三世界国家里,华为不仅是电信设备运营商,甚至是电信服务的运营提供商,至少在笔者看来,华为在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社区、云存储等诸多领域的战略性布局能帮助其与海内外的电信运营商的搏弈赢得更多的主动。

  海外的电信运营商也加大了他们进入中国市场的力度。2009年2月11日消息,澳洲电讯(Telstra)对外宣布,成为两家中国领先的移动内容服务商的大股东。澳洲电讯收购的两家公司是闪联互动和Sharp Point,闪联互动是中国的手机内容服务主要供应商,每天服务用户达的每日35万人。而Sharp Point为中国移动提供移动音乐平台技术。收购总额达3.02亿澳元(约合1.9亿美元、13.5亿元人民币),将在3年内支付完毕。

  而在之前,澳洲电讯在2006年以2.54亿澳元收购了搜房网51%股份,其后亦以7 600万澳元入股Che168.com,IT168.com,Autohome.com.cn和PCPop.com四家互联网网站。不过,随着对两家中国移动内容服务商的收购,使公众对澳洲电讯的关注度从之前的中国互联网门户行业的新玩家升格为移动互联网和互联网门户的双重海外玩家。帮助澳洲电讯做国内并购业务的是澳洲电讯全资子公司Sensis中国区总经理童家威。

  童家威,1964年3月8日生,1988年拿到南京大学企业经济管理和计算数学双学士学位不久即赴深圳发展,加入赛格集团,做食堂的服务员,从扛煤气罐开始了打工历程。之后升任赛格集团贸易部经理和深圳市计算机技术服务公司董事、副总经理,1995年任美国福特汽车总部金融投资部高级经理,同年获美国排名第一的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战略市场营销和投资管理金融双料MBA。1997年创立美国商务网(美商网),并先后拿到3 000万美元的投资,其概念、模式和经营数据均领先日后成大器的阿里巴巴,但因为投资商的提前退出而黯然离去。2004年,童家威在蛰伏很多年后曾在Web2.0概念热辣的时候,推出一个中国缘的项目,但因开创MSN骚扰拉用户之先河而被广泛批评。童家威最终转投澳洲电讯门下,与曾担任美商网董事长、风险投资家薛蛮子关联颇大,薛蛮子也是PCPop.com的董事长。

  除海内外有背景的诸多大玩家外,还有诸多本土的创业者也希望能在3G下的移动互联网业务中成就他们的光荣与梦想。在一个秋天的下午,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1999届毕业生3G门户总裁张向东讲述他和他的大学同班同学3G门户CEO邓裕强一共创办3G门户的故事。按照张向东的描述,3G门户的注册用户甚至超过中国移动旗下的移动梦网,但这并没有带来巨额财富。3G时代后,3G门户希望能把先机转换为胜利,对应的一个举动是3G门户宣布进入手机浏览器的市场。

  由于手机浏览器对于用户的巨大黏性,各大巨头纷纷加大对于手机浏览器的争夺。此前另一移动互联网巨头空中网已经与著名浏览器厂商Opera合作,推出空中-Opera,而中移动也正与日本浏览器厂商爱可信合作开发3G浏览器。

  互联网是改革开放的下半场

  关于互联网和改革开放的关系,笔者喜欢提及的一个说法是,互联网是中国改革的下半场。这不仅是因为中国互联网所走过的15年的岁月正好与改革开放30年的后15年历史进程完全重合,更重要的是,与中国的其他行业相比,互联网行业更开放,更透明,更崇尚创业文化,更鼓励大胆创新,有更多的财富倍增的对接手段,也产生过足够多的阳光富豪和社会偶像。这不就是我们努力推动我们这个国家变迁、努力改变我们自我命运所希望的吗?

  悲观派认为,中国互联网产业经历15年的蔚然生长后,开始不那么草莽,不那么蓬勃,而是走向正规化,其中蕴涵的产业机会和创富可能大减。支持这个观点的一个事实是,中国互联网细分行业的背后,都有一只甚至多只看不见的手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中国互联网必须接受中国式的监管。

  而乐观派认为,未来15年后,甚至不用15年,就不存在互联网公司和非互联网公司之间的区分,绝大部分公司都是互联网公司。到这个时候,中国互联网甚至会比美国互联网更加开放,更加有活力,也更加有生命力,现有存在的这些禁锢都会在中国互联网的冲击下土崩瓦解。

  我既不过分悲观,也不盲目乐观,我承认中国的互联网已经不会再像过去的15年那样能赚到Easy Money,但我坚信,既然过去的15年,中国互联网产业能从零发展到以千亿做计量单位的庞大规模,那么,未来的15年里,整个中国互联网产业产生过去15年的增量是毫不为过的。相对应的,将产生超过至少30家的(海外)上市公司,按照每个上市公司平均产生10个亿万富翁,100个千万富翁计算,那么,这将是怎么样的一个新贵阶层!

  还有一个必将成为现实的是,我们已经是全球互联网第一人口数量的国家,在未来的15年中的某一年里,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互联网第一人口强国。我们要做的是,在这一天到来的同时,我们还能通过我们的努力和奋斗,使中国不仅成为全球互联网第一大市场,更成为全球互联网应用中心和创新中心。

  中国互联网产业是中国和美国之间起步时间和应用水平最接近的一个产业,之间的差距也就两三年的光景,我们花10倍的时间(30年的时间)从跟随到超越,是完全有可能的。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民族和国家来说,永甘人后,不去比拼是不现实的,更何况,这是一个胜算极高的产业竞技。

  参与到一个能让我们自我价值实现和财富增值的行业中来,是我们个体的幸运;参与到一个能对国家产业升级、社会文明进步有直接推动的行业中来,是我们个体的幸福;参与到一个能让一个国家转型成为一个创新国家和开放国家,能超越美国的行业中来,是我们个体的荣幸。

  相信我,让我们一起努力。

  (作者:林军 出版:中信出版社2009年7月第一版 定价:59.00元)

责任编辑:江爱冬

友情链接
广告服务招聘信息会员注册联系我们友情链接保护隐私权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浙江新中化网络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浙江都市网微信